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顏色革命」 北京應如何面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經常跟內地朋友交流,問他們:「中國不喜歡『和平演變』,難道想暴力革命嗎?」可是,官方卻把「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視為「外國要顛覆中國政權的禍心」,結果把中國人民自發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訴求也壓下去了……
劉銳紹

我經常跟內地朋友交流,問他們:「中國不喜歡『和平演變』,難道想暴力革命嗎?」圖為烏坎村村民遊行,抗議當局強行帶走民選村領袖林祖鑾。(資料圖片)

大陸共青團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在微博上發表反對「顏色革命」的內容,當中有提及香港黃之鋒的片段,認為不能讓「顏色革命」在中國的土地上出現。這裏帶出三個問題:

一、北京為什麼害怕外國的「顏色革命」?

二、「顏色革命」到底包含那些內容?尤其是在香港和大陸,北京所指的「顏色革命」到底有什麼具體東西?

三、北京應該如何對應「顏色革命」?現在的政策和措施是否有效?會不會適得其反?

上面三個問題,以第三個最為重要。

一、北京眼中「顏色革命」的歷史

其實,早在 1990 年,北京已對「顏色革命」的前身——「和平演變」存在戒心,並加以預防。那時候,六四剛過,中國的民主運動被鎮壓下去,但其後在前蘇聯和東歐地區卻來了另一場波瀾壯闊的革命洪潮,導致前蘇聯和東歐多國分崩離析,共產政權紛紛倒台。這就是後人稱為「蘇東波」的革命浪潮。

北京看見如此勢頭,擔心這股浪潮在中國重現,於是在黨內外進行一系列政治和思想教育。他們製作了一系列宣傳資料,其中一套紀錄片,專門收輯了前蘇聯和東歐國家政權倒台的過程,包括那些國家的前領導人怎樣被當地人民追捕、圍毆、懲處、判刑,以至死亡的鏡頭。整個紀錄片的核心內容是告誡黨員——如果不努力保衛共產主義紅色江山,中國共產黨早晚也會遭遇前蘇聯和東歐國家的命運。至於怎樣保衛?當然是用「中國特色」的方法了。看這套紀錄片的主要對象是黨員,旨在堅定黨員保護黨和國家利益(也包括其個人利益)的決心。其後,這套紀錄片也在香港的中資機構內播映,旨在教育香港的幹部,讓他們提高警惕。

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發布視頻,呼籲警惕顏色革命。圖為視頻中香港佔中的片段。(視頻截圖)

筆者當時仍在左派機構工作,雖然不是黨員,而且正在「坐冷板凳」階段(因六四後被北京點名批評,仍屬「帶罪之身」),但也有機會接受「黨的教育」。在該紀錄片中,談到外國(其重點指英、美)「亡我之心不死」,無時無刻不採取各種手法,包括人權牌、經濟牌、政治牌,還有「和平演變牌」。在中共眼中,「和平演變」就是一把軟刀子,目的不是為了中國人的民主,而是為了推翻共產黨政權,所以必須一反到底。他們禁止「和平演變」的任何言行,甚至不喜歡別人談到「和平演變」。所以,後來逃往美國的許家屯評論中國形勢時,也不用這個字眼,改用了「和平演進」。

然則,為什麼中共那麼害怕「和平演變」?後來,一些國家(例如埃及)發生「茉莉花革命」、烏克蘭「橙色革命」、利比亞和伊朗「綠色革命」的時候,中共更視之為十惡不赦的大敵。在大陸,茉莉花曾一度被視為「敵人的象徵」,花農減種,連茉莉茶的銷路也受到影響。久而久之,由於外國出現的政權變化愈來愈多,這股浪潮便被統稱為「顏色革命」。

中國不喜歡「和平演變」,難道想暴力革命嗎?

說白了,「和平演變」也好,「顏色革命」也好,都是不同國家的人民的一種樸素要求,就是要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些要求不是西方國家的專利(只是它們走先一步),而是人類的普遍要求。各國人民在解決溫飽問題之後,也會自發地提出這些要求,不是什麼西方國家的影響。我經常跟內地朋友交流,問他們:「中國不喜歡『和平演變』,難道想暴力革命嗎?」可是,官方卻把「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視為「外國要顛覆中國政權的禍心」,結果把中國人民自發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訴求也壓下去了。

再說得白一點,反對外國在中國「和平演變」和進行「顏色革命」,成了中國壓制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外衣。「保護國家安全」和「保護政權安全」,被官方強行劃上等號。其實,只要政權經過真正選舉、得到人民授權,「保護國家安全」和「保護政權安全」可以是同一回事,但中共卻有所恐懼,因此一概反對「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一般人也看得出,中共不必恐懼,現時中國沒有第二股力量可以挑戰中共,但中共擔心此口一開,日後就很難說了。

去年 7 月起,中共進行「709大抓捕」,全國不同地區維權律師、律師助理、維權人士、家屬等,突遭公安局帶走,維權人士翟岩民(左)、地下教會長老胡石根(中)與維權律師周世鋒(右)先後被判刑。(網上截圖)

二、外國在香港和大陸有什麼「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的行動?

據知,中共認為一些國家在香港和大陸利用六大方面,進行「顛覆中國的行動」。包括:

  1. 勞資糾紛和貧富懸殊問題,這是很多國家和地區導致社會不穩、民心不穩的因素;
  2. 中產階級和知識分子,當他們解決溫飽問題後,就會進一步要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力,這也是外國要刺激的因素;
  3. 傳媒的新聞自由和人民的表達自由,在中共眼中,這更是「外國經常利用的機會」;
  4. 青少年問題,北京認為青少年「未經世面,容易受騙」,這正是「外部勢力顛覆中國的一大缺口」;
  5. 互聯網世界,這一點不用多說了;
  6. 非政府組織,近年來中國也開放了非政府組織的活動空間,但它一直擔心外國藉此影響中國,所以近期推出了關於境外非政府組織的管理法規。

其實,上述六大方面是國際社會的常態,也是公民社會發展的自然規律。而且,中國在外國也有進行類似的活動。所以,如果說這是外國「和平演變」中國,或者外國要在香港和大陸進行「顏色革命」,實在有點牽強。所以,關鍵在於以下內容。

三、中國該如何對應「顏色革命」?

方法很簡單,首先要解決思維問題,就是不要把跟外國有聯繫的人和組織視為敵人,或是「受敵人影響、指使的人」。跟着採取接觸、溝通、求大同存小異的態度,就可以逐步拉近距離,長遠還可以解決問題。

這些方法在中共還未建立政權之前,以及建政初期,也得到不錯的效果。但其後,中共把敵我矛盾擴大化,把中間人士以至朋友變成敵人,把敵人變成死敵,把諫言看成是「加害自己的話」,從此跟人民愈行愈遠。可見,話不需太多,只要它願意按人民的意願辦事就行了。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