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遊記來稿】雅典的非傳統景點——塗鴉

(作者提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林鈞浩

一月初在希臘首都雅典停留約十天,除了欣賞她的歷史建築和佩服她二千多年前建立了民主政治制度外,也十分喜歡城市內無處不在的塗鴉。

我們過去六個月漫遊了十多個國家,雅典應該是塗鴉「佔領率」最高的城市。無論是公共設施(交通工具、公園、政府辦公室)、私人建築物(住宅大廈、超級市場、車房、餐廳、咖啡店等的捲閘),以及從市區去機場的高速公路旁的防撞防噪音設施等,都塗滿了創作。

雅典到處充斥着塗鴉創作。(作者提供)

塗鴉內容多姿多彩,有圖畫有文字。遺憾沒有機會向本地人詳細了解其中內容。不過看得懂的其中一張是:No Borders;誰是作者,似乎不言而喻。他/她應該是想表達希臘應該歡迎移民[1]

雜誌上說,塗鴉已經成為這個城市意識形態之爭的「戰場」。無論是親歐脫歐、支持或反對移民者,都可以公平文明且不流血、以創意方式表達意見。我不清楚這是政府容許的,或是市民的違法行為。但既然這已是到處可見,而且基乎沒有看到「反塗鴉」(即以另一層塗鴉去遮蓋原來的塗鴉)、或政府「清理」的痕跡,所以這也應該可以理解為一種政府與市民默許的表達制度。

塗鴉隨處可見,或反映政府與市民默許這種表達方式。(作者提供)

雖然接觸到的希臘人部份對國家前景悲觀,但當看到塗鴉,我卻覺得這樣一個充滿生命力、創造力、包容的社會,是挺有潛力的。當一個城市展示出的「公共空間」廣大,即表示市民可對社區建設的參與性很高。

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塗鴉是雅典政府容許的,那我覺得這也是個聰明舉動,因為塗鴉者的作品倒是替政府省了不少改善市容的資源。而且由於主題多元,這樣的風景,是雅典人民送給外國人的一張最有特色、最不可替代的名片。

當雅典這種多元化有生氣的塗鴉已成為市容的一部份,再看看其他地方的政府家長式地管治時,真希望雅典這些非傳統景點背後所承載關於市民與政府的契約、公共空間的理解和使用的經驗,可以讓世界更多地方借鑑。

 

[1] 根據聯合國1月底的數據,希臘現時收容了超過19,000名來自中東、中亞及北非的難民。這些難民主要居住在首都雅典及幾個靠近土耳其的小島上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