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尼亞.遊記來稿】親臨現場,才真正意識到內戰之恐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風起了

有否想過,香港境內可能會發生內戰?

早陣子到巴爾幹半島的波斯尼亞旅行,旅程給我許多啟發與反思,原來戰爭離我們不遠,也不一定發生在落後或民智未開的國家。

出發前,跟身邊朋友談及波斯尼亞,很多人都不認識這地方,甚至不知巴爾幹半島所在,聽我說起那裡內戰的歷史,以為那是蠻荒之地,或年代久遠之事,其實不然。

位於南歐的波斯尼亞從前屬於南斯拉夫共和國,聯盟解體前曾經是個大國,在國際政治舞台上舉足輕重,特別是強人鐵托在位時,國力比許多同時期的社會主義國家都要強盛,人民生活不算富裕,亦屬安穩。

1984年,首都薩拉熱窩更成功辦過冬季奧運會,舉國歡騰,那時候沒有人想到,這個人民對未來滿懷憧憬的國家,十年後竟變成人間地獄,爆發了歷時三年多的圍城戰爭。

原來人要像路西法般墜落,並不是你所想的困難。

1984年,薩拉熱窩成功舉辦冬季奧運會,誰會想到十年後竟變成人間地獄?(作者提供)

+3
+2

假如我說香港有天亦可能發生內戰,你會認為我在危言聳聽,但當殺人不用坐監,頭上還會添上一個愛國光環的時候,你想,情況又會如何不同?

遊覽薩拉熱窩期間,我一直在想,92年內戰的戰場到底有多大?為什麼事隔多年,那些戰時被摧殘的建築,仍然未被修好,或是乾脆拆除?人們每天經過目睹,不會覺得難受嗎?直至親臨現場,我才恍然明白,答案簡單卻又令人意外:

太多,滿街都是,如何一一修補?

我從首府乘巴士往另一城市莫斯塔爾,沿途風光秀麗,但我卻沒心情欣賞,吸引我視線的,總是那些外牆上滿佈子彈孔的建築,三小時的車程,未曾間斷,雖然戰事已完結廿多年,但置身其中,仍然令人不寒而慄,觸目驚心。

試想像一下,如果香港境內的客家人跟潮州人打仗,你想,戰場會是在那個地區?

對,是整個香港。

當日波斯尼亞戰爭,正是兩族人之間的衝突,然而他們從來都並非楚河漢界,而是一起共處生活。從前一同上班上學,就坐在身旁的同事同學,一夜間卻變成仇敵,當戰爭爆發,可以以正義之名殺人、強姦、搶掠、毀壞之時,那些得罪過自己,平日對他恨之入骨的人,會有什麼下場?結局可想而知。

旅程中,我大膽地追問波族的包車司機,現在兩族人民的關係如何,他語帶溫柔,像安慰我般回答,他們大致和平共處,他認為有七成的塞族人都是善良的……我心反而一沉,原來30%的壞人,已經足夠毀滅一個城市……

香港人這幾年目睹政治的黑暗,社會環境急速惡化,我們親身體會到人性之醜惡。我再問:你真的認為香港不會發生戰爭?

中港矛盾愈演愈烈,誰敢擔保衝突會升溫至什麼程度?鼓吹「民族主義」,千百年來一直是當權者操控人民的手段,用以達成某些政治目的。當我翻開書本,重讀東西方的歷史,一場又一場血腥殘暴的鬥爭、人禍,再對照今日的政治局面,總是覺得似曾相識。

黑格爾的名句,大概你也聽過: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

是以,在這個人人爭著認祖歸宗,或強調自己本土身份的年頭,我不想做中國人,也不想做香港人,只想做個地球人,一個簡簡單單,有人性、有良知的地球人。

然後,我會為自己的腦袋負責,捍衛那份每個人都應該追求擁有的客觀、理性、獨立的思維,寸步不讓,不為世俗、潮流、傳媒或當權者所侵蝕。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