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販】對於黑勢力,為何我們只能一直「不了了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朋友問我計哂所有全職、兼職,究竟返過幾多份工,畀佢問一問先發現原來「真.係.數.唔.到」。姐我十歲就開始搵錢開飯,要數第一份工,要追溯到十歲那個中秋……

(Getty Images)

那一年,我跟哥哥到處找木板,砌了一架木頭車,決定擺檔做小販!那段日子,朝早上學,放學後做功課、準備食材,晚飯後開檔。

在開檔的第二天,有六、七個人拿着玻璃樽對我們說:

「你邊度㗎?邊個畀你喺度擺檔?」

然後哥哥跟他們走到一邊說了點什麼,那些人便走了。不知為何得到准許,總之自此我們每晚都可以擺檔賺錢,擺到凌晨兩三點,回家睡,早上六七點醒來就上學。

那一年,我跟哥哥到處找木板,砌了一架木頭車,決定擺檔做小販!(資料圖片)

小學五年級,跟哥哥在現時全港知名的「良景夜市」擺檔賣熟食,對於黑勢力並不陌生,習慣而且接受了這勢力的存在。

那些人會維持小販間的秩序。例如最旺是輕鐵站,但不是人人都可以在輕鐵站擺檔的,我們是新檔,只能排到最尾;但客人在前面吃了魚蛋、碗仔翅、雞蛋仔,來到我們這邊已經飽了!這樣不會有生意呀,學費怎麼辦?日常開支怎麼辦?不久,哥哥提早開檔,把木頭車放到輕鐵站最前最旺之處,結果當然引來其他小販不滿,很快便有數個穿黑衣黑褲的人來找他,哥哥跟黑衣人到角落聊了很久,回來後我們又可以繼續擺在輕鐵站。只是回家後我看到哥哥有不少瘀傷。

長大後我才知道,那些拿着玻璃樽的人,是來吩咐哥哥要自稱加入了ABC團才能擺檔。要擺輕鐵站?便要多交一點「租金」予黑衣人。黑衣人也蠻負責任的,他們會在夜市的遠處站崗,遠遠見到小販管理隊的人,便會通知眾小販,然後大家趕緊把車推到輕鐵站後面的街市,繼續做生意。是的,街市不是管理隊的管轄範圍,走入去便不用被拉,輕鐵站跟街市約20步之遙,一出一入大概3分鐘吧。  

無論是港英政府時代或現今特區政府,黑勢力一直在校園、新界、小販、娛樂場所……無處不在。由於從小的種種經歷,我一直以為,這些「檯底共識」真的有助維持社會安寧,直至近日社會在討論黑勢力,我腦海滿是問號,為什麼拿這個來討論?難道黑勢力真的有因警隊和廉署的成立而消失過嗎?所謂的爆大鑊,撕破肚皮之後香港又何去何從?

小學五年級,跟哥哥在現時全港知名的「良景夜市」擺檔賣熟食。(資料圖片)

要「消滅」黑勢力,確實是站在烏托邦的離地想法,若政府能「控制」他們,已經是很好了。

2014年明報前總編當街被斬,刀手承認收錢作案,但幕後主腦是誰?不了了之;或以我熟悉的良景為例,今年初「管理員」和小販衝突,有人在警察面前被打得頭破血流,最後竟又是不了了之。「管理員」究竟是誰請來的?無人答無人承認,只推說良景小販問題持續多年要正視。

正視的意思不是發牌,是要你消失,所有問題都不是去解決,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70年代到現在都不發牌,研究10個月推出什麼美食車,入場門檻至少60萬,最後入圍的不少是連鎖集團或名店,小市民?餓死、申請綜援、犯法、一世打工做奴隸,任君選擇。

掌管勢力的人睇你順眼就係搵食,睇唔順眼就犯法。(相片來源:《拾下拾下拾年棟篤笑》)

被討論得沸沸騰騰的勾結或合作,大概最後一樣不了了之,這麼多的不了了之,是政府無能、怕煩不理或沒勇氣理?總之就是弱勢。對於黑,政府能重拾主導權嗎?小市民如我也只能寄望2017的中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