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開冷氣.博評】膽大包天?唔知以為話佢喺屋企整炸彈

撰文:李聲揚
出版:更新:

屋企從冇請過菲傭,但都想講一講開冷氣事件。古語有云,香港人嘅唯一標準,就係雙重標準。韓寒嘅一句「很多人恨特權,因為特權沒有在自己手中」,依然擲地有聲。

【李聲揚:我們痛恨的是特權 還是特權不在自己手中?】

當你由受害人變成潛在加害人,當權力在你手上,你成套思想就唔同晒。屁股指揮腦袋,古今中外皆然。著名嘅史丹福實驗(自己Google,或者買本《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睇)話畀你知,善良同惡魔冇你想像中爭咁遠,同係一班中產嘅年青人,有咗權力變身「獄卒」後,即時變成《同囚》入面嘅鬼見愁,當其他人係狗。同樣地,啲高官離職後,個個忽然唔再面目可憎,識講返「人話」,同一道理。

同文葉天佑君講得好,香港人最得意嘅地方就係,一方面日日(在老細出糧畀你嘅時間)上Facebook鬧老細鬧公司無良。但有機會自己做老細,嘿,開冷氣?想得美呀你。質疑佢嘅,「你未請過賓妹你又點知?」(嗯,你又唔係我,你點知我唔知?)

本人屋企從冇請過菲傭,但大把朋友有請。我亦冇大愛左膠毒,菲傭都係人,大把古惑嘢,朋友個菲傭日夜話見鬼,繪形繪聲——講到尾都係想解約走人啫。況且,講得啱嘅係,我東方之珠唔係軍艦島,邊個菲傭畀人賣豬仔呃過嚟迫落火坑?食得鹹魚抵得渴,而家資訊咁流通,香港僱主一早已「威名遠播」,仲肯重賞之下做勇夫嘅,必有過人之處或難言之隱。在呢點,我唔會特別同情菲傭。難聽嘅事實:冇人拎支槍迫你嚟的,對不?

咪同大家返工一樣。

筆者身邊很多朋友也有聘用外傭。(資料圖片)

聽得最多嘅講法,講僱主同勞工,我係僱主佢係菲傭。返工一樣冇規定要畀你涼冷氣,甚至冇話畀你上Facebook睇博評,冇話畀你上網搶iPhone,冇話畀你送順豐去公司reception。但大家照做不誤,公司一般亦隻眼開隻眼閉——除咗因為監控花成本外,都應該仲有少少,係對人嘅基本尊重。李光耀話過冷氣機係上世紀最偉大嘅發明。將心比己,香港地,冇冷氣,真係唔係好人道。試下你返工冇冷氣吖?

我可以想像到,雖然聽講菲律賓好熱,但對於個菲傭嚟講,冇冷氣實在係big deal。否則佢唔會冒住性命危險,「膽大包天」(原文照錄)咁去開冷氣——膽大包天,唔講我以為佢在屋企整炸彈。我比較奇怪嘅係,對僱主嚟講,點解係big deal?

聽過有種種對菲傭嘅限制,未必人人同意,但似乎唔太難理解(認唔認同另一回事):唔淮用屋企電腦(點知會唔會做不法嘢或偷你啲資料?唔小心中毒就夠煩),一定要幾點上床瞓(怕你冇精神),唔畀借錢(斷估你都唔想單位畀人淋紅油),唔畀屋企鎖匙(保安問題),諸如此類,好難話完全唔合理,畢竟唔係要個個當菲傭係屋企人。

但,唔畀開冷氣,有冇人諗過點解?表面係因為開冷氣貴。不過以香港人畀菲傭住嘅空間,嘻,開冷氣,使幾錢丫。慳埋嘅錢應該未夠僱主一家畀人加料(你係個菲傭你會唔會?)睇醫生。況且僱主本身都係打算3個月後畀佢用。我唔覺得僱主會介意嗰少少錢。我幾肯定,菲傭出一句聲,大把同鄉或香港花生友(例如本人)絶對願意代佢交冷氣費,「交埋僱主嗰份都仲得」。

你係僱主,聽到呢種講法,會點諗?「好呀有人幫佢交電費最好,幫埋我交更好」?梗係唔係啦,應該係嬲多幾錢重,「咩呀錢我冇呀根本唔係錢嘅問題」。

對了,一切謎底解開,根本唔係錢嘅問題!講錢傷感情,僱主成個post冇提錢。留意佢講得最多嘅係「冇經我同意」「熄咗佢又開返」「膽大包天」「忍埋今晚」。

看倌,睇到未?錢銀事小,無上權威畀人挑戰,先係事大呀!權力呀權力,幾多人都想擁有。

權力呀權力,幾多人都想擁有。(視覺中國)

我唔知僱主底細,但就常識推斷,應該都係中產打工仔,打工仔邊個唔受氣?我估霍建寧都一樣受氣。好多人,包括葉天佑君,都慨歎一句:相煎何太急?自己都知道畀人用權壓榨嘅痛苦,點解仲要咁對返人?

慨歎還慨歎,真實嘅人性,可能係掉返轉:正係自己畀人欺壓過,所以有機會更加要欺壓返人。

不是嗎?好多連環殺手或性罪犯,正係細個畀人侵犯或欺凌。長大咗佢哋往往唔係變得好有同理心,而係掉轉,變得仇恨女性或反社會人格。成件事就係一個鬼上身嘅過程,好似連鎖信咁,你搞我,我咪搞第二個,唔好怨我,我都係受害者——完全就合理化自己嘅行為。

唔講咁抽象?個人分享,早前港大某舍堂爆出欺凌短片?當時我已經想寫,我一樣住過港大嘅宿舍(唔係新聞中嗰間),一樣見過甚至受過類似的「對待」。師兄話我知,往往就係year 1時畀人玩得最勁嘅(每個社群都有咁嘅人,肥仔特別高危),到year 2時就玩新仔最為落力。當年我都見個師兄在迎新前狀甚興奮咁大叫「等咗一年卒之可以抹走啲陰影啦」,開心過開餐食米芝蓮三星。真定假,佢先知。(in case有人有興趣知,我就雙手冇沾血,之後冇加害人,因為第二年已唔住宿舍)

大學舍堂玩人玩得最勁的,有時正是之前被人玩得最勁嗰個。(網上影片截圖)

所以早排聽到美國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在中學畢業禮,話「我祝你們被不公平對待,如此才知道公平正義的重要;我祝你們遭遇背叛,如此才了解忠誠的可貴」。我就不以為然。有冇諗過,好多人正係受背叛受欺凌,然後先要搵更弱勢嘅社群出氣?寫呢篇文時,剛睇咗九把刀嘅《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再一次話你知,好多人被人欺凌完後,就去欺凌返其他人。

既然好多人(唔敢講所有)本性如此,畀人蝦就要蝦返人,有權力自然變怪物。咁點收科?講得理想啲嘅,好似收連鎖信咁,話知佢話唔傳開去會死全家(居然有人信,咁職業殺手仲有得撈?),燒咗/delete佢,讓惡在你手中終止。孫叔敖見到兩頭蛇(唔係你日日打開政治版見到嗰啲),相傳見過嘅會死,但佢打死條蛇,埋咗佢,等其他人唔會再見到。(不過十分麥兜地,最後佢當然都係死咗……)

冇咁理想化嘅又點?就好似而家咁,有啲咁嘅僱主,我哋聲討佢,畀佢知唔係個個咁諗。正所謂Facebook年代人人係法官……我手指放落keyboard就無限權力(然後會唔會又變埋自己最討厭嘅人?)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