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被監控的恐懼下:我試過(好似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有沒有試過被秘密監控?

我可能試過,卻無法證實,這正是恐懼的來源。

被監控最使人感到恐怖和心寒的地方之一,就是無法證實自己是否被監控。

電話亭已淪為監聽工具?創作大師Banksy一幅位於切爾滕納姆(Cheltenham)英國政府通信總部附近的塗鴉,描繪3名特工手持各種監聽儀器在電話亭外竊聽,成為經典電話亭藝術和留影熱點之餘,也被認為是諷刺英國政府的監控計劃。(Getty Images)

在今年七一遊行的前夕,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突然宣佈,因發覺自己回港後被跟蹤,感到人生安全受威脅,決定放棄參加七一遊行。與此同時,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近日以「中共駐港特工的白色恐怖」為題,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據熟悉大陸安全部門運作的人士評估,他們駐港人員至少有兩、三千人,這包括負責行動、搜證、協調、研究與『網絡戰』不同任務的人馬。」一時之間,亦勾起我腦海裏的舊事。

回音 雜音 打不通 原來電話被監聽

(Getty Images)

故事由數年前我與一位香港大學的教授的談話開始,他很認真地問,我的辦公室的電話有沒有被監聽。當時他懷疑自己辦公室的電話被監聽,偶然會出現回音及雜音等「奇怪現象」,每逢接近如七一等政治敏感時刻,情況愈趨嚴重。

我聽後有晴天霹靂的感覺,因為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我的身上。此外,電話有時會打不通,我常被家人及另一半投訴,引發不少感情糾紛。我起初只是以為自己任教的「馬料水大學」位置偏僻,才出現以上情況,但這次對話後,我才發現可能在上演「竊聽風雲」。

最奇幻的一次經歷,是試過致電自己家中的號碼,我在電話中聽到響號,但家中的電話卻沒有響起來,連電話公司也找不出原因。但在電話公司派員上門檢查前一日,一切又突然回復正常。

電影《竊聽風雲》劇照。(網上圖片)

竊聽者的人情味

一位擔任立法會議員的校友也分享過被竊聽的趣事。有一次他打電話給太太,但雜音太多,無法正常通話。他於是在電話中「自言自語」,懇求竊聽者暫時放他一馬,使他們夫妻兩人可以正常對話。奇蹟地,此話一出,話音質素立即改善。想不到竊聽者也如斯有人情味,及重視家庭觀念。

我也有「照辦煮碗」的有趣經歷。因知道監控一個人的成本高昂,我在懷疑被監聽的時候,曾說出一些如:

「與其浪費資源監聽我,倒不如直接來收買我,我也十分愛國愛黨」等說話。

出奇地,竟也對改善電話接受質素有一定幫助。

德國電影《竊聽者》(The Lives of Others)劇照。(網上圖片)

帕金遜定律 無辜與否也被監控

以上的情況,到底是真的存在監控,或只是自己疑神疑鬼,真的不得而知。但在公共行政學上,有一個著名的帕金遜定律(Parkinson's Law),就是指官僚一旦建立了,就會不斷製造工作及問題,以合理化自己的存在價值,方便爭取資源,不斷膨漲。

因此,對於被監控的最大恐懼,並非來自以上的個人經歷,而是想到在柏金遜定律下,中央花了這麼多的維穩費,建立了龐大的監控人民(包括香港人)網絡,當中必定有不少清白的人,在官僚要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下,被無辜地標籤為國家的敵人,活在被監控的恐懼之中。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