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專訪】每日練琴四小時 符致逸:我沒有童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三歲開始學琴,一年練360日,每天練三至四小時,我真的沒有童年。」

「雖然我埋怨媽媽督促我練琴,但沒有她的督促,我根本沒有技巧呈現腦海中的構思。」

唱作人符致逸(Adrian Fu),與琴為伴,原來是媽媽促成的。

攝影:梁碧玲

或許有人認為強迫子女學習的就必定是「怪獸家長」,但這些強迫訓練卻令唱作人符致逸(AdrianFu)鍛鍊出音樂技能。他坦言:「三歲開始學琴,一年練360日,每天練三至四小時,我真的沒有童年,試問有邊個小朋友喜歡學琴?」不過,即使不喜歡彈琴,但他卻明白音樂或許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東西,於是繼續捱。那些年前往澳洲修讀大學時,媽媽告訴他不用再練琴,他更當自己已經「放監」。

「放監」換來的,就是踏上創作之路,大學2年級接觸到旋律特別的英文歌,於是模仿起來,19歲寫下人生第一首作品《我們都寂寞》。他憶述:「雖然我埋怨媽媽督促我練琴,但沒有她的督促,我根本沒有技巧呈現腦海中的構思。」

符致逸熱愛Piano Rock。

將「親生仔」賣給Eason…

當年Adrian回港後雖然全職於科技公司工作,但已經成為幕後音樂人,他承認從來沒有想過將《我們都寂寞》賣給Eason,因為這首作品「太另類」﹑「太慘」,他當時上了監製的錄音室,監製又到時候向Adrian要歌,那時候他沒有創作新歌,於是隨口說已經寫好了歌曲,更當場演繹《我們都寂寞》,怎料Eason聽到後便很喜歡,結果成為Eason演唱的歌曲。

Adrian雖然會為其他歌手創作,但他坦言最好的都希望留給自己,幸好過往作品都是交給資深音樂人,沒有太多擔憂。他說:「我最深愛的Baby都會有保留,都是我至愛,有時覺得歌手不明白首歌意義,很難唱得好。」

符致逸近年才由幕後轉戰幕前。

由幕後走向幕前

「我鍾意表演,但老實說,我不是特別多嘢講,幕後可以做一輩子,幕前暫時未感覺到可以做一輩子。」符致逸雖然享受幕後工作,但原來他走進幕後,是因為對幕前信心不足。「我決定做幕後,因我不擅長唱歌,一直都在幕後幫人寫歌,幾年前台灣公司叫我做幕前。」Adrian坦言當時向公司說:「你知我34歲了吧?」結果公司很認真,推出專輯後被台灣金曲獎提名最佳新人,令Adrian 對幕前開始有渴望。

Adrian 坦言,現在希望幕後幕前定義會逐漸消失,「我回想舊時經驗,都會責罵舊時的我,為什麼舊時不學唱歌?唱歌不行便去學!」

「我決定做幕後,因我不擅長唱歌。」

Adrian:創作是全世界最好的感覺

對於創作人來說,靈感來源相當重要,不同音樂人對靈感啟發都有所不同。Adrian表示:「我會看書﹑看電視節目,開電視不開聲,看畫面有靈感便馬上創作。」他強調:「我鍾意流行曲,但我唔鍾意有方程式,不一定要跟隨方程式創作!」

「老實講,我寫歌動力,出自於自己愛聽的歌,我沒有太顧及其他人的想法,Eason提過我,不要為任何人而妥協。」

創作人總會有自己的主觀想法,Adrian年過30,出道成為全職音樂人,可說是思前想後的決定,提到市場未必能接受太另類的作品時,他回應:「若市場不太接受,我就不做,唔代表我唔會繼續創作,我一生一世都會做音樂人!」

「我寫歌動力,出自於自己愛聽的歌,我沒有太顧及其他人的想法。」

樂趣VS 工作

當樂趣轉成常規工作,總會有適應期。Adrian幾個月前曾經有過「腦閉塞」的日子,幸好他冷靜下來,不至「走火入魔」。「我記得當時同時有歌手收緊歌,我發覺自己好心急,我同自己講沒有靈感就是沒有,不要夾硬來,現在心態平靜些了。」

今年Adrian在音樂上有三部曲,第一首派台歌《無非講一聲掰拜》,與第二首派台歌《多加點真》有著完全不同的歌曲風格。「《多加點真》有節奏感,比較開心樂觀,希望提醒自己不放棄本真。」

今年將會推出三首作品,目前已經推出兩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