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割禮——死亡也喚不醒的愚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國際培幼會

2016年,埃及一名17歲少女被迫接受割禮後感染併發症而不幸死亡,事件引起全球關注。對於生活在香港的我們,若有人說要硬生生從健康女性身上割下一塊肉,整個過程沒有麻藥,所用刀片不會經過消毒,實施者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一定會覺得這不可理喻,甚至是需要報警的罪行。但你又是否知道,在許多國家,女孩卻從出生的一刻,就註定要遭受這躲不過的一刀,要經受無窮無盡的精神和肉體痛苦。

即使不斷有女孩因為接受割禮而死亡,也無法阻止這種愚昧陋習的繼續存在。二月六日是「殘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日」,希望大家多關注這一問題,一起結束這令人震驚的女性苦難。

二億女性受殘害

「女性割禮」或「殘割女性生殖器」指「所有涉及非醫學原因,將女性外生殖器部分或全部切除,或對女性生殖器造成其他傷害的程序」。聯合國人口基金會數據顯示,全球至少有約二億名女童和婦女曾遭割禮。女性割禮多在嬰兒期至15歲間進行,在非洲西部、東部和東北部地區、中東及亞洲的一些國家尤為普遍,也發生在已從這些地方移居新加坡、美國、英國等國家的女孩身上。這種慘無人道的行為,殘害了女孩的一生。

在肯尼亞,割禮在許多社區盛行。現今16歲的娜卡沙想起九歲時被祖母強迫接受割禮仍心有餘悸:「房間十分昏暗,我非常害怕,想要逃跑,但是兩個女人牢牢按住了我。突然間我感受到錐心的劇痛,想大哭……幾分鐘後,一切都結束了,我十分痛苦……」

祖母卻非常開心,稱讚她的勇敢,並為她成為了真正的女人而自豪。「我身體的一部分未經我的允許便被切除了,沒有人問過我是否願意這樣。我的權利被侵犯了,我無法改變過去。為甚麼我要經歷這一切?」娜卡沙的眼裡噙滿淚水,盡是苦澀。

16歲的娜卡沙永遠無法忘記遭受割禮時的恐懼及苦楚。(作者提供圖片)

沒有益處 只有傷害

女性割禮有百害而無一益,會導致各種短期及長期的危害,包括劇烈疼痛、反復感染、不孕、分娩併發症、甚至死亡及增加新生兒死亡的風險。施行割禮時一般不會為女孩進行麻醉,所用的剪刀、刀片等原始器具更不會經過任何消毒,施行者也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就從女孩身上切下一塊肉來……這樣的畫面,對於生活在發達地區的我們來說好像恐怖電影一般觸目驚心。娜卡沙的質問也許正是千千萬萬少女的心聲,究竟是為甚麼,她們要遭受這血粼粼的切肉之痛?

傳統習俗和文化信仰是導致這種野蠻陋習難以杜絕的主要原因,例如人們認為女性割禮是女孩必須經歷的過程、是一種成年儀式,或可以保證貞潔,減少婚前性行為。另外,在割禮盛行的地區,即便父母不情願,也會受制於社區壓力及害怕被他人評頭論足而讓女兒接受割禮。

沃特曾為埃塞俄比亞的割禮師,為許多女孩施行割禮。在培幼會的宣傳教育下,她認識到割禮是對人權的侵犯,對自己過去的行為十分侮疚。(作者提供圖片)

結束割禮,刻不容緩

我們無法改變娜卡沙及其他兩億女性已遭受的苦難,但可以拯救更多下一代的女童。培幼會在社區內宣傳割禮的禍害,教育女孩及其家人反對割禮,並與社區領袖合作,改變根深蒂固的傳統思想;透過倡議活動,促使政府制定相關法律並確保法律得到有效執行;亦為已遭受割禮的女童提供心理和醫療支援。在為女性爭取權益的路上,男性的力量和聲音不容忽視,我們亦積極促使更多男性參與其中。

在埃及,有九成 15至49歲的女性曾遭受割禮,就讀於法學院22歲的貝歐姆卻對未來充滿信心,相信終有一日割禮會在社區完全消除。作為培幼會青年咨詢小組主席,他經常向同伴及他人宣傳廢除割禮的訊息。「人們不會無緣無故地改變觀念,我們必須讓更多人了解割禮及其禍害。上一代人也許很難改變思想,但是年輕的一代已不再固執己見,願意接受新觀念及作出改變。」

結束割禮,刻不容緩。從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做起,到改變一個家庭、一個社區、一個村莊,再到一個國家。我們相信只要共同努力,終有一天,再沒有女孩活在割禮的陰影下。

培幼會在肯尼亞與備受尊敬的社區領袖合作,攜手改變社區的傳統思想,終止割禮等陋習。(作者提供圖片)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所有圖片由作者提供,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