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學運】少女像佔領運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看到日韓達成協議的消息,覺得很不忿,覺得韓國政府委曲求全,於是就站出來,「我覺得若果我們離開,少女像就會被移走,出於這份不安感,令我決定繼續留在這裡,因為不守護便會失去。」

坐落於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對面,象徵慰安婦的「少女像」。

日本駐韓國大使館的對面,一個銅像靜靜地坐著,韓國人稱之為「少女像」。少女像的存在,主要是時刻提醒日本,必須正視慰安婦問題對韓國人造成的傷害,承認責任及賠償,銅像設立5年以來,一直是日本人的眼中釘。

無懼寒潮捍衛少女像 大學生化身守護者

自韓日兩國就慰安婦問題達成協議,有日本傳媒報道,日方支付100億韓圜予韓國的「慰安婦基金」,條件是移除大使館對面的少女像。一班韓國大學生於是挺身而出,發起一場佔領運動,捍衛少女像的尊嚴。

一月是大學生的寒假,剛巧遇上幾年一遇的寒潮,連續一星期處於零下15度的低溫,體感溫度更低至零下30度,但無損一班大學生的決心,在這裡露宿,希望逼使政府宣佈協議無效。市民紛紛自發送上物資聲援學生,此情此景令人聯想起佔中。他們憑堅毅意志撐過寒潮,總共佔領了63天,媒體稱他們為「少女像守護者」。

「寒冷天氣當然難熬,但深宵時份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大家有著共同目標,互相激勵,不難撐過了。」有份參與的吳同學說,中學課堂不怎樣談慰安婦問題,後來自己找資料看,越看越憤怒,「我們國家的警察,居然在守護日本大使館,我覺得很荒謬。」

的確,韓國法例規定,外交使館外100米範圍禁止示威,所以警察有權執法;但面對龐大輿論壓力,又不能貿貿然清場。然而這裡也是固定示威場地,由1992年至今,每逢星期三早上都有團體集會,促請日本政府道歉及賠償,至今已達1200次。

大學假期結束 學生堅持留守

三月寒假結束,同學們都要重返校園,無法繼續作戰,無奈地宣佈佔領行動結束。22歲的韓妍智感到憤怒:「我覺得三月撤退是說不過去的,大學生連續60多天冒著低溫留守,目的是甚麼?就是要日本承認責任,廢除協議,所以這場戰鬥不能停止!」

於是她宣佈一人留守這裡,再佔領多1個月。妍智不肯透露自己的主修,只說自己現在休學中,本來並不關心慰安婦問題,後來看到日韓達成協議的消息,覺得很不忿,覺得韓國政府委曲求全,於是就站出來,「我覺得若果我們離開,少女像就會被移走,出於這份不安感,令我決定繼續留在這裡,因為不守護便會失去。」

問到她的父母是否支持,她只淡然拋下一句:「我想他們應該會明白我。」事實上,大部分父母都不反對佔領,只是抱有不太想自己子女捱苦的矛盾心態。

韓國政府否認有計劃移走少女像,主張這銅像由民間團體設置,也應該由民間團體出手解決。有民間組織則製造大批小型少女像,讓大家放在家中,擴大守護少女像行動的規模。

【編按:相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