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讀梁振英「提前晉升」全國政協副主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當特首寶座爭奪戰緊張進行之際,忽然傳出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將於今年三月份的全國「兩會」期間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並繼續任特首的消息。先是《香港01》獨家報道,後來其他多家媒體都予以確認。

此事似乎不大合常理,但在現時的香港,甚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這次特首選舉中出現的種種怪現像,就令人大開眼界。

(資料圖片)

讓梁振英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應該是作為他承諾不競逐連任的補償。他本人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說過:「未來只要有機會,會繼續以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崗位服務香港和國家。」似乎暗示已獲中央承諾出任新職。多數人都以為他於明年三月召開的新一屆全國政協大會上才履新,現在卻提前一年,而且一身兼兩職,令人頗感意外。有評論質疑會否造成角色衝突。

人們通常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政協全國委員會相提並論,稱之為「兩會」,而且把兩個機構的負責人都列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其實,兩者的憲制地位和功能都不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憲法規定的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擁有修改憲法、監督憲法的實施、任免國家領導人等權力,還擁有立法權,重大事項決定權和監督權等。而政協全國委員會則是中共領導下的統一戰線組織,主要職能包括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等。

現行憲法規定,各級人大常委會的組成人員不得在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任職;但對各級政協組成人員兼職並無特別限制。事實上,本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小川就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就是說,全國政協副主席兼任行政機關職務不會產生角色衝突問題。不過,梁振英的情況有所不同。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如果他同時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和香港特首兩職,就意味着由國家領導人兼任香港特首,似有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則。

另外,梁振英上次赴京述職時,國家主席習近平指出,他餘下任期內的主要工作是搞好特首選舉,新一屆特首產生後,就要做好交接工作。北京「兩會」後,新一屆行政長官就要產生了。梁振英如果一身兼兩職,能否顧及交接工作?

本屆全國政協任期只剩下一年,為何現在急於讓梁振英「插班」,而不等到明年換屆時明正言順「當選」?有建制派人士認為,這是要突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對梁振英的高度信任。然而,梁振英上京時,習近平和李克強都已對他的工作「高度評價」,「充分肯定」,為何還要用這種破格安排來再「突顯」一次?

另外一種說法是,當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曾親自南下勸退梁振英,估計當時已作出讓梁上調全國政協的承諾。張德江已屆中央領導人任職年限,中共十九大就要退下來,所以他希望在退休前兌現承諾。這種說法似乎較可信。

還有一種說法,就是中央要利用此事曲線拉抬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選情。這種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不過似乎太遲了,因為林鄭陣營已在設法和梁振英切割。林鄭本人宣稱,她與梁振英是不同類型的人,還說梁振英加入政府才四年半,而她自己加入政府已36年。其競選辦資深顧問、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說得更直接:「林鄭月娥目前民望落後,主要是被人套了一頂梁振英2.0的帽子。」她強調,林鄭月娥與梁振英是截然不同的人,林鄭只是梁振英的左右手,被人討厭是情緒化反應 。

梁振英上調之事還令人聯想起他涉及的收取澳洲UGL公司400萬英鎊事件。有人懷疑,中央讓梁振英當全國政協副主席是要保他過關。不過,前特首曾蔭權卸任後曾透露,中央有關部門曾徵求他意見,問他是否願意到全國政協工作,他以自己正在接受廉政公署調查為由婉拒了。這就說明,北京方面安置卸任特首時不會受未定罪的案件影響,反過來,卸任特首獲安排任全國政協高職,也不意味着北京已認為他完全沒問題。事實上,本屆全國政協就有令計劃和蘇榮兩名副主席涉貪被繩之於法。

如果有關傳言屬實,梁振英很快就晉身國家領導人之列了,但任期只有一年,明年這個時候,他又要面臨連任的問題了。但願他到時不會又以家庭問題為由宣布「放棄角逐連任」。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