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菊梓喬曾打兩份工供妹妹讀書:畀晒啲錢佢居然逃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責任心好重,我覺得我唔照顧佢就冇人照顧佢。」Hana談起自小相依為命的妹妹時,就像疼愛女兒的媽媽一樣。Hana為了妹妹寧願輟學賺錢,一直到20歲才重回校園,對於Hana而言,妹妹是她的心臟:「抑鬱得最嚴重的時候,我想死......但我想到妹妹在我身邊,我就記起自己的生存意義。」

攝影:符祥定

服裝:triangulo

場地:Partyland

Hana自小與妹妹相依為命。

菊梓喬(Hana)由13歲起便姐兼母職,照顧比自己小一年的妹妹,當年父母因為一些原因離開了兩姊妹,無人可靠的Hana只能靠自己。曾經她因為出身不好,過着好基層的生活,沒錢買好東西,亦沒錢買好的飯,更加不會有錢玩:「我嘅出身連小康都算不上,什麼也沒有,身邊的朋友會因此看不起你,因為這樣我總覺得自己好醜樣,着的衣服都好『核突』,我總是沒自信的寒背,加上細個讀的學校好複雜,我被人欺負得好厲害,我好驚所以寧願去工作賺錢養妹妹。」

Hana沒機會讀書,賺的錢都用來養妹妹和考牌照資格。

講到新歌《一輩子守候》,Hana毫無疑問的希望可以守候妹妹一輩子,她更談到和妹妹之間的關係:「妹妹比我細一年,但感覺好遠,感覺我就像她的媽媽一樣,我責任心好重,我覺得我唔照顧佢就冇人照顧佢,我到依家都好阿媽性格。」

因為這份責任感,Hana 13歲輟學,在社工的介紹之下去了美容院當學徒,自始Hana除了賺錢供妹妹讀書,就是儲錢考不同的專業資格和牌照,後來她考了化妝師牌,在18歲那年成為了新娘化妝師:「我想生活好些,但整個人就變了為生活而生存。」

Hana當年為供妹妹讀書,試過一日打兩份工,但妹妹居然逃學。

Hana死慳死抵、努力工作為的都是想供妹妹畢業,可惜當年的妹妹卻不太爭氣,Hana阿媽上身勞氣的說:「我畀晒啲錢佢(妹妹)讀書,佢逃學喎居然,我係唔食唔着唔瞓,打兩份工畀佢讀書,想佢至少要讀完中學先可以出去同人競爭,佢逃學喎竟然,捉過佢幾次,然後我扮家長去見家長。」她表示當時妹妹不喜歡讀書,令她相當心痛:「我如果有個咁嘅家姐我會好感恩,同埋攞晒全部力去讀,佢會考得2分咋,我諗起都好嬲,相信每個家長都會明白我個種心情。」

入到學校全都是英文,課本好厚,課堂上的英文我一句都聽不懂,最開頭的時候,我一星期七日除了回家睡覺,就是留在學校溫書......讀到癲咗,讀到甩頭髮,好似鬼剃頭咁。

最後妹妹中五畢業,Hana為了向妹妹証明可以讀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她毅然報讀了一些學院課程:「我一跳就跳到讀Collage,但入到學校全都是英文,課本好厚,課堂上的英文我一句都聽不懂,最開頭的時候,我一星期七日除了回家睡覺,就是留在學校溫書。」Hana因為言語障礙只好死記爛背,壓力大到甩頭髮、鬼剃頭:「但我性格就是這樣,會逼到自己做到為止,我小時候沒有機會,大個有機會就要好好珍惜,好彩最後都畢到業。」

Hana自言當年患上抑鬱症,曾想過要死,是妹妹讓她找到生存意義。

放下了妹妹這個心頭大石後,Hana亦開始嘗試追音樂夢,雖然去台灣參加了音樂比賽,但Hana事後一直自責表現不夠完美,甚至因為過於自責患上抑鬱症,中間曾「逃」到加拿大、英國、美國等地流浪,「我到外國做的都是接觸不到人的工作,抑鬱得最嚴重的時候,我想死,覺得生存沒有意義,我由細到大都覺得自己好多餘,但我想到妹妹在我身邊,我就記起自己的生存意義,她就是我的心臟,有她在我身邊令我覺得有使命感,是真正的一輩子守候,我願意付出一切換來她的快樂。」

現在Hana已變成充滿正能量的人。

經過這些年,妹妹也長大了,現在於補習社工作,早前曾因為疲勞過度而暈倒,讓Hana心痛不已,但見到妹妹如此生性,Hana還是感到「老懷安慰」,她又笑說:「雖然妹妹五音不全,但她是天生的藝術家,畫的畫好靚,好希望有一日我的歌或是音樂上的事業可以用到她的作品。」最後問到Hana妹妹現在已讓她放心了,接下來要用一輩子守候的是不是音樂呢?Hana用打機作了一個比喻:「打機有HP和MP,妹妹是我的心臟,我的HP,而音樂是我的能量、MP,MP可以支持我加強件事,但妹妹還是生命中不可缺少。」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