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料帳結餘逾30億 兩電可減電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間電力公司今天(12月13日)會向立法會交待明年電費調整幅度,雖然電費佔家庭支出比重只是約2%,然而,對生活在「能源貧窮線」下的家庭,電費開支卻可以成為一個負擔。

根據世界綠色組織在2012年的研究,香港有超過20萬個家庭生活於「能源貧窮線」下,單是電費及煤氣費等基本開支已佔家庭收入超過一成,因此,兩間電力公司的調整電費幅度是會對社會構成影響的。

香港有超過20萬個家庭生活於「能源貧窮線」下,單是電費及煤氣費等基本開支已佔家庭收入超過一成,因此,兩間電力公司的調整電費幅度是會對社會構成影響的。(中電網站圖片)

什麼是燃料帳?​

過去幾年,每當兩電要交代電費調整幅度時,工會、壓力團體及政黨多會公開要求減電費。以今年為例,要求減電費的理由是兩電的燃料價格調整條款帳(簡稱「燃料帳」)均累積超過30億元結餘,在「水浸」的情況下,電費是有減價空間的。

什麼是燃料帳?筆者相信很少市民會明白其意思。根據政府和兩電的協議,用戶支付的電費包含兩部分:基本電費和燃料價條款收費。基本電費涵蓋電力公司的營運開支、基本燃料成本及利潤;燃料價條款收費是反映燃料價格的變化。透過燃料帳,標準(或預測)燃料成本與實際燃料價格的差額,每年會以回扣或附加費的形式向客戶發還或收取。

燃料帳的主要功用是穩定電力價格,令電費不會過分波動,但如果燃料帳累積過多結餘便很容易成為一個具爭議性的議題,原因是用戶會質疑是否需要這樣龐大的燃料帳結餘來穩定電力價格。以上問題其實是類似銀行會否持有極高的現金儲備水平。從經濟學角度来看,銀行的現金儲備是用來應付在短時間内大量存款流失(或甚至擠提),例如,保守的銀行會持有較多的現金儲備,反之亦然。但銀行的本業是做存貨生意,一旦持有過高的現金儲備是會減低銀行盈利能力,因此,銀行必須在盈利和儲備水平作出平衡,以保障整體商業營運符合股東利益。

中電凍結明年電費,港燈則大減電費17.2%。(資料圖片)

筆者認為處理燃料帳結餘是可以考慮以下三個方案:

 第一,電力公司自由決定燃料帳結餘。

這方案倚賴銀行能夠妥善管理結餘水平,但缺點是一旦用戶認為電力公司坐擁過多的燃料帳結餘,隨時可以變為社會問題,因為結餘是來自用戶支付過多燃料費,當出現龐大結餘,用戶便有理由要求電力公司從電費中扣回。

此外,燃料價格是不可能持續上升,例如,當油價急升,高成本油井便可以投入運作以賺取盈利,這會增加原油供應,令油價面對回吐壓力,所以電力公司是不需要持有過多燃料帳結餘作為穩定電價之用。

 第二,取消燃料帳,即是用戶每月支付實際燃料價格。

這方案是有缺點的,因為一旦燃料價格飆升,電費便會跟隨上升,家庭用戶和商業用戶便要承擔電費價格在短期內急升的風險,這是否一個理想的情況,大家需要小心考慮。

 第三,將燃料帳結餘封頂。

筆者從港燈公布的2015年年報中發現,其燃料帳結餘已升至22.83億元,佔燃料成本超過六成,而截至今年6月,港燈的燃料帳結餘更升至33億元,假設今年的燃料成本與2015年相近,燃料帳佔燃料成本將會升至接近九成,即是港燈用戶要預支差不多一年的燃料成本,對用戶來說,這是不公平的。

中電在處理燃料帳方面表現較港燈好。按中電的2015年年報資料,其燃料帳結餘佔燃料成本是一成八,遠低於港燈水平,這結果非常有趣,因為兩間本地電力公司的燃料帳結餘出現頗大差異,尤其是中電能夠將燃料帳結餘維持在較低水平,這反映港燈在處理燃料帳結餘方面表理不太理想。

筆者認為燃料帳結餘封頂是最符合整體社會利益,政府可以與兩電研究適當的結餘水平。然而,從現時兩電的燃料帳結餘來看,明年減電費的機會是相當高了。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