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是蝸居】韓國地獄考試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韓國蝸居主要有三大選擇
考試院、屋塔房、半地下層
三者中我選了半地下層

半地下層一般透光度不高,有小窗已經是較好選擇。(作者提供相片)

半地下層可理解作地下室,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用作防備北韓突襲時作避難用,久而久之變成了有利可圖的租用空間。半地下層空間相對闊落(但仍不足二百呎),有小窗一隻但不太透光,有時不知天昏地暗,遇上夏天潮濕天氣,不但牆壁容易發霉,而且還會有昆蟲。

香港人對屋塔房的認識,可能來自朴有天主演的韓劇《屋塔房王世子》,即是我們的天台屋。可以想像,屋塔房最大缺點是冬冷夏熱,要支付昂貴冷氣費及暖氣費,韓國的冬天氣溫低達零下十幾二十度,試問沒暖氣怎生存?有年輕人為節省暖氣費,寧願在房內搭建帳幕、開暖氈睡覺保暖。

在韓國租屋除了月租,一般還要付一筆保證金,界乎三百萬至五百萬韓圜(即兩萬至三萬五港元),因房間的大小及位置而異,大部分半地下層及屋塔房均要支付保證金。一般年輕人未必負擔得起,結果只有考試院可選。

考試院環境惡劣,卻成為不少韓國年輕人的選擇。(網上圖片)

「考試院完全不是人住的地方!」

30歲的林赫有這樣的評價。對的,顧名思義,考試院是個「溫習空間」,不到一間100呎的空間,一張書桌、一張床,廁所共用。

「考試院是個很狹窄的空間,窄得把腿張開都有困難,沒有窗隔音亦都很差,有窗的房間再貴一點。」

考試院是七、八十年代集中準備司法考試的韓國人暫住的地方,現在成為年輕人的蝸居,寬敞的考試院亦增加不少。為了投考公務員,林赫由距離首爾三小時車程的家鄉禮山搬到這裏。雖然不用繳納保證金,但每個月租卻要花了他二千港元。

住了幾個月考試院,忍受不了那裏的環境,他搬到有大媽打理兩餐的「下宿」,生活環境好一點,但每個月要多付26萬韓圜(近千五港元),唯有減少出外消費,集中準備考試。

其實和林赫一樣,不少在其它城市出身的年輕人,都會選擇到首爾或京畿道首都圈一帶找工作或者讀書。全韓國有一半的人口都窩在這裡,青年失業率高,找工作難,又背負著沉重的學生貸款,帶著港幣一、兩萬元來到首爾,蝸居選擇可有多少?

居於以上三類房屋的年輕人,均被歸納作「住屋貧窮層」,據統計,這類年輕人在首爾接近五十萬,佔整體青年人口兩成。

可能你會問:「做乜要攞苦嚟辛?」首爾始終是大城市,工作機會相對較多、而且著名的學府都在首爾,年輕人來這裏,都是為了找一個機會。

所以最近年輕一代都形容韓國為「헬조선」,即英文地獄(hell)加朝鮮,相信不用多解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