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76誤當100】「教育心理學家」評估出錯 累學童遲求醫

最後更新日期:

對學生及家長而言,針對特殊教學需要(SEN)的評估和治療,多等一個月都太久。

小二的心心(化名)平日學習、做功課、玩遊戲,都較身邊的同學慢,成績追不上,同窗灼人的目光教心心壓力超負荷,甚至抗拒上學。母親看在眼裡,想到一個微小願望:可否讓心心加時作答,完成考試?

偏偏願望卻遙不可及。心心的母親付數千元聘私人執業的「教育心理學家」,希望得到專家建議,為女兒加時考試,結果其資歷及評估均不獲教育局承認;「專家」更錯將屬IQ76「有限智能」的心心,評為IQ100、智力正常,家長的假希望被撕碎一刻,如被推進深淵。

心心小時候曾被評為發展遲緩,數年前於主流小學讀小二時,學習問題愈見明顯:「心心每日要5、6小時才完成功課,抄一百幾十個字都要2小時⋯⋯很慢,考試無可能寫得出。」母親Sue指,心心成績經常徘徊於合格邊緣,她亦對此十分介懷,面對學業的巨大壓力,曾一度壓力大得肚痛嘔吐,不願上學。

周錦強的評估結果出問題,令心心母親空歡喜一場,亦令心心多等逾一年始可接受合適治療及轉介。(潘思穎攝)

自稱專家 律師樓做評估

後來,Sue得悉根據教育局指引,獲教育心理學家或臨床心理學家評估確認為SEN的學生,可向校方申請延長考試作答時數、放大考卷字體等調適。由於心心學校社工指,輪候教育局專家評估最少需1.5年,Sue遂於朋友介紹下,找到自稱教育心理學家的周錦強替女兒做評估。「當時係想學校俾佢加時考試,因為佢做得慢。」

相關文章:【IQ76誤當100】心理學家資歷不盡不實 專家斥政府零監管肇禍

屬有限智能的心心於學業上難以追上同齡同學,於沒有調適的情況下,成績經常徘徊合格邊緣,令她壓力大增。(潘思穎攝)

Sue憶述,周錦強自稱為香港心理學會副院士,於紐約從事同類工作多年,又曾出示其「紐約教育部認可教育心理學家執照」號碼:「他說已退休,只為幫朋友,收費較坊間其他教育心理學家便宜近半,因朋友指自己的兒子都找了周做評估,所以便相信他。」

此後周錦強分別於律師樓及會計師樓,替心心進行了兩次各1.5小時的評估。首次見面當日,周問及心心的背景後,便單獨與心心做評估。約兩週後,周交出一份中文寫成的評估報告,當時他未有詳細解釋評估內容及報告,亦無說明心心應否獲得調適,卻指心心智力正常,IQ100分,「工作記憶」具「優異能力」,較同齡小孩更好,指她「俾點心機就得,會上到大學」,著Sue放心。Sue頓時放下心頭大石,又請周提供建議以幫助心心,周卻推說:「繼續做就好貴,只要俾多點耐性,要睇多點書。」

周錦強為心心進行的評估報告遭教育局拒收,Sue始首次知悉周錦強的資歷不獲認可。(梁鵬威攝)

教局拒收報告 揭發結論出錯

Sue及後將報告交回學校,校方卻拒收,Sue憶述:「學校話周錦強沒有註冊,不是政府認可的教育心理學家,所以教育局不會接受這份報告。」為免對測驗內容的記憶影響結果,心心需多等至少1.5年,才能接受第二次評估等候期間學校亦沒有提供調適。

可惜年半後的評估,卻帶來另一個打擊。教育局的教育心理學家評估後,發現心心智力只有76分,屬有限智能,較周錦強的評級下跌兩級,與70分以下的「低弱智能」組別更接近。評估結果較預期差,Sue難以接受,更連夜失眠:「我覺得精神上係傷害,以為女兒沒有問題,更開心了好一陣子,等了這麼久,兩份報告結果卻差別如此大,好似期望落空。」

專家:評估報告問題層出不窮
記者翻查周錦強宣傳時公開的資歷,發現當中有不少失實之處。而曾任職葵涌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的資深臨床心理學家潘麥瑞雯細閱相關評估報告後,亦直言周進行的智力測試評估與教育局的相比「落差相當大」,「工作記憶」評分更相差4個等級,情況罕見。她直言周錦強的報告「幾乎每部分都有問題」,報告結論代表性成疑。

資深臨床心理學家潘麥瑞雯批評周錦強的評估報告錯漏百出,推斷他徒有評估工具卻不懂使用。(梁鵬威攝)

直頭唔知佢(周錦強)做緊乜!
資深臨床心理學家潘麥瑞雯

潘麥瑞雯指出,周錦強沒有列明使用了何種版本的智力測試,評估結果或因而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即使是不同詞語解釋、處境分析,在不同語言文化下會有差異,例如廣東話和普通話的用字已經不完全一樣。而智力測試要以相同成長環境下、同齡的人比較才有意思。」她明言,為本地兒童做智力測試,必須使用以廣東話及香港作基礎及背景的「韋氏兒童智力量表-第四版-香港版」。負責批出該量表的香港心理學會,則表明從未批准周錦強使用該量表。

教育局:可信性成疑會拒收

教育局拒絕評論個案,但表明局方只在心理學家的報告質素或可信性成疑時,才會考慮不接受相關報告,發言人又表示,如評估運用的評估工具、建議等不清晰,局方會與學校、家長,甚至有關心理學家聯絡。局方承認香港沒有法定的心理學家專業註冊或執業認可制度,又指根據2015/16學年的資料,轉介給校本教育心理學家的個案,約九成於四個月內獲得評估。

周錦強一度指手上的評估工具是委託前東家越己堂購入,及後又改口稱是向越己堂借用;惟越己堂對兩個說法均予以否認。(吳少峰攝)

測試工具由前東家越己堂提供。
周錦強
從未提供相關測試工具予周錦強,考慮追究事件。
周錦強前東家「越己堂」發言人

辯稱前東家提供測試 遭否認

記者早前到周錦強於屯門執業的教育中心查詢,對於評估報告遭拒收,及報告結論與教育局有重大差異,他僅表示自己是以專業方式評估,未能解釋差異原因。

他又承認現時不是香港心理學會會員,就他本人未有資格取得相關SEN評估工具事宜,他先表示早已獲教育局授權使用評估,並將授權信件交由他往日工作的教育機構「越己堂」,代為購買工具;不過越己堂發言人謝小姐回覆《香港01》時否認事件,稱機構內的教育心理學家均是自行購買評估工具,公司從未替任何人購買。

後來,周錦強又改口稱測試是從越己堂借來的;然而越己堂發言人同樣否認,更表明從未向周錦強借出適合評估本地小學生的智力測試,「測試是跟教育心理學家本人的」;又表示從未向任何人借出任何讀寫障礙的評估工具,懷疑周錦強自行複印取走使用,表明若有進一步證據將追究事件。

雖然評估報告曾遭教育局拒收,惟周錦強現時仍於屯門執業,繼續收錢替學童做學障評估,職員更指報告「可以呈上教育局」。(吳少峰攝)

有專責統籌SEN相關事宜的小學教師亦坦言,教育局因評估者資格等各種原因,而將報告「打回頭」的情況不算罕見,「近日交上教育局的20份評估報告中,就有2、3份打回頭」;該校校長更表示,若非接受訪問,也不知道「原來心理學家冇法定註冊制度」,故過去無意識要提醒家長小心。

一直關注特殊教育議題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香港並無法律禁止他人訛稱教育心理學家,家長難以揀選合資格心理學家。(資料圖片)

覬準家長心急 渾水摸魚亂評估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現時輪候教育局評估需時,加上學童等候期間未能取得學校調適,要繼續應付不符合能力的工課量及考試模式,足以打擊學童自信,同時影響家庭關係,「令小朋友及家長好徬徨」,部分便會因而光顧私營評估服務。然而,香港並無法律禁止他人訛稱教育心理學家,以致只要是「有門面、有人脈」就可執業,家長更易「中招」。

香港心理學會教育心理學部會員兼港大心理學系首席講師王潔瑩亦坦言,心心的遭遇並非個別例子,學會亦不時接到有類似的投訴,她批評政府一直無法定註冊制度規管教育心理學家資歷,亦無指引助家長揀選專業的教育心理學家,最終家長付出金錢和時間,卻換來錯的結果,學童遲遲得不到學校調適及相關訓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