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專欄】估錯留歐 而且錯得這麼厲害的啟示

英國「留歐」支持者於7月2日在倫敦舉行示威,參加者把一個以歐盟簡稱為圖樣的氣球綁在國會廣場外的邱吉爾雕像上。(路透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公投結果揭露英國社會存在一道鴻溝…這道鴻溝跟預測錯誤有直接關係,留歐派的精英是社會中最大聲的一群,這些人霸住傳媒地盤,電視到報紙到網絡,充斥着精英的聲音,因此留歐派彷彿佔上風。今時今日很多民調依賴互聯網,互聯網是年輕人的天地,因此民調反映年輕人心聲,而年輕人一面倒支持留歐,民調結果存在根本性偏差,因為結構上忽略了年長的脫歐派。歸根究柢,民調專家和金融精英預測錯誤,是因為這些人都是羊群,終日環繞着同聲同氣的同路者,以為世界必定遵從自己的一套。
蔡東豪

英國「留歐」支持者於7月2日在倫敦舉行示威,參加者把一個以歐盟簡稱為圖樣的氣球綁在國會廣場外的邱吉爾雕像上。(路透社)

英國脫歐公投出現戲劇性結果,公投前大部分人坐定粒六,民調認為留歐穩勝。專家一律跌眼鏡,公投前大鱷索羅斯、誠哥等公開力陳留歐的重要性,投資者熟悉的明燈全部下注留歐。金融市場大失預算,投票完成後,香港市場開市,上午恒指上揚,一個有這麼多國際投資者參與的市場,到了塵埃落定階段,也察覺不到脫歐的可能性。直至香港下午時間公布初步點票結果,顯示脫歐領先,股市才掉頭急跌。這不是普通的錯,而是離晒譜的錯。

脫歐博彩失靈 明燈失地位

有人說金融市場經常老貓燒鬚,後知後覺,因為所謂專家都是在玩OPM,得個講字,預測賽果一定要信博彩公司,因為這班人玩自己錢,肉緊百倍。英國博彩公司公投前脫歐盤口是一賠四,即是留歐機會達九成。這盤口維持至開票初期,博彩公司也犯罕見的錯。一件影響世界深遠的大事,這麼多人關注,事前有足夠時間和資料分析,點解會大錯?

這是一件奇案,奇至事後孔明也不清晰,相信日後不斷有人提出不同的反省,而最後所有人同意,這是個別事件,以前未發生過,以後也多數不會發生,所以大家繼續照常生活。我們或者沒心機追尋原因,但可肯定的是,從今以後,我們對預測未來變得更加犬儒,更加不信什麼民調專家、博彩公司、投資精英。「未來」是一頭變形怪獸,捉唔住,估唔到。 

我身邊不乏英國專家,這些人對公投結果也摸不着頭腦,有人勉強提出天氣差為原因,也有人提出怪論,指英女王被脫歐派擺上枱,事實是英女王沒公開表態。無論如何,這麼重要的一件事,錯之後我們也盡可能拿走一點教訓。

公投結果揭露英國社會存在一道鴻溝:鴻溝的一邊是脫歐派,這些人享受不到全球化經濟發展的成果,政府和政治人物大力推銷全球一體化的重要,這些人反感至極,因為他們是近年經濟轉型的受害者。這些人大部分是藍領和中低層白領,嘗不到經濟起飛的果實,同一時間,他們眼巴巴目睹歐洲移民湧至,直接和間接搶自己的飯碗。這些人討厭社會中的精英,精英全是既得利益者,希望保持現狀,繼續榮華富貴。這群失落者對脫歐的具體內容其實一知半解,不過把現狀推冧,沒什麼大害,刺痛精英即使自己未必獲益,也大快人心。脫歐派的共通點是年紀較大,教育程度較低,主要住在郊區,全部覺得前景灰暗。

去留之爭擴英社會鴻溝

鴻溝另一邊是留歐派,這些人對前景充滿希望,融入歐洲代表英國參與一個更大舞台,讓自己發揮,有百利無一害。這些人熱愛自由,充滿自信,任何約束都是不好,世界應該是自由流通,在公平環境下各自精彩,能者自會居之。這些人是全球經濟得益者,他們熟悉科技世界,在新經濟中如魚得水。這些人主要住在倫敦和曼徹斯特,他們年輕,有活力,被標籤為社會精英。

政治人物不大願意承認鴻溝的存在,因為大家都沒有解決方法。經過公投一役,英國不可能繼續視若無睹,這道鴻溝在擴闊中。公投進一步分化社會,公投之後英國人沒有接受結果,齊心向前走,反而是繼續爭拗。600萬留歐派簽名支持重選,蘇格蘭密謀獨立,輸家不認輸,英國亂局近年未見。另一方的贏家卻七國咁亂,原來這班人沒想過會贏,全無計劃,一直以來是一心推冧個局,推冧之後如何走,無人知。

精英霸佔輿論 釀民意假象

這道鴻溝跟預測錯誤有直接關係,留歐派的精英是社會中最大聲的一群,這些人霸住傳媒地盤,電視到報紙到網絡,充斥着精英的聲音,因此留歐派彷彿佔上風。

今時今日很多民調依賴互聯網,互聯網是年輕人的天地,因此民調反映年輕人心聲,而年輕人一面倒支持留歐,民調結果存在根本性偏差,因為結構上忽略了年長的脫歐派。歸根究柢,民調專家和金融精英預測錯誤,是因為這些人都是羊群,終日環繞着同聲同氣的同路者,以為世界必定遵從自己的一套。

博彩公司理應較冷靜,不會犯精英的錯,問題出在政治博彩從來不是脫歐派的一杯茶。年長藍領不是不賭,但習慣賭波和賭馬,怎爛賭也未必賭政治公投結果。這些人沒什麼特殊偏見,就是不習慣,因此,賭公投結果多數是倫敦精英,結果自然包含主觀願望。

公投之後,英國赫然發現原來有兩個英國。其實兩個英國一直存在,從公投之後發生的事情看到,兩極化只會愈來愈嚴重。英國式社會鴻溝不是自成一格,全世界也見到。未來的選舉,也會出現這種偏差,今年11月,投票給特朗普的美國人,同是經濟失意者,他們同樣欠缺傳媒地盤,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但手持人人平等的一票。脫歐也能出現,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

【編按:題目為博評組擬定,原題是「錯得這麼厲害」。】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