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豬與蛇齋餅糉的剋星:加權投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Weighted vote(加權投票)一向有人講,儘管真係冇乜地方成功實行過。今次好多年輕人都覺得,喂,廢老做乜決定咗我哋將來?的確有人講,不如老人家冇得投票,或者,至少佢嗰票計八折,或者跟剩返幾多預期壽命去投?……以上所講,全部係禁忌,政治不正確。但反正呢幾年興番回歸政治不正確,我唔係完全支持,只係提早去話你知房入面有隻大笨象。民主塔利班(我作的詞)當然高呼「可怒也」,因為以上講法挑戰咗「人人平等」嘅基本原則。但諗深一層,其實呢啲原則,唔係你想像中咁神聖。即使講投票都從來唔係「人人平等」。
李聲揚

所有人的一票擁有同等份量,真的是理所當然?(Getty Images)

我有個習慣,坐飛機或去旅行,會睇平時唔得閒睇嘅舊雜誌。傳媒趕死線,網媒更加樣樣鬥快,但我有時就寧願慢少少,「讓子彈飛一會兒」,唔好跟車太貼。隔一排睇返件事,更有得着。

脫歐派若生在香港 係叫做「港豬」

英國脫歐已成定局,講再投呀、冇法律效力呀之類,同我見德國落後兩球希望對手打球證被踢出局差不多。但,脫歐係一個漫長過程,影響慢而深,實在係應該慢慢討論,唔係趕在嗰幾日鬥快寫文。

我都冇得投,亦唔想肉麻到講自己係乜鬼國際公民(人唔笑狗都吠呀)。但唔使你估作者立場,有得投,我當然投留歐。我接觸嘅人,亦絕大多數都係留歐派。包括在英國的舊同事、留學生朋友、遠房親戚、關注嘅網友等等。當然有 bias。呢班人你睇背景都知係留歐。教育程度較高、較為富有。更不用講有不少係在英歐人,或在歐英人。佢哋唔係北英格蘭的憤怒礦工。而工作關係,我睇嘅多數係《金融時報》或《經濟學人》,斷估我都唔會日日睇《Daily Mail》。所以我見嘅當然唔係全部,但只能就我見到嘅講。

我見到嘅,當然係佢哋媽聲四起。十分合理,既得利益者嘛。但同以往情況(例如大選)唔同,今次我見到,佢哋除咗唔滿意結果外,仲十分明顯地,矛頭指向脫歐政客、制度缺陷,同埋……班選民。

佢哋都講得好明。簡單嚟講,就係脫歐政客無恥,妖言惑眾;而選民腦殘,易被煽動,個個係阿毛,都唔知投咗有乜後果。仲有班老而不自私,佢哋就兩腳一伸我死後哪管洪水滔天,可憐啲年青人有排受。

支持留歐的,多為年輕人及教育程度較高人士。(Getty Images)

傳媒早報道過,脫歐同留歐,係兩類人。留歐係後生仔、大學生、金融才俊之類。倫敦不用講,而大學城劍橋、牛津、布里斯托全都留歐。朋友講話伯明翰唔係,只係因為伯明翰並非真係咁「大學城」。脫歐派普遍年紀大、教育程度低、收入低、住在工業或唔知有乜業的城市。在香港,我哋叫呢啲做「港豬」、「廢老」、「維園阿伯」、蛇齋餅糉。你懂的。我大膽講,呢類意見係英國不少「知識分子」或「才俊」的諗法。

要幾民粹有幾民粹 民主你個頭

不過在香港社會就唔同了,香港不少評論,包括聲稱英鎊冇跌穿十算嘅陶傑,都話:喂,人哋英國人好優秀,決定自己民族嘅前途,成個過程公開公正,少數服從多數,民主示範呀,梗係你啲華文媒體有大一統大中華情意結,先咁反感輸打贏要。

Really?你肯定呢個就係「民主」?我懷疑你識唔識乜嘢係民主。定根本好多人,以為民主就只係投票,少數服從多數?英國人真係「選擇」咗自己的前途?有咩?

我就傾向同意啲外國朋友,覺得成件事係一大鬧劇,畀你睇到戀英青年捧上天的英國,啲公民質素都不過如此,貽笑大方。傳媒政客更加要幾醜陋有幾醜陋,要幾無恥有幾無恥。

何解咁講?即係,選民後悔好正常,我點完 A 餐往往都後悔想點 B 餐。幾百萬人聯署都不能當真,52 - 48,冇人唔服先奇。不過呢,啲電視上嘅選民,真係醜態盡現。你可以睇下 BBC 來自曼徹斯特嘅 Adam,或者 ITV 的 Mandy Suthi,笑死冇命賠:

「點知會咁大鑊喎」

「諗住發泄下咋,點知真係會脫歐」

「好後悔呀,諗住可以拎多啲談判籌碼之嘛,點知我嗰票真係咁重要」

投脫歐一票,卻在脫歐派勝出後自言感後悔的 Mandy Suthi。(ITV影片擷圖)

當然,講英國公民點優秀嘅,會話你知,個別例子啫,傳媒抹黑。不過 Lord Ashcroft 的調查一樣話你知,脫歐係乜人?就係反對多元文化、反自由主義、唔講環保、唔講女權、怕互聯網嘅嗰堆人。你懂的。

好,到啲政客,更加唔使拗。拆大台、種族牌、假承諾、靠嚇,乜都出齊,要幾民粹有幾民粹。仲話畀大家知,可以有着數冇付出。而說好了的「慳番 3.5 億鎊畀 NHS」(國民保健署),投完第日就變八萬五咗,快過意甲拉素換領隊;正如趙匡胤黃袍加身後,最初說好了南侵的遼國士兵,當然齊齊打邊爐。

傳媒呢?《Daily Mail》呀、《Telegraph》呀之類,長期都誤報歐盟嘅新聞。《經濟學人》等當然拎出嚟狂鬧。但普羅大眾覺得呢啲友離晒地。你鍾意企邊面,隨你。但問良心,你信邊份報紙?而脫歐報長期作新聞,就係唔使拗的事實。《太陽報》脫歐派一號打手 Kelvin MacKenzie 喺投完幾日已經話好後悔。想唔想像到講香港自決嘅,在公投後話你知好想返番祖國?

一人一票擔保民主? 民主唔止得少數服從多數

個別香港評論員,講咩民族榮譽呀、自主呀,其實一樣咁錯。由於冇人打算唔同歐盟貿易,所以英國九成九會跟而家嘅「挪威模式」。咁會點?我話你知,挪威交嘅歐盟會費,多過好多成員國。同時間,挪威收嘅難民數字(計比例啦),仲多過而家英國。咁但係當然呢啲嘢冇人會聽。自主榮譽下話?等加稅啦。

至於講咩民主精神,基於以上嘅種種,你肯定啲選民投票時知道自己做緊乜? 投票前有足夠而正常嘅討論?定覺得總之有投票就係民主?不如話你知,52 – 48,七成投票率,即係合資格選民中僅有 36% 嘅人支持,就已成功脫歐,當中仲要唔知有幾多知自己做緊乜。

你參考下其他地方咁大件事,係咪咁低門檻可以過到?Kenneth Rogoff 話齋,呢個唔係民主,係俄羅斯輪盤。更唔好忘記,呢個公投 winners(if any)take all,唔會有比例代表「部分入歐」。咁,仲係 36% 就好民主?某程度上,個門檻,仲低過要調低法定飲酒年紀。

英鎊就大跌,但英國股市甚至反彈到高過未公投前,環球其他地方金融市場都 ok。咁啲倫敦朋友就當然冇咁多嘢講。至少講倫敦獨立都應該只係講下。但目光放遠啲。英國脫歐只係第一響,之後呢啲咁嘅反智民粹投票,陸續有嚟,重頭戲當然係美國。

於是,有人已經開始挑戰好多人心中嘅禁忌。就係挑戰一人一票,你一票同我一票平等。聽落好似天經地義,但其實唔係。

如某小孩比某80歲老人更有判斷力,為何只有後者能投票?(Getty Images)

大膽預言:跟壽命計的加權投票有機會成真

Weighted vote(加權投票)一向有人講,儘管真係冇乜地方成功實行過。今次好多年輕人都覺得,喂,廢老做乜決定咗我哋將來?佢哋衰咗兩腳一伸唔使煩,我哋有幾十年受喎。的確有人講,不如老人家冇得投票,或者,至少佢嗰票計八折,或者跟剩返幾多預期壽命去投?又或者,有仔女嘅,計多 20% 丫(然後回教徒最多票,嘻嘻),呢啲人先會顧及下一代嘛。大把玩法。

同樣地,朋友提議過,個投票權應該係考返嚟,唔係預設就有。聽落都合理,開車都要考牌,咁因乜可以畀連歐盟都唔知係乜要上網 Google 嘅人,或者一路收援助一路問「歐盟做過乜」嘅人,去投票決定你未來?香港一樣,你見投票站一車由老人院運去嘅「掌心雷」,好多人覺得唔應該有得投——你連投邊個都未知喎大佬。

以上所講,全部係禁忌,政治不正確。但反正呢幾年興番回歸政治不正確,我唔係完全支持,只係提早去話你知房入面有隻大笨象。民主塔利班(我作的詞)當然高呼「可怒也」,因為以上講法挑戰咗「人人平等」嘅基本原則。但諗深一層,其實呢啲原則,唔係你想像中咁神聖。即使講投票都從來唔係「人人平等」。

差不多所有社會,都有最低投票年齡,對不?咁已經假設咗未夠秤嗰啲,其實唔係人嚟的。英國已經大把人(當然係後生仔)話應該降到 14 歲。而更搞笑嘅係,投票年紀有下限,但,冇上限!只要你看似(邊個知?)唔係十分神智不清,80 歲都可以投。其實,憑乜覺得 80 歲嘅有得投全票,14 歲嘅就零票?人嘅智能,照計去到某個年紀,會變到衰過 14 歲。

本文絕非提倡 weighted vote,但呢樣一路只係蛋頭學究討論嘅嘢,會愈嚟愈多人講,甚至有機會見到成真。到時你就知我係先知。在此以前,當然有人會諗咩倫敦立國,甚至有識之士金融才俊都想立國,唔好同啲反智阿叔一齊癲。之但係,當然講就易啦。才俊立國,邊個掃垃圾?Ok,請外勞。咁邊個從軍?我在股壇拎開鑊鏟炒股票,你叫我去拎槍?定僱傭兵咁化學?你點知佢唔會掉轉槍頭搶你錢?而家,其實啲脫歐選民,咪做緊差不多嘅嘢囉。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