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水鄉茶座】屋前三盞燈顯溫情 老闆娘悠閒賣自家美食賞美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穿過大澳大街一家家海味舖小食店,來到大澳的水上人棚屋,沿路的棚屋破破舊舊,惟一幢白色房子特立在河涌旁,像江南水鄉的古樸建築,鶴立雞群,原來是一家茶座。日落之後,茶座屋前三盞火水燈亮起,成為大澳棚屋區耀眼的光芒。

攝影:吳鍾坤

對漁民來說,燈是非常偉大的,三盞燈代表了父母、老師與身邊一直照耀我們的人。

老闆娘Julia是大澳原居民,一年前開了這茶座,取名「三盞燈」。「我爸爸媽媽是漁民,如果出海捕魚迷失了方向,要怎樣回家?要找燈塔,每一個港口都有燈塔。對漁民來說,燈是非常偉大的。我們一生也有許多盞燈照亮過我們,而三盞燈代表了父母、老師與身邊人,包括伴侶丶朋友和兄弟姐妹,要感恩他們曾經照耀過我們人生。」

老闆娘兼任廚師、侍應、清潔與攝影師,還抽空與年輕人上課講做人道理。

悠閒茶座不准急

Julia賣的只有幾款Homemade食物,幾種口味的薄餅、多士、芝士蛋糕與魚餅。薄餅批底是親手搓成,三款口味,批邊烤得金黃薄脆,芝士放得豪爽,簡單得來有家庭風味。藍莓芝士蛋糕與Tiramisu真材實料,卻冰得像雪糕批,我暗地為它取個名字叫「得閒蛋糕」。事緣老闆娘覺得香港太熱,蛋糕融得太快,所以將蛋糕雪得硬身一點。因此,在這裏吃蛋糕實在不能急,得待十來廿分鐘,才嚐到原來的幼滑口感,沒有閒情雅致,就不要點了。「這兒是悠閒茶座,不准快,不准急。」原本老闆娘只打算賣幾款西式小食,後來有群西班牙旅客來到,一直問她有沒有海鮮魚產吃,既然客人來到大澳都期望吃海鮮,她也覺得應該要加入菜單。手打魚餅是限量供應,老闆娘將急凍魚柳打成魚餅,炸至金黃再放冰箱儲藏,有order才以焗爐烤熱,灑上少許芝麻,爽口鮮味。

薄餅批底是親手搓成,芝士加得慷慨。($138附飲品)

芝士蛋糕冰得似雪糕,冬天要待半個鐘才回復軟滑,不能急。($55附飲品)

每到星期六日這裏都客似雲來,蛋糕和魚餅兩三點就沽清,有客人問為甚麼這麼快就賣完。「這裏是家庭式廚房,靠的只是幾個焗爐和水吧,食物的預備功夫都只能在晚上關舖後做,我得一對手做不到很多,而且我自己也要悠閒。煮公仔麵很簡單,但我不打算做,我只做自己特色的食物,希望客人來到有個難忘回憶。」

茶座太優閒,客人往往一坐就是半天,Julia也不設最低消費,反而「私人醒」多一壺花茶,或一碟曲奇餅,讓客人慢慢坐。有時中學生經過茶座,她甚至邀請他們進內,請他們喝杯朱古力,也不志在一杯半杯茶錢。「在日本當窮學生,沒錢吃飯,經常到百貨公司賣魚餅腸仔的攤子試食,吃了一輪不夠飽又再吃一輪,但日本人沒有歧視我,每次都非常有禮地跟我說謝謝。我年輕時得過很多人幫助,現在也想回報社會。」

大澳日落醉人,只是老闆娘年輕時不曾留意得到。(攝影師魯師夫提供)

背山面海咖啡室 大澳更勝威尼斯 

茶座前舖後居,原是Julia母親的祖屋,由她四哥哥承繼打理,現在與四哥一家同住,英國籍丈夫偶爾來相聚。雖說是原居民,Julia六歲便舉家離開了大澳,搬到木屋區生活,小時候對大澳非常嫌惡,只有春秋二祭和拜年會回來祭祖探親,每次回來都要舟車勞頓,又暈又吐。也憶起在大澳赤腳行路,連拖鞋都沒一雙的落後。「拜完山就急急腳帶阿仔走,從來沒有用心看自己故鄉。」

年輕時已經夢想開一間背山面海的咖啡室,後來隨丈夫在歐洲定居,也有物色開咖啡室的地方。她一直以為那個理想中的地點會是歐洲,比如說是法國北部的小鎮。一年多前與丈夫回大澳小住渡假,每天在哥哥的屋前看日落,遇到不少遊客,Julia主動替他們拍照,遊客就說,如果這裏有杯飲品和小吃讓人歇歇腳就最好。熱情的Julia就回家沖咖啡請遊客飲。丈夫見狀,問道這不就是你夢想中的地方嗎?背山面海,原來一直都在自己故鄉。

開業一年,老闆娘已收藏廿多本留言冊,當中不乏感性文字與逗趣繪畫。

也許遊歷愈多,更加知道大澳的好,「這裏比威尼斯更好,起碼無臭味!」只要天氣不壞,一星期七天都有人到這裏攝影,尤其是黃昏時段,發燒友在三盞燈旁近架起三腳架捕捉日落與晚霞。像攝影導師「魯師夫」先生,常與妻子前來拍水鄉日落,「每次影到的日落都不一樣。」何必自稱「東方威尼斯」,大澳自有威尼斯沒有的風采。

大澳三盞燈茶座

地址:大嶼山大澳三涌棚39號

電話:97114727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