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回應懲教所虐囚指控:迷失了的北斗星,我為你難過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有社工在 2017 年 5 月 31 日,在香港 01寫了篇懺悔文,竟然以知情不報為主題,以為高據道德高地高聲疾呼,可惜自暴其短,未有遵守社工操守把個案即時轉介,而是把小部份未經核實身份的所謂前在囚人士的描述公開,反映出有人急於建立個人主義和萬人崇拜的形象,本會對該人作為社工的專業深感質疑。

【曾醒祥:我知道懲教所的黑暗 但我竟習以為常】

以往監獄的神秘面紗早已隨著時代步伐一早被除去,絕不神秘。(資料圖片)

文:懲教事務職員協會

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實務指引對社工有嚴格規定,除非其他人的安全及權利會受損害,否則應將服務對象的利益放在首位。亦有規定:假如服務對象所面對的難題並非社工個人能力、或機構的資源與服務範圍所能解決時,應予適當轉介。此外亦有規定:如遇緊急情況,即使所需服務超乎機構的服務範圍,社工仍應予以處理,提供即時所需服務,並在有需要時作出轉介。無可置疑,作者已違反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而且專業失德。

本會認為,這篇文章子虛烏有,毫無事實根據,文章不單單是侮辱一眾懲教人員這麽簡單,更嚴重的是這些指控不但嚴重而且帶有刑事成份,任何一位市民均理應責無旁貸立時作出最適切的轉介,例如陪同當事人報警,何況作為一位註冊社工!而非在未查明事實之前,絕不應將涉及私隱或冒犯的形容,於電子傳媒公開。更不應未審先判,凌駕法律之上。

事實上,今日的懲教工作並不神秘,該作者作為社工,只要稍為有留心時事新聞,便會對今日在囚人士的生活及待遇充分了解,根本無需作出費時的猜度。今時今日的懲教工作不但提供穩妥的羈押工作,而且更走進社區為防止罪惡作出供獻。可知道年中有多少人,包括學生、社會各界人士曾經到各懲教院所參觀,我們的同事更走進社區、走進學校為多少人提供服務,以往監獄的神秘面紗早已隨著時代步伐一早被除去,絕不神秘。

今日的懲教工作不但提供穩妥的羈押工作,而且更走進社區為防止罪惡作出貢獻。圖為懲教處區域應變隊。(資料圖片)

文章更質疑太平紳士巡視的作用和公信力,本會建議作者參考太平紳士巡獄指引。現時,一位官守和一位非官守太平紳士會每兩星期突擊巡視每個懲教設施,院所主管並無權力事前知道。巡獄太平紳士亦有個人操守和責任不公開巡視時間和地點。他們亦會對巡視路線和內容提出意見,懲教人員根本不能亦沒有需要刻意修訂。作者的指控似乎別具用心,要羞辱全港的太平紳士,向他們宣戰。

【李偉民:只能巡監獄?我當太平紳士的二三事】

我們深信每個人均有機會改過,雖然今天該社工個人沒有操守可言,不然他會先質疑自己作為社工的社會角色,但我們仍會深信他會轉變。最可笑的是,今日的懲教工作對虐待,使用不必要武力是完全零容忍,這是眾所周知的。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年代竟然仍有社工得悉有罪案發生,只懂用作炒作而不是馬上報警處理!這是小學生也懂的道理啊!我相信扮演社工的劉松仁先生都知道要馬上報警啊!

六千多名的懲教人員一直堅毅不屈努力做好本份,作者卻把我們塑造成投考懲教工作就是為了虐待在囚人士,而他自己就是亂世英雄,唯他獨尊,這持平嗎?是社工應有的操守嗎?我們亦是香港的市民,同樣需要公平的對待,別把我們放在沒有法碼的天秤來炒作。不然令人懷疑現時有多少社工跟文章作者的水平一樣,違反操守犧牲服務對象的福址去包庇罪惡,最可笑的是猜測我們會同流合污,簡直匪夷所思。本會強烈要求作者立即將所有案件轉介警方調查,盡快還懲教人員公道。

本會奉勸讀者,特別是年輕一代日後慎思是否再找作者這類所謂社工協助,若讀者們不幸遇上事故、侵犯等經歷,慎防他會借你的經歷在香港 01 再次懺悔,而非協助你報警。遇上這樣的社工,實在是不幸中的更不幸。當然樹大有枯枝,我們深信絕大部分社工都與懲教人員的使命一致,在不同崗位默默耕耘為市民服務。借事故或服務對象進行政治抽水的,應該是萬中無一

迷失的北斗星,像被吸進政治的黑洞。北斗星,夜空正呼喚著你,等著你歸位指引人們的方向 。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