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後裔浪漫背後:多女兵被軍官性騷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像尹明珠般,受到軍官父親過度保護的例子,不只純屬虛構,現實剛好與之反相。在韓國女兵美麗背後的哀愁,反而是禁之不絕的性侵犯案…而在本來為防止軍中性侵的「請說不」指南中,更出現「荒唐+方糖」的解救之法:「當上司將要對你進行性侵犯時,給他遞一杯咖啡,同時說,或許您對我有些誤會,或許大隊長掛念我的心情並不完全是件壞事,雖然您給予我很多幫助,但我還是有些不方便」……
許楨

徐大英真有其人,太太也是軍人,但現實中韓軍中的愛侶卻並不多見。(網上圖片)

筆者曾短暫留學的首爾延世大學,因為歷史久遠,又由美國教會開辦,留有不少西式古舊建築,成為《我的野蠻女友》、《假如愛有天意》等浪漫電影取景之處,並和附近的梨大、弘大多所高等院校,組成著名「三點一線」年輕人潮流消費區。

校園所在的地鐵二號線新村站,剛好在梨大、弘大兩站之間,平日就為少男少女所圍繞;近日,新村更因《太陽的後裔》的徐大英上士——707 太白特戰隊副隊長駕臨,而擠得水洩不通。

虛構的浪漫 真實的醜陋

《太陽的後裔》有兩條「特戰員——女醫生」愛情線,相較於男女主角劉時鎮、姜暮煙,包括筆者在內,不少觀眾對於更像軍人的徐大英、爽朗的尹明珠,心存好感。當中,劉時鎮、徐大英是軍中拍檔,駐外背景、執勤性質並無不同。然而,追蹤「太后」的朋友會發現,同樣是醫生,姜暮煙來自海星醫院,和一般民間醫生無異;而尹明珠卻是一名軍醫,與其身為特戰司令的父親,同為職業軍人。

現實中,韓國陸軍特戰司令部,也確有一位以武術聞名的徐大英上士;巧合的是,他的妻子也是一名軍人。然而,在韓國三軍之中,軍人愛侶其實並不多見。像尹明珠般,受到軍官父親過度保護的例子,不只純屬虛構,現實剛好與之反相。在韓國女兵美麗背後的哀愁,反而是禁之不絕的性侵犯案。眼前,隨着韓軍跟從美國潮流,讓更多女性進入軍隊第一線,如何處理日積月累的性犯罪案,已成為青瓦臺和韓軍司令的政治危機。

韓軍中性犯罪數字升幅驚人。(Getty Images)

性罪案急升 荒唐的女兵指引

根據韓國國防部公開資料,2010 年,被證實的軍中性犯罪有 56 起;2013 年卻倍增至 105 起;到了 2014 年,單單上半年就達 79 宗,上升趨勢無法遏止。在同一時期,19% 的韓國女兵表示在軍中受過性騷擾,而目睹同袍被性騷擾者,更達 28%。值得注意的是,騷擾女兵的男性軍人,遍及全軍;就比例而言,愈高級的軍人,騷擾女兵愈普遍——涉案的初級軍官,即尉官、士官各佔 14%;屬中級的校官佔 42%,而最高級的將官達 27%。

2011 年 9 月 21 日,韓國《中央日報》就女兵連續被侵害,訪問國會議員、國防委員會委員劉承旼。劉氏屬大國家黨,當時為總統朴槿惠支持者;他揭露,有旅團長對兩名女兵施暴,不只未受處分,反而是受害者被調職。派發給女性軍官的「生活指南」列明:

軍隊聚餐時,過於暴露的服裝容易引發性騷擾事件。盡量不要說挑逗性話語,不要穿華麗的衣服。

劉承旼認為,這形同將性犯罪責任轉嫁給女兵。

而在本來為防止軍中性侵的「請說不」指南中,更出現「荒唐+方糖」的解救之法:

當上司將要對你進行性侵犯時,給他遞一杯咖啡,同時說,或許您對我有些誤會,或許大隊長掛念我的心情並不完全是件壞事,雖然您給予我很多幫助,但我還是有些不方便。

面對社會和媒體的口誅筆伐,韓國國防部硬着頭皮向性侵宣戰,對海陸空三軍所有女兵作調查,以了解性犯罪實況,並作為進一步制定對策的依據,更新軍內落後的反性侵措施。

「野蠻女友」式女生在韓國社會不多見。(《我的野蠻女友》電影擷圖)

男女權仍失衡 野蠻女友實屬罕有

然而,軍中男女權力失衡也只是社會的縮影,而影視作品又成為現實的鏡像。全智妍式「野蠻女友」,在韓國社會畢竟少之又少;讓宋慧喬(實為宋慧教)一戲成名的《藍色生死戀》,再到另一齣擔綱的《黃真伊》,都是下層少女逆流而上,終為富人所憐的悲劇。

事實上,從李英愛《大長今》到韓孝珠《同伊》,更不用說 1960、2010 橫跨半世紀的兩部《下女》,過去 20 年間,每位韓國一線女星的成名作,都反映出從古至今該國男女之間極端偏頗的權力和性關係。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都是現代社會的支柱;而最終指向卻只有一個,就是平等,望朴槿惠努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