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學三子判囚.來稿】討論前先做功課 你要知的九件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YH

作為一篇懶人包,廢話不說,直接正題。

1. 其實發生什麼事?

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因為在2014年9月26日牽頭衝入公民廣場,被控非法集結和煽動他人非法集結兩條罪。原訟庭去年輕判之後律政司不服上訴,上訴庭在8月17日加重判刑,分別入獄6至8個月。

2. 是否政治打壓?

就算檢控出於政治動機,最終如何量刑還是看上訴庭的決定。看不到有原因我們可以說,連法官的判刑也是出於政治動機。

至於律政司是否在政治打壓呢?路透社引述香港政府中人說,律政司的檢控官原本接受判社會服務令,不打算上訴,是袁國強推翻了他們的決定,堅持要告到坐監。

3. 上訴庭為何有權加刑?

案件審訊是原訟庭的工作,比起上訴庭更加清楚來龍去脈、案情細節,所以除非原審法官犯了原則性錯誤,一般來說上訴庭都不會干預。

要覆核刑期,也不是一個法官說了算。例如今次案件是由高等法院上訴庭3位法官一同下決定,主要撰寫判詞的是法官潘兆初。

4. 那麼原訟庭有否犯錯?

原審法官去年判周永康緩刑,黃之鋒及羅冠聰社會服務令,理據主要有兩個。一是不算很暴力,二是動機良好,出於政治理念。

但法官潘兆初認為,原審法官其實未真正判斷三子是否有預謀使用暴力,這樣就輕判是犯了原則性。上訴庭認為三子有預謀使用暴力,而且是「非常暴力」,所以決定重判。

5. 上訴庭為什麼說三子「非常暴力」?

法官潘兆初指出,公民廣場關了閘,亦有警員和保安員把守,黃子鋒等三人仍然號召支持者衝進去,唯一的可能就是使用暴力。即使辯方指出,他們沒有預計過要用暴力,過往的經驗是警方不會實質阻撓,但法官咬定這樣一定會衝突。

說到底,關鍵仍然在於三子是否「非常暴力」。(資料圖片/吳鍾坤攝)

6. 公民抗命不是就能網開一面嗎?

可以,只要不涉及暴力。原審法官正是因為三人出於政治理念,予以輕判。上訴庭在判詞中指出,一旦涉及暴力,自認為動機多麼崇高也好,都不是有力的輕判理由。所以說到底,關鍵仍然在於三子是否「非常暴力」。

7. 雙學三子可以再上訴嗎?

可以上訴到終審法院。但終審法院處理的是「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或「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受理的門檻很高,刑期覆核很少受理。其中一個可用的上訴理據是,指出原審法官已判斷了三子不暴力,但上訴庭卻重審了這個事實判斷,干預因此不合理。

8. 不想坐牢是否不負責任?

有些人批評三子又要威,又不肯接受法律制裁,甚至稱不上是公民抗命。但三子上庭受審,分別判了緩刑和社會服務令,亦都早已完成他們要履行的責任,又怎會是不負責任?不服的只是即時監禁這個量刑,在反對判囚。

9. 為什麼坐監的是學生,大人逍遙法外?

很多佔領運動的案件已在排期審理,包括佔中三子在今年三月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陳淑莊、邵家臻等都被起訴。雙學三子的公民廣場案較早審結,如果因此說犧牲的都只是學生,不見得公道。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