【高清多圖.專訪】簡淑兒唱歌跳舞唔掂組女團:逼自己學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成日話女神女神,講到「女神」這個字眼都開始泛濫,甚至會有人話「一街都係女神」,到底女神要具備什麼條件?樣靚身材正?溫柔賢淑?甜美可愛?斯文有禮?還是最pure最true的真性情最吸引人呢?

少女標本的Jessica(簡淑兒)早前因為加盟成為《愛.回家之八時入席》的固定班底而備受關注,被封「仙氣女神」之餘,贏得「一笑個世界就靜止咗」的美譽。不過,剛才都講話,每個人都會對「女神」有不同定義,到底Jessica是不是「真.女神」,睇完這篇文由你定奪!

攝影:符祥定

服裝:collect point

髮型:Daniel @ Salon Amarone

場地:HMV

網民成日話Jessica是「仙氣女神」,你又同唔同意呢?

雖然網民賦予Jessica「仙氣女神」的稱號,其實她心入面是怎麼看「仙氣女神」四個字?

「我好怕『女神』這個字,因為我知我不是這種性格,我自己比較『男仔頭』,比較好動跳脫,好驚別人話女神女神,然後見到我男仔的一面就覺得我造作,但其實我從來都沒有說過自己很斯文。」

然後,你會問:「到底Jessica心目中的女神是點嘅樣?」登登登登,就是好似周慧敏一樣感覺的人。

如果說「男仔頭」的性格不配女神封號,那麼Jessica心目中的女神和仙氣又是怎樣呢?

「女神在我心目中是好斯文的,就似周慧敏那種感覺,好優雅,我從來都不會用這幾個形容詞形容自己;仙氣的話,個個女仔都仙氣,仙氣係好似周慧敏個啲,不是我這種。」

不過其實Jessica的無辜大眼亦真的幾令人心碎,難怪她在《愛.回家之八時入席》經常都有喊戲。

似乎Jessica的眼中,要去到周慧敏的Level才配得上「仙氣女神」的名字,那麼在電視劇中「讓世界停止的笑容,讓人心碎的眼淚」又是怎樣練成的?

「我是易落淚的人,我看電影也比較易喊,之前試過拍喊戲,就會記住個感覺,做了演員之後會更加留意自己的表情,那場戲的情感是由劇本帶動,我看劇本已經好『心噏』,所以拍時好快就完成。」

雖然Jessica經常笑面迎人,不過她直言好不習慣在別人面前表露感情,唯獨是之前有次同少女標本的成員出Trip,三個女仔講起過去的感情經歷才講到喊。

所以,Jessica是一個大情大性的人?

「我反而比較慢熱,會收埋自己,不太喜歡在別人面前說自己的事,直到上戲劇班,老師好逼我去將情感流露出來,一次、兩次後就會習慣,原來在別人面前都可以喊,我平常都是笑多,好少會喊,是老師啟發了我。」

當然啦,喜怒哀樂還是會有的,Jessica表示之前同田蕊妮合作拍電視劇《迷》十場戲有九戲場都是鬧交:「當中更會與田蕊妮互摑,我從她身上學到一件事,每一個角色不是只想着自己,我的角色不夠衰,她又不會那麼慘,一套戲要大家一齊做好才有好效果。」

慢熱歸慢熱,難道Jessica真的沒有脾氣?

「前排拍了一套電視劇《迷》,做一個好任性好自私,好小姐脾氣的角色,十場有九場戲都是吵架,不過我平時不喜歡吵架,平時同男朋友或者咩都好,一去到個啲位,我會寧願一言不發。」

Jessica又講到其實當年選港姐,一來是想圓媽咪的願望,二來是因為想返香港。

講完情緒,不如講下夢想,學星爺話齋「人冇夢想就同鹹魚冇分別。」女神又怎可以是一條鹹魚!?所以,Jessica當初選港姐是為了做明星?

「選港姐其實是我媽媽想我選的,她以前唱粵劇,好希望我們幾個女兒當中,會一個可以做相關的工作,所以經常叫我們去選美。當時我大學畢業,本身沒有打算去參選,後來知道可以回來香港,就決定去試一下,外國對選美的看法又不同,是去玩去壯膽,但香港就會覺得是想入行和識人,所以初初選時壓力都好大。」

Jessica亦坦言入行初期曾被家人勸放棄。

選完港姐之後,雖然Jessica與三甲無緣,但都繼續在娛樂圈發展,難道亦是從媽媽和家人中,得到很大的支持?

「個時做主持,屋企人成日會叫我『不如唔好做啦,又冇咩意思』,又好多人同我講『一出嚟冇名銜嘅話,你冇㗎喇你』,亦都會有的人會說我的性格不適合在這行發展,我不是好圓滑的人,亦不會主動爭取。

我這種性格、又沒有名銜、沒有關係、憑什麼呢?靚女周街都有,做主持我當時的廣東話又不好,唱歌跳舞也不會。當時真的很大打擊,但我同自己說,這條路是自己揀的,我當初選擇入行,沒理由這麼容易就放棄,如果我放棄做任何一行都不會好。」

三年級就移民到外國,中文程度較低亦是人之常情,不過Jessica就沒有被這一關難倒:「所以我逼自己學中文,別人寫拼音,我堅持不寫,咪有一啲App讀完會打中文字嘅,咁照抄囉,睇稿時我要花更多時間。」

「我會做好呢份工」好多人都識講,但做得好不好又是另一回事,想問Jessica為了這份工作又付出了什麼努力呢?

「所以我逼自己學中文,別人寫拼音,我堅持不寫,咪有一啲App讀完會打中文字嘅,咁照抄囉,睇稿時我要花更多時間,導演之前話我沒有尾音,香港人好多『嘅』、『㗎』、『喇』、『呢』,因為英文沒有,我去學,不會唱歌咪學囉,不會做戲咪學囉,我覺得我學了還是不行的話,我會甘心;但未學過未試過就放棄,我不會甘心。」

直至入行第三年,才有公司找上門簽約,而且一來就來了三間,「當時是擔心的,因為剛好TVB又找我拍戲,很擔心要二揀一,後來公司傾到我可以不用揀,兩樣都可以做到。」

努力3年,終於得到唱片公司賞識,簽約做歌手,對當時仍是節目小主持的Jessica而言,到底是受寵若驚,還是擔心駕馭不來?

「我驚㗎個時!因為當時我給家姐看其他成員的相,話這間公司想找我和這幾個女生做組合,但可我家姐話『哇!你拼落去好輸蝕喎,人哋真係好靚女喎。』聽到當然驚啦,怕會和大家格格不入,加上我又不會唱歌。」

Jessica近期更成為相機專門店永成萬成代言人,她笑言今次的代言幾乎為自己而設:「我讀大學時有修讀過攝影班,那時候連菲林都要親手曬。」

Jessica在訪問中多次講到自己「唔識唱歌」,其他在與少女標本組隊前可有閉關練歌呢?

「她們(少女標本成員)籌備了很久,但我是最後一個入團,真的一簽完約就見音樂總監,籌備時間較少,好多方面都做得不太好,當時都有不開心,如果有多一點時間,應該會做得更好。」

到底Jessica是不是女神?唔知呢~

最後,筆者細細聲話你知,原來Jessica都好細膽架!

「剛剛在馬來西亞拍了一套鬼片《鬼網》,我記得入行時我講過,我這世人都不會拍鬼片,點知第一套電影就是鬼片,我驚到自己帶了一聖經去,別人去拍劇會袋住道符,我又帶住我本聖經去。」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