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亂局在所難免 換特首亦未必扭轉乾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未來 4 年,除了大家在電視機上會不斷見到上主席台搶咪,市井式辱罵之情景外,特區將會進入新一輪充滿鬥爭特色的無為而治年代。唯一可能改變這亂局的,便是換來一位新特首。
湯家驊

未來 4 年,除了大家在電視機上會不斷見到上主席台搶咪,市井式辱罵之情景外,特區將會進入新一輪充滿鬥爭特色的無為而治年代。(資料圖片)

在任何國度,社會出現極度不安時,民粹主義與對立情緒必然會抬頭,一些投機政客亦必然乘亂造勢,藉此上位或奪權。

美國共和黨的特朗普與英國保守黨的約翰遜(Boris Johnson)便是好例子。他們上位或奪權未必一定會成功,但便是成功者,上位或奪權以後亦鮮有能成功改變制度。這是因為,無論民粹主義與對立情緒如何高漲,這些政客當權後,也必須透過對話來解決問題,否則武裝革命只會是唯一出路。

選舉不再選賢舉能 議會繼續互相拖拉

特區的情況,因為「一國兩制」之存在,政治環境則更為複雜。但可以肯定地說,民粹主義與對立情緒大致上左右了這次選舉的結果。在這惡劣的政治環境下,選舉已不再是選賢舉能之程序,而只是一種政治勢力或意見的表達。

君不見若單以論壇表現和質素來看,最不應當選的,倒數應為新界東的容海恩和九龍西的游蕙禎。但容海恩卻以 36,183 票險勝長毛,而游蕙禎則以 20,643 票擊敗黃毓民。長毛與黃毓民可說是老一派的議會抗爭者,但經過 12 年,始終有點明日黃花之感。

【林輝:長毛與毓民:兩種氣度,兩種結局】

相對而言,容海恩是西環極力吹捧之政壇「新星」。這是建制派希望把庸忠形象轉化為專業高檔的嘗試。但若大家留意到在論壇上容海恩就楊岳橋二十三條立法之應對,則沒可能不嘆息蜀中無大將,只可廖化作先鋒!容海恩質素之低,實在令人咋舌,但她卻順利當選了。

容海恩質素之低,沒可能不嘆息蜀中無大將,只可廖化作先鋒!(資料圖片)

游蕙禎的表現不及容海恩差勁,但亦不遠矣。她沒有往績,唯一解釋是選民希望她能成為明日激進年輕版的黃毓民。選民投的,不是往績或今天的質素和能力,而是未來的希望,反正她年輕,來日方長。

那麼這些人走進議會後,未來 4 年會怎樣?

有一點是肯定的:新一屆議會將把互相拖拉、不斷對罵的局面推至新高點。

但除了吵吵鬧鬧,實際上這樣的議會又有何成效?

《基本法》制度所限 挑戰憲制框架只是空談

首先,簡單而言,除非民主黨能堅持立場,與激進黨派劃清界線,否則政改無望,我們要普選特首,可能還要等上一段很長的日子。

除此以外,無論在政策或制度上,未來 4 年亦難有突破性之改變。

要明白,在一個有實質行政主導的制度下,政府的運作不會受太大影響。這是因為《基本法》七十三條確立了立法會職權——只局限於制定和修改由政府提出的法案、審核及通過關乎財政的提案、質詢和辯論政府之施政等功能。由此可見,除了可否決法案外,議員只可以否決或拖延涉及公共開支的政策。

便是在這方面,特區政府還有一項殺手鐧,就是把所有公共開支項目預先歸納於財政預算案內。理論上,議員可以不通過財政預算案,但這是自殺行為。世界上從來沒有任何議會能成功因為阻延財政預算案通過而拉倒政府,所以,這權力其實是有名無實。

特區政府可以把所有公共開支項目預先歸納於財政預算案內,議員可以不通過財政預算案,但這是自殺行為。(資料圖片)

那麼議員可以主動做些什麼?

可說是少之又少。

根據《基本法》七十四條規定,議員只可提出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之法例草案。若涉及「政府政策」者,則在提出前必須得到特首之書面同意。便是可以提出,因為屬議員法案,因此也須透過分組點票才可獲通過。便是通過了立法會,根據七十六條,這些法案仍需經特首簽署公佈方能生效。

在這制度下,不要說要改變憲制秩序和政治體制,便是一些普通民生議題,也難以得以啟動或獲得有效通過。因此無論在競選期間說得如何天花亂墜,但到進入議會以後,什麼挑戰憲制框架之政治主張,也只能流於一派空言。

4 年厄運在所難免 換特首方可能化解

那是否代表當上議員實質上乃一無是處?

這當然也不是。

議員可以透過在議會發言和議員地位,在公眾領域中成為意見領袖,向政府施加政治壓力。

但這種政治壓力,肯定在民生議題上較難發揮作用,橫洲事件便是一好例子。

橫洲問題其實兩年前已經存在,不要說新界西有 9 位直選議員,便是在議會中關心土地房屋發展的議員更不少,為什麼要等到朱凱迪當選才成為社會熾熱之議題?這只可歸咎於上屆議員議政不力。

橫洲問題其實兩年前已經存在,為什麼要等到朱凱迪當選才成為社會熾熱之議題?這只可歸咎於上屆議員議政不力。(梁鵬威攝)

新的議會蜜月期過後,會否故態依然,大家只好走着瞧。

在政治議題上,既然重啟政改已機會渺茫,那麼在議會內外把政制改革變為熾熱議題,相信亦相當困難。

假若,以上所說不幸言中,則未來 4 年,除了大家在電視機上會不斷見到上主席台搶咪,市井式辱罵之情景外,特區將會進入新一輪充滿鬥爭特色的無為而治年代。唯一可能改變這亂局的,便是換來一位新特首。

但眼看現時所有所謂熱門特首人選,能令這兩極政治代表人物歸順合作之可能性,實在不高。就算是換來一位新特首,要扭轉乾坤,重回正軌亦着實不易。保守地說,未來 4 年只要二十三條不再重來,沒有巨大不穩定情況出現,我們便已算是十分幸運了。

但願天佑香港,我們快步跨越這 4 年之厄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