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 轉工可以做乜?《1984》BIG BROTHER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政府和大企業都加強內部保安以防止員工洩密,其中一個方法,是嚴密監察員工以公司電腦收發的電郵……一般的產品會用關鍵字詞搜索功能來過濾電郵,例如含有「hate」、「why me?」或「me again?」等負面字句的電郵,很容易就會被抽出,但 Stroz 和 Shaw 更進一步,利用語言心理學(psycholinguistic)的理論來編寫程式,能夠從文字風格,去評估作者是否心存怨恨……
麥嘉隆

FBI要轉工,一樣可繼續善用自己的專長。(Getty Images)

Edward Stroz 曾當過 16 年美國聯邦密探,後來決定創辦科技公司。他的拍檔 Eric Shaw 是心理學家、大學教授和情報機構顧問,Shaw 的專長是政治心理學(political psychology),研究政治過程和心理過程的相互影響;在實用層面,當美國政府需要與較封閉的國家打交道但又摸不清對手底蘊時,政治心理學家就會協助分析有關人物的公開資訊,從身體語言、眼神、談話、文章等找尋蛛絲馬跡,判斷其心理狀態,增加談判的勝算。

前 FBI 開發監察軟件 有效搵出不滿公司之員工

自斯諾登揭露中央情報局秘密監聽後,美國政府和大企業都加強內部保安以防止員工洩密,其中一個方法,是嚴密監察員工以公司電腦收發的電郵(電腦和電郵系統均屬公司資產,技術上沒有侵犯私隱),當發現電郵出現可疑的字句,電腦就發出預警,讓公司可派人了解員工對公司是否不滿。

Stroz 和 Shaw 正是開發這類監察軟件。一般的產品會用關鍵字詞搜索功能來過濾電郵,例如含有「hate」、「why me?」或「me again?」等負面字句的電郵,很容易就會被抽出,但 Stroz 和 Shaw 更進一步,利用語言心理學(psycholinguistic)的理論來編寫程式,能夠從文字風格,去評估作者是否心存怨恨,例如一句看似中性的句子出現不尋常的大草字詞,也可以是不滿情緒的表達(如「the boss demanded ZERO defect」)。

新技術大大提高監控的效率和準確性,George Orwell 小說《1984》中監控全世界的「老大哥」(Big Brother)終於面世了。

嚴密監控真的是最有效的管理之道?(Getty Images)

筆者理解管理層所面對的困難,但也十分好奇,希望了解那些機構花費極大氣力去嚴密監控員工的同時,是否有設法在源頭消減危機,包括不做見不得光的事(例如銀行洗黑錢、餐廳用劣質食材之類)和投放資源善待員工?

社會美德與經濟繁榮:信任是競爭力重要資本

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在其早年的一本暢銷書《信任:社會美德與創造經濟繁榮》提出,信任和資金、人才一樣,是重要的社會資產,在信任度高的社會,大家都遵循同一套倫理規範,社會比較井然有序,從事商業活動的成本會較低,也較易鼓勵不同背景的陌生人合作,有利於發展大型企業。

相反,在信任度低的社會,做事要處處設防,做事的成本大大提高,往往不能突破家族生意的規模。福山分析,低信任度的國家如中國、意大利等,私人企業往往規模小而效率低,華人和意大利人的血緣觀念更對家族企業造成巨大隱憂——任人唯親、爭奪財產、排斥外人等,都是家族企業增長的障礙。

反觀美國社會雖然有強烈的個人主義傾向,但透過教會、慈善團體、舊生會和各種民間組織建立無形的契約和信任,屬高信任度的社會,可惜在過去幾十年,隨着教會的影響力衰減,200 多年積累下來的社會資本正被慢慢消耗,有可能導致競爭力衰退。

香港是富裕的社會,但信任度正同樣被急速消耗。拜託各位有影響力的人士注意自己言行,尊重市民智慧,戒絕大話,重拾誠信,幸甚。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