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社交宣傳的正義與不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上,本就沒有絕對的正義與絕對的不義。就像這個例子,自稱正義的政黨,利用不義的手法去宣揚正義的信念,最後得到一個他們認為是正義的成果。在這情況下,你怎能一口界定它是對是錯?
噗先生

(Getty Images)

立法會補選前,某天,女同事A看着Facebook說:「支持XX的人原來很多,實在意想不到。」

「那可能只是個假象。」我說。

在Facebook上看到的內容,都是由用戶的朋友發放。理論上,大家能夠成為朋友,背景、想法甚至政見都較為接近。所以,在Facebook看到的內容,都比較偏離客觀中立。

除了這個「organic」的因素,其實還有另外一個不為人道的原因,會導致這現象出現。

我接過她的手機,翻了翻Facebook上的帖子,問:「這個陳X,楊X生和鄭X真的是妳朋友?妳真的認識他們嗎?

她想了想:「不。我其實不認識他們。」

「那為甚麼妳會把他們加入妳的friend list?」

「好像因為他們是我幾個朋友的共同朋友,我也不肯定是否見過他們,所以他們add我,我便答應了。」

「這幾個人,可能是協助政黨宣傳的網絡打手呢。」我笑說。

細看她的Facebook上,有關支持某政黨的內容,超過大半,都是由這三位仁兄轉載。而這三位仁兄,除了政見外,甚少發表個人私生活的內容,所以我可以很合理地懷疑,這三位仁兄結交女同事A的原因,是為了政治宣傳

一般來說,政黨以Facebook作為宣傳平台,會開設一個專頁,並努力製作內容谷起粉絲的數量。但現實問題是,目前Facebook page的organic reach太低,一般不高於15%。即是說,假設政黨的專頁有1000個粉絲,真正接收到政黨宣傳內容的人數,可能不夠150人。

所以,另一種叫「點對點」的推廣方式便應運而生。方法是開設一些假戶口,去直接結交目標對象。一旦對方接受邀請,雙方結成朋友關係,打手就可以無止境地向對方貫輸政治觀念,而且保證百分百能把訊息傳送給對方,沒有上述organic reach太低的問題。

(電腦截圖)

「他們是五毛黨?」女同事A問。

「不,他們絕大多數是無償地為政黨做這些網絡宣傳,所以算不上是五毛黨。」

其實像這類「點對點」的宣傳手法,目前已經很流行,只是較少人留意到罷了。若然不信,大家可查一查自己的friend list,有沒有這些不停推政治post,但其實素未謀面的「朋友」。

女同事A有點好奇,這些打手由早到晚不停推post,整天在工作的人怎可能是無償呢?

我說:「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在做正義的事。」

「可是,當初他們成為我朋友的動機就不純正,如果他們認為自己是正義之士,就應該用正直的手法,宣揚自己的理念。」女同事A說。

我倒沒有跟她爭論下去的意思。世界上,本就沒有絕對的正義與絕對的不義。就像這個例子,自稱正義的政黨,利用不義的手法去宣揚正義的信念,最後得到一個他們認為是正義的成果。在這情況下,你怎能一口界定它是對是錯?

再說,我們做社交宣傳,所謂「負面宣傳」是必修科。過去傳統媒體的宣傳,一般只是宣揚自家產品的優點。但在社交媒體上,相比稱讚自己,揭對手瘡疤的宣傳手法似乎更容易讓網民留意啊。

「政治,從來都是result oriented 的遊戲,參與雙方,自然覺得自己是正義一方,要出征討伐不義的敵人。既然有正義的光環加持,手段的道德問題,已不在考慮之列了。」

我叫過那位喜歡捉老鼠的議員做「老鼠芬」,也叫過那位英語能力不好的男神做「痴根」。然而我沒想過自己已成了打手的獵物,因為我並不認為,正義會是如此廉價的一回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