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影片】泳兒自認懦弱失機會 10年經歷變大膽:我要開紅館Show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年前,一首《感應》將泳兒帶到舞台上,亦因為這首歌,令她從此與音樂的關係密不可分,往後的日子中,遇上「哪怕是雲層上最薄的空氣」,泳兒依然未有捨棄,堅持「做好這份工」。

想當年,初出道的泳兒被喻為「容祖兒接班人」,其歌曲《感應》、《你我她》、《花無雪》等等,更可以用一鳴驚人形容,泳兒坦言沒有及時把握時機,的確悔不當初,「是有點遺憾,沒有好好記住。」既然過去了,就應該放眼將來,所以10年過去,擺在泳兒眼前的再也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讓她會傾盡全力追尋的「事業」。

攝影:龔嘉盛

錄影:何志衡

化妝:Miko Wong (Cyrus Lee Team) 
髮型:Nick Lam (pi4.com.hk)
服裝:EDIT(http://www.edit-thestore.com)

新歌《我的情書》就是泳兒要踏出新一步的「勇敢宣言」。

當時不太懂得去理解(出道順利)這件事,只知要唱好我的歌,每次表演都要做好,其實我連首歌有多紅都不知道,因為10年前網絡沒現在發達,不會見到網上的點擊率……

在樂壇剛好走過10年的泳兒,今年推出半新半舊Hi-Fi碟《鏡像》,顧名思義是從鏡中尋找自己真實的樣子,亦希望藉新碟為10年做一個小總結,那最真實的泳兒到底是怎樣的呢?「我算是個膽小的人,從小家裏的教育都是要我循規蹈矩,好多事都不應該去試,當然是父母為子女的擔憂,但亦令我從小就有好大的包袱,我亦不喜歡出錯,我會不斷幫自己挑錯處。」

泳兒過去做過最勇敢的事,大概是大學畢業後參加新秀比賽。當年23歲的泳兒是會計系畢業生,她帶着「一世人一次」的心態報名參加,「因我覺得踏入社會後,就再沒機會做自己喜歡的事,故決定試一下。」

問到自認膽小的泳兒是哪裏來的勇氣去參加比賽?她的答案居然亦是源自小心翼翼的性格,「其實我心裏面不太相信參加比賽會入行做歌手,經常聽人說要小心街上的星探,想不到,結果因為比賽而入行,雖然有猶豫過,但還是覺得要試吓,反正不適合可以回去做核數師。」

泳兒在去年的「新城勁爆頒獎典禮」,因媽媽病倒昏迷而感觸落淚。

因錯過而遺憾

這個初出茅廬的女子就是這麼順理成章地入了行,由於是「被選中」的關係,加上膽小的性格限制了想法,泳兒一直隨遇而安地讓身邊的人為自己安排一切,規規矩矩地「做好這份工」,「收到什麼歌就會唱什麼歌,好理所當然地覺得作詞人會幫我寫一首歌,好依賴宣傳人員幫我處理宣傳,同事會問我有沒有什麼想做想唱,我會覺得我的生活沒什麼可以寫。」

泳兒直言當年甚至懵懂到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出道是如此的順利,「當時不太懂得去理解這件事,只知要唱好我的歌,每次表演都要做好,其實我連首歌有多紅都不知道,因為10年前網絡沒現在發達,不會見到網上的點擊率,加上我算是個宅女,沒工作就會回家練歌,沒有特別去留意樂壇發生的事,我沒想過自己好多歌都會爆出來,尤其是《感應》,根本沒想過它會跑出,直至隔了幾年,發覺自己的歌沒以前受歡迎,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好幸運。」

談到錯過了最好的時機,泳兒亦不禁感慨地說了:「是有點遺憾,沒有好好記住那種感覺。」她坦言如能夠早點察覺自己的順利,一定會好好把握,至少更懂得計劃未來,「初初出道的時候好成功,因為大家對你沒有期望,但慢慢開始大家會對你有期望,會想你有更多的東西讓他們知道。」

不懂得自我製造爆點的泳兒說:「那時,我見記者會好大壓力,好似大家都期待我說好爆的內容,若果我有東西可以分享,我不介意說,但我真的沒有,好難無中生有地說一個好爆的故事,會覺得那個不是我。」

緋聞絕緣體

所謂「有更多的東西讓他們知道」,包括歌手的音樂,亦包括所有的花邊新聞,「那時候公司會叫我(出活動時)說多一點、分享多些,當時我不明白,因為我沒有太多人生經歷,又覺得大家不會想知道。」

可能花邊新聞就有如泳兒所說的一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而遇不上也總不能自我製造爆點,「那時,我見記者會好大壓力,好似大家都期待我說好爆的內容,若果我有東西可以分享,我不介意說,但我真的沒有,好難無中生有地說一個好爆的故事,會覺得那個不是我。」

泳兒期望在舞蹈方面尋找嘗試。

每個藝人都會有自己的風格,有的人走偶像路線,亦有的人是實力派,難以在他們之間互相比較,問到泳兒覺得自己最大的優勢是什麼?她毫不猶豫地說是自己的聲線辨識度高,無可否認,泳兒最大的撒手鐧就是她的歌聲,如果再配在中國小調和抒情歌上,就會產生有如《黛玉笑了》、《獨一無二》一般的化學作用。

泳兒亦慶幸,當大家想起自己的時候,不是緋聞和是非,而是想起她的作品,「我的身分是一個歌手,大家想起我,會記得我唱歌,記得我的作品,我會覺得是一件開心事。」

在發燒碟中沉澱

但專注於音樂事業,亦不代表會一帆風順,正如當你落重注在其中一個賭局,一輸就會輸得好慘。在入行第3年,泳兒曾一度陷入迷惘,即使不斷挑戰新嘗試,總是不能取悅所有人,甚至連自己的內心也是不清不楚,她直言在摸索的階段是最辛苦,會開始失去信心,更有點自暴自棄地認為,無論自己怎樣做,大家都不會喜歡。

尋尋覓覓了幾年,英皇決定開拓Hi-Fi碟市場,泳兒因為其標誌性靚聲,成為該系列的頭炮,對於再一次「被選中」,泳兒初時還是抱着做好這份工的心態,但這次的契機亦為泳兒帶來沉澱的時機。

灌錄翻唱碟對泳兒來說是好正的一件事,那裏面,包含了好多她的童年回憶。

「最初做第一隻翻唱碟時覺得個感覺好正,可以將我小時候好喜歡的歌收為囊中物,好多童年回憶,亦因為整個製作和Pop song大有不同,我可以暫時抽離不去想做什麼Pop song,讓我有一個緩衝時間。」

除享受音樂,在緩衝期時,泳兒更是明白到10年來所專注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事業」。「這些年來都堅持打同一份工,單純是因為真心喜歡唱歌,但若果要真心做好一份工,等待安排是未夠的,必須要有更多的投入和參與,效果可能大好多。」

從怯懦走出勇敢的一步

「我的人生只得一次,不希望有遺憾,所以不可以擔心太多。」入行10年,亦令泳兒明白到「No pain no gain」的道理,比起守株待兔,更應該主動出擊。

終於可以放鬆下來的泳兒亦在錄製Hi-Fi碟的過程中,接觸到如何「有Feel」地唱歌,並集中在這一方面尋求改進的方法。「我的性格是這樣的,唱歌不可以唱錯,音不可以走,但太專注於技巧,反而投入的感情會少,Hi-Fi碟要在半小時內錄完,不可以不停重錄,感覺好重要,亦令我學會唱歌不要只是靠自己的聲音,而是要加強感染力。」

泳兒亦有開始在舞蹈方面尋找新嘗試,相比起過去為跳而跳,現在的泳兒是主動提出建議,「以前排舞師安排什麼給我,我就會跳,現在我會主動和排舞師說,我喜歡這種舞蹈,可不可以試吓,會有更多的溝通。遇到新的舞,過往我可能會說我跳不了,現在我想放開懷抱試一次。」

泳兒其中一個想多作嘗試的範疇是演戲;就由這個幽幽的眼神開始……

另一個泳兒多年來不敢嘗試的範疇就是「演技」,她坦言在過去10年間,一直都沒勇氣挑戰自己的演技,一方面因有「鏡頭恐懼症」,一方面又覺得演戲需要比較多的人生經驗。「對着鏡頭我會好驚,感覺好尷尬,會覺得這個不是我,別人會笑我。」因為這個理由,泳兒最多只是在電影中客串過,從未試過擔正,大家亦好理所當然地覺得泳兒應該專注於音樂,「或者現在再叫我去做戲,心態又會不同,甚至會放開去做。」

最後一個挑戰目標,就是要更加樂於分享,性格內向的泳兒坦言,初出道時因為網絡不發達,沒有Facebook、Instagram、微博等網上平台,加上又不擅長應對記者,很難讓人知道自己在忙什麼,「我不是一個常常去玩會被(記者)影到的人,所以大家不是太了解我,到底我生活在做什麼,但我覺得不應該太刻意去告訴大家。」

隨着科技進步,網上平台亦成了藝人與粉絲互動的空間,甚至藝人在網上分享生活是粉絲想要的「福利」之一,時代在變,當然不能停滯不前,泳兒現亦嘗試在Facebook分享生活,「以前我會有點抗拒,總覺得Facebook是分享私人的事,不太喜歡將私人事擺出來,好似博宣傳一樣,但現在要開始改變這思想,這是現今的宣傳平台。從前會怕錯,怕被人批評,但這個年代不怕錯,錯了如不會害到人,不用太擔心的。」

泳兒勇奪2014年內地電視台舉辦的《麥王爭霸》總冠軍。

目標:向紅館進發

經過10年洗禮的泳兒,就似新歌《我的情書》的內容一樣,勇敢跨出第一步離開comfort zone,面對10年這個小關口,撇開懦弱之後的泳兒最想挑戰的是什麼呢?

「應該要定一個遠一點的目標給自己,10年前的我不會敢說要開紅館,因為怕被人笑,一直都覺得紅館要去到好高好高的位置才可以,但現在我覺得如果我想做,應該要告訴大家,不說出來,大家不會知道,要多表達自己的想法。」期望她的理想能達到。

10月16日生日的泳兒與男友一同慶祝。

不上大陸搵真銀?

近年很多藝人為了有更多機遇,決定北上內地發展,英皇歌手中亦不乏在內地走紅的例子,好似陳偉霆、關智斌等就是當今內地影視圈的新寵兒,問到泳兒為何不跟隨他們步伐到內地闖闖?自小就移居新加坡的她笑言,自己因為成長環境的關係有「廣東歌情意結」,「國語對我而言其實更為得心應手,因為我是在國語環境成長的,而我讀書時沒有機會聽廣東歌,所以經常會叫親戚ICQ香港流行廣東歌給我,當時我又覺得廣東歌好好聽,加上我的家人都是講廣東話,所以對廣東話和廣東歌特別有一份情意結。」

與男友甜蜜度過生日

雖然泳兒一直甚少緋聞,不過與拍拖5年的髮型師男友Ziv就非常恩愛,經常大方講起與男友的生活趣事。日前生日的泳兒被問兩口子怎樣慶祝?泳兒即大放閃光彈,透露男友帶了她去食生日飯,「不過我當天喉嚨痛,本來計劃了去食海鮮,就想着可以食冇咁毒的海鮮,可惜去了一間味道不太好的餐廳,男朋友有點內疚。」
她又講到幸好男朋友夠細心,轉場帶了她去食燉奶,又拜託工人姐姐做了一個無糖無油的西式蛋糕,生日總算過得圓滿。

問到泳兒的生日願望是什麼?她即開玩笑唱了幾句張衛健的《身體健康》:「我只想,身體健康……」希望泳兒的病快點好過來啦!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