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唱歌】前無綫主播開金口 棄小花光環:又不是做一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羅力威:「好清新。」

梁柏堅:「一聽就鍾意。」

何浩文:「唱得唔錯!」

主播講求字正腔圓,難道就能唱得如此清新?

攝影:黃國立

主播,總是形象專業,幕前端莊,鏡頭後知書識禮,溫柔賢淑,較大機會釣個金龜,這個錯覺或許是時候改變。近年不少大台主播相繼成為自由工作者,並以「前主播」身份遊走各個界別,有人批評為「消費主播光環」,但今次主角卻不認同主播有光環,反而覺得有局限。「我入行前已經跳舞,有些人說我個樣唔似跳舞,有樣看的嗎?」

「你是一個主播,便被人假設只能做某些事情,例如你要嫁入豪門。我嫁唔嫁是我的決定,我是一個什麼身份,唔應該由你對主播定義決定!」

究竟這位曉唱歌的主播是誰?

陳珍妮原來曾參加歌唱比賽,並得到獎項。

唱歌時,字正腔圓得很。

陳珍妮,TVB前主播,曾經誤將「李克強」錯讀「李克勤」鬧出笑話,聞說事件影響她的主播生涯,2011年離開TVB另覓發展,如今又出書又做節目主持,更教授英文法文,可說多才多藝。

今次她選擇兩首作品,分別是Janet Jackson的《Let’s wait awhile》和林憶蓮的《花之色》。「我鍾意憶蓮,她的作品不易唱,音域合我一點,而Janet Jackson我經常跳她的快歌,而這首是慢歌中的經典。」對了,她還有一項技能,就是跳舞。現場演唱表現不俗,或許受主播訓練影響,字正腔圓得很。

Jenny平時雖然甚少展歌喉,但其實音樂經歷不淺。「我以前參加合唱團,都有參加過歌唱比賽,而且拿過獎。」後來更因為跳舞不時接觸音樂,她說:「雖然跳舞為主,但都要做戲唱歌。」雖然不怕接觸音樂,但對做歌手卻耍手擰頭,「當然沒有想過,我知道搵不到食的!」

陳珍妮不想被主播身份限制自己。

為跳舞而哭

「一直以來跳舞都是比較小眾的玩意,好多Dancer都是教跳舞為生,很難生活。」Jenny承認香港做藝術很困難,她憶述:「我當年返工十個小時,更要另外安排時間排舞,很眼瞓,在那階段經常不上妝,如果要排騷一星期排五天,在家裡不斷拉筋,拉到哭了,很痛。」

「我以前覺得知年跳兩三場騷就好了,現在我做到,又會想多些。我跳過最長的騷是連續15分鐘,很刺激,跳完別人拍掌成功感很大。至少我不是為錢跳舞,很多人跳舞但求不貼錢便可以。」

「我都唔知為什麼要堅持,總之堅持。」

陳珍妮坦言經常接觸音樂。

熱愛新聞刺激感

新聞主播雖然看似有光環,有些前主播已經成為KOL,但Jenny不以為然,理想亦與社會有關。「我不覺得是,我的夢想是以自己名字做號召力的Talk Show,希望對社會有影響,主播只是其中一步。」

賺錢人人愛,但Jenny不忘做新聞業的初衷,自言喜愛刺激感。「例如反釋法遊行,我都有到現場,更在Facebook Page直播了一會兒,很震撼!站在第一線感覺真好,很懷念出去跑的感覺。

愛上法國 卻不愛法國男人

陳珍妮除了出書當作家外,閒時亦有教授英文和法文,她坦言「我覺得法國人好叻,審美眼光好,所有東西都很美,語言好聽,精緻文化傳至世界各地,是歷史的源頭,很多東西值得欣賞,很多生活細節早已被遺忘,但他們卻追求更好,將很多事情變得優雅。」

雖然熱愛法國文化,但對法國男人有所保留。「我覺得他們太隨便,法國有個較鬆散的結婚制度,可以話來便來,話走便走,我覺得自己較傳統,不想輕言放棄,他們對愛情太隨便,結咗婚都會接受誘惑,很不安全,很累,因為要引誘其他異性。」

「我曾經做主播,又不是一世當主播。」

她喜愛法國文化,但傾向遵從傳統價值觀。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