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回應Sheeta:廣東話在內的方言,並沒有完全退出新加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有一個不太實際的期許,就是香港做個榜樣,讓新加坡政府可以放寬對於方言的限制。那就是,港人講廣東話的當兒,能夠掌握流利的普通話和英語。因爲,唯有這樣,香港才可以說服新加坡,方言是不會影響學生學雙語的語言,進而達到開放香港電影在方言上面的限制。
吳勁憲

(《一念無明》劇照)

文:吳勁憲

拜讀了旅居獅城港女Sheeta在五月九日的【廣東話在新加坡:如果睇《一念無明》無曾志偉把米奇老鼠聲……】一文,首先感謝她在過去的“新加坡華語電影節2017”買票支持,並且出席這場獨立華語電影的盛宴。

她在文章提出對於配了普通話的香港電影,在新加坡放映的現象,也道出獅城雙語政策的個人看法。衹是,一名香港網友在文章發表後,在留言處發飆了“乜新加坡咁on9既”的回應,加上Sheeta‘一刀切’式地批評獅城方言政策,少了讓香江讀者知道爲何香港電影受到如此的語言對待,我就在這裏補充一下方言在新加坡的近況。

其實,港人在2012年以後,‘誓死擁護’廣東話這個語言,並沒有在新加坡完全地消失。自1983年開始,獅城的公共電視禁播廣東話版本的無綫和亞視連續劇後,廣東話出現的空間,限制在私人的領域裏。也就是說,城裏的民衆可以買廣東流行曲的唱片,在電影節買票看來自香港的電影。而無綫和亞視的連續劇到了後期,也可以在播映期間,播出原音的主題曲和插曲。

新加坡人仍可買廣東流行曲唱片。(視覺中國)

再來,在2003年於香港和新加坡肆虐的沙士期間,新加坡政府推出了方言宣導片,以粵、閩、潮、瓊、客五種方言,為長者講解那段時間,如何去對抗那可怕的疾病。自前年開始,政府委托了一間電影製作公司,先拍攝了一組方言MTV,兩個系列的方言連續劇《吃飽沒?》,再找港人熟悉的梁智強導演為班底,推出兩個系列類似《歡樂今宵》的方言綜藝節目《歡喜就好》。這些節目都是以銀髮族為對象,以他們熟悉的語言,講解在生活的大小事遇到困難的話,可以從那些公共機構取得聯繫和協助。雖然,有長者在連續劇開播期間,反饋說節目播映的周五中午十二點檔期,正值上班期間不能觀看。但是,在局部開放方言的時期,這些節目對於方言的公共空間而言,算是很大的突破了。

方言綜藝節目《歡喜就好》。(節目擷圖)

另外,由陳子謙導演監製,將聯合其他導演推出一組五部短片。這些短片找來了來自五個不同籍貫的導演,拍出自己所屬的方言短片。這組片子是爲了配合本月二十三日開幕的新加坡華族文化中心而推出的。

所以說,包括以廣東話在内的方言,並沒有完全退出新加坡的舞臺。

至於爲何方言在新加坡的空間縮小了,我在這裏就不重複獅城的“講華語運動”和李光耀先生之間的關係。這些資料,都可以在網絡找得到。

好了,講了這麽多,大家會問何時香港電影,尤其是有豐富商業元素,能夠以原音的姿態登陸新加坡呢?據我的估計,不會在短期之内。主要是官方認爲,新加坡人民一旦掌握英語和普通話的優勢,對於世界的看法,比起像香港的單一粵語環境,來得更加豐富。以這個思維來推斷,就可以知曉,愛看香港電影的我,還得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出發到馬來西亞的新山,冒著長長的過海關的人龍,以及畫面可能被刪減的兩大元素,看講字腔正圓廣東話的香港電影。這一點是Sheeta在她的文章中,沒有對讀者朋友講出來。

其實,我有一個不太實際的期許,就是香港做個榜樣,讓新加坡政府可以放寬對於方言的限制。那就是,港人講廣東話的當兒,能夠掌握流利的普通話和英語。因爲,唯有這樣,香港才可以說服新加坡,方言是不會影響學生學雙語的語言,進而達到開放香港電影在方言上面的限制。但是,香江正在陷入‘普教中’和捍衛粵語的爭議當中,香港人衹有靠廣東話來表達自己的情感。加上,新加坡方面也出現了,當地年輕華人子弟,不包括來自中國的新新加坡人,華語水平低下,不愛普通話和華文,熱愛西方和韓國流行文化的現象。

所以,來新加坡居住工作的香港人,要有心理準備看北京腔配音的香港電影了。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