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度度都有:香港和希臘的廢青朋友

相片由作者提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單只香港,全世界都一樣,社會一旦富裕起來,我相信,100年後非洲贊比亞也會有廢青。
胡頁一

相片由作者提供

21世紀的廢青,可能不只是游手好閒,好食懶飛,無所事事,和十日唔沖涼,現代廢青的表情和心底深處,可能還多了一種「係政府同社會欠我」嘅理所當然。

阿媽陪見工 做一陣走人

朋友在香港開麵包工場,想請年輕學徒,萬一蚊個月,周休二日,包兩餐,仲有勤工獎,但長期請唔到人。做得最長嘅係一個27歲的年輕人,做咗超過半年。有一天到麵包工場探朋友,全場只有一個學徒返工。朋友以一副「好奇咩?」嘅眼神回應我。

原來現在的年輕人用 Hello Kitty 信紙寫 resume 唔係講笑唔係誇張,朋友面試麵包學徒的時候,唔少係阿媽嚟埋陪in,中學讀邊間,之前有冇做過野,全部阿媽代答。咁都敢請,不是朋友藝高人膽大,是真的很難請人,通常做兩個星期之後,就會消失一星期,然後阿媽打電話黎話:「唔做啦。」

我有時候會想,是不是自己離開香港久了,不曉得香港富裕到這樣的程度,後生仔唔做嘢都開到飯,個個屋企幾百萬未開頭。還是這些被社會標籤為廢青的年輕人,對人生和每天的生活本身,都沒有慾望沒有理想?

相片由作者提供

廢青度度都有,歐洲可能更嚴重。

我們在希臘工作的時候,如常聘請了好一些本地人,當翻譯或production assistant。希臘的青年失業率長年高踞百分之四十以上,但請人卻一點都不容易,最後找到一個說流利英語和希臘語的,我們都叫他Costi,在英國唸大學,失業已經5年。面試冇帶阿媽嚟,第一二天工作也有紋有路,第三天,出事。

當天早上是07通告,全世界ready,等佢。所有rundown同受訪者地址都在他手上。10點,Costi 掛着兩個黑眼圈出現,沒有說對不起,只說了一句:「唔掂,我真係好眼瞓,俾3歐元我買杯咖啡先吖。」Costi 替我們工作之前是零收入,上工第一天就要求先出糧,明明冇錢,但日日都要飲 4 杯咖啡,又要食高級煙草做既捲煙,一天就抽掉兩包。

飯都冇得開仲飲咩咖啡食咩煙,我心想,買個希臘三文治Gyro好過啦,1.5歐就已經好飽。Costi 的想法,是很典型的希臘人的想法,辛辛苦苦去打工,又搵唔到幾多錢,不如日日飲咖啡曬太陽好過啦,反正真係好唔掂,屋企阿媽日日都會煮飯,餓唔死。Project 完咗,Costi 半年之後 email 畀我,問我亞洲係咪真係好好景,想嚟做嘢,之後又係冇咗下文。

我唔想好似自己係死老嘢先覺得廢青廢,什麼教育制度出了問題,特首出了問題,土地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不單只香港,全世界都一樣,社會一旦富裕起來,我相信,100年後非洲贊比亞也會有廢青。

他們身處一個餓唔死嘅年代,如果今日冇得痴阿媽住,唔食唔着,每個月都要死7000蚊出嚟租劏房,否則瞓街,會唔會積極啲?我常跟 Costi 說,人工低啲都做啦,流下汗,出下力,體驗下自己搵食嘅快感,會比日日匿埋屋企打機開心好多。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