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朝鮮局勢,日本人應該趁機克服「和平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期以來享受和平環境的日本人已經把和平的存在和來臨想得當然,缺乏應有的危機意識,從而在關鍵的時刻——國家有可能陷入國家安全危機的時刻無法抱有應有的認識,做出應有的行動。
加藤嘉一

日本人普遍缺乏危機意識,到了涉及國家安全的關鍵時刻便顯得特別憂慮。(視覺中國)

“在日本國內,圍繞朝鮮半島的危機意識逐步升溫,我能強烈感覺到。但願日本人長期以來陷入的‘和平病’之弊端不會暴露出來”,4月上旬,我平時有合作關係的一名住在東京的電視製片人通過郵件對我這樣說。

近日朝鮮半島日益緊張的局勢不言而喻,無論是朝鮮本身的核武器開發進程還是特朗普總統對解決朝核問題的立場和態勢,作為朝鮮半島的“鄰居”和美國的盟友,我強烈地感覺到,日本國民對於自己安全的國土和安寧的生活方面越來越感到擔憂,覺得有可能被威脅。

上周,我跟一個同歲,住在東京老朋友聊天,得出一個共識:

其實,我們出生(1984年)到現在,從來沒有感覺過這種國土安全方面的危機感。假如美國真的對朝鮮實施先發制人,作為報復行為,朝鮮對日本——美國的盟友反擊,朝鮮的導彈是可以到日本的,那麼,我們都有犧牲的可能。

我深信,最近,尤其是關注政治、外交、時事等日本國民比較普遍地持有這樣一個被危機感綁架的認識。至於本文開頭引用的電視製片人提到的“和平病”,據我理解,指的大概是,長期以來享受和平環境的日本人已經把和平的存在和來臨想得當然,缺乏應有的危機意識,從而在關鍵的時刻——國家有可能陷入國家安全危機的時刻無法抱有應有的認識,做出應有的行動的狀態。

4月11日,日本外務省針對前往韓國旅行的本國國民發表了《注意事項通知》,稱“目前,韓國不是立即影響在韓法人安全的狀況,警告危機的資訊也沒有出現。但另一方面,由於朝鮮方面反復實施核子試驗和彈道導彈發射,我們就再次發表這樣的通知。請大家繼續關注關於朝鮮半島局勢的資訊”;“打算住在韓國,或前往韓國的人,以及已經在韓國的人,請關注最新資訊”;“如我們從前請求的那樣,在韓國居留的時間不到三個月的人,請註冊在外務省海外旅遊登錄網站,超過三個月的人請向外務省提出‘在留’申告”。

其實,坦率地說,這種政府自上而下的通知,我們國民平時是不怎麼關注的,覺得這些均是政府渴望自保,說不好聽一點,想逃避或轉移責任的產物而已,國民對此也產生一定的厭煩感。不過,我注意到,這次大家對此的反應有所不同,把這次的通知視為圍繞日本國家國土之安全的局勢真的要發生變化,危機有可能發生,生命安全有可能遭遇威脅的信號。這幾天,日本媒體也不斷地報導關於朝鮮方面動態,以及美國的政策、中國的對策等情況。國民的關注和意識就更加明顯和強烈了。

朝鮮15日舉行大規模閱兵式,向外界展現武力。(視覺中國)

據報導,4月16日(星期日),朝鮮的彈道導彈發射失敗。之前國際輿論預測並警惕的,朝鮮有可能趁大節日(金日成誕辰105周年)實施第六次核子試驗暫時也沒有發生(當天,日本政府發表聲明表示“我們堅決不能容忍朝鮮不斷的挑釁行為,已經做出了嚴正的抗議和強烈的譴責”)。包括我在內的不少日本國民應該是鬆了一口氣,因為,我也跟朋友們聊過:“假如朝鮮此刻搞第六次核子試驗,美國對此進行軍事反擊,真的有可能發生一場戰爭,日本也務必被捲進去”。畢竟,出生於戰後的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已經發展到一定水準之後出生的我們這一代對“祖國被捲入戰爭”的場面是毫無概念的。不過,上一個週末,不少日本國民確實是觸摸到了這類場面的概念,並使得這一概念徘徊於自己的腦海中。

這一新的感覺和認識,是不能以好壞的標準來衡量的。它更多意味的是現實(reality)。不過,作為一個關注國際問題的日本人,我認為,世界和地區局勢仍然,甚至日益緊張和複雜的今天,我們活在這樣一個時代,是需要克服“和平病”,應該提高國家安全意識,學習國家安全知識,持有應有的憂患意識和防備知識的。至少肯定的是,我們不能以平時泡溫泉的狀態面對當前及未來的內外環境。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