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男」問題的根本在於現實社會的絕望

撰文:泰來
出版:更新:

「毒男」在社會中有頗為負面印象,有時被認為是社會的毒瘤,甚至是製造現在低慾望社會的元兇。但是他們逃避社會的背後,是因為面對現實社會的無力感。即便我們繼續污名化他們,甚至禁止他們的興趣,也無法解決我們社會的問題。
 
在不少人眼中,毒男有着異樣的興趣,而且都是行為怪異,不善交際的怪人。他們不單會大花金錢購買別人不能理解的公仔、而且不會、也不能拍拖和結婚。某程度上,他們就像是古印度種姓制度中的賤民一樣被世界所卑夷。但說到底毒男所喜歡的也不過是一種興趣,去斷定興趣熟好熟壞時,我們又是否公平呢?我們認為打機電玩就是問題,但卻覺得睇波(甚至賭波)和各類休閒興趣卻是可以接受。我們認為睇動畫是病,但又認為睇電視、電影沒有問題。
 
合法而不侵害他人的興趣本身應該沒有罪,但為何我們對毒男有這麼大的忌諱?無可否認的是有一部分「毒男」的形象和表現令人感到震撼。我們經常會見到報導指日本的年青人與虛構的女性角色撐抬腳、甚至要與印有這些角色的抱枕結婚。他們不少是低收入,甚至是整天不工作依靠父母供養的「啃老族」,儼然是社會中的失敗者。這些極為荒誕獵奇的行為無疑令大部分人對其產生極為負面的印象,從而擔心這種風氣在香港蔓延。究其原因,是因為這少部分的人未能清楚將現實與虛擬世界分開。

他們不單會大花金錢購買別人不能理解的公仔、而且不會、也不能拍拖和結婚。(資料圖片)

ACG(動畫、漫畫、電玩的總稱)的世界為受眾製造一個超越現實的美好世界,在當中人們可以看到幻想空間。這種平日所不能接觸的感覺固然是刺激了一些人沉迷當中,但現實社會的殘酷和不如理想才是令人沉迷幻境更重要的原因。就如電影《潛行兇間》(Inception)中所謂,當現實過於令人失望,人們只能在夢境中找尋理想的生活,而不想再回到現實世界,甚至乎覺得「夢境」才是他們的真實。沉迷幻想世界的人其實與這些活在夢中的人差不多——最大的不同只是他們仍然要活在這個社會中。由於他們無法分辨現實,或者不想接受現實的絕望感,才開始逃避現實。
 
既然如此,毒男問題,包括所謂的低慾望社會的核心,並不是一小撮人是否有扭曲奇怪興趣或是反社會行為的問題,而是一個嚴肅的社會問題。年青人在現實生活無法賺取合理薪金,且工作時間過長,令他們根本無錢,也無時間去拍拖結婚,更遑論置業成家。每月微薄的薪酬,亦看不到晉升機會,那把他們僅有的一點閒錢花到自己的興趣上也不能算是過份吧?結果,這種現實世界的絕望感才是將他們推向虛擬的真正原因。試想想,如果可以選擇,誰會想跟一個抱枕結婚。

《潛行凶間》所謂,當現實過於令人失望,人們只能在夢境中找尋理想的生活(《潛行凶間》(Inception)劇照)

當社會看待毒男這議題時,應該放下有色眼鏡。固然他們部分的奇怪行徑是扭曲的表現,甚至令人感到不安。但在指責這些行為的同時,假如未能認清焦點,那最後可能只是「打稻草人」的虛招。即便大膽假設我們立法禁止這些興趣的流傳,最終也許只會產生另一種分不清現實的興趣。如果社會繼續絕望,難道我們要把所有興趣都禁止嗎?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