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口爆炸.博評】河北雄安新區:「鄰居」決定命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習近平出訪芬蘭前內地的熱門新聞是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為什麼建這個面積幾乎比香港大一倍的新區?官方的解釋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

河北雄安新區。(視覺中國)

何謂「非首都功能」? 習近平2014年說首都的核心功能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按照這個定義,北京市政府將遷往位於北京東部的通州區,傳統制造業列入限制和搬遷的範圍。字面的定義雖然有些費解,但是說到底就是在2020年時減少北京人口200萬!

那麼,雄安新區能夠把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承接過去嗎?

習近平今年二月實地考察雄安規劃時說,新區要建成綠色智慧、生態環境優美、高端產業、優質公共服務、交通便捷的新城。如此美好的願景,內地網民驚呼,這是習近平治國理念的「樣板房」。

這樣形容雄安似乎並不過份。設立新區的消息宣佈後,據說昨天很多人湧到未來的雄安新區買房,未料當地政府嚴禁各樓盤出售。流傳的一個說法是,雄安今後試行以公租房、廉租房為主,如果真是如此,正是習近平「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理念的具體實施。

國務院的決定中,將雄安新區稱之為「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

內地有一首歌曲叫《春天的故事》,歌中第一句是「1979年 那是一個春天 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歌中沒有說那位老人是誰,但大家都知道是鄧小平,他畫的那個圈就是今天的深圳。

深圳之所以成功,首先是當年中央的舉國之力,除去種種優惠政策,中央各個部委紛紛在當地圈地建樓,今天深圳福田還可能尋出當年各部委勢力範圍留下的痕跡。第二是「無法無天」。當年大批對體制感到絕望、對高壓政治氣氛感到厭倦的「叛逆者」到深圳拓荒創業。質疑政治說教的「蛇口風波」、「六四」後才成立人大都說明了當年深圳的「離經叛道」。更重要的是,深圳有香港這個得天獨厚的「好鄰居」。除了源源不斷的投資,先進的管理理念、全球政經訊息迅速傳入這座城市。30年過後,深圳一騎絕塵領先於其他經濟特區,原因就在這裡。

反觀未來雄安新區,建設者不可能再有當年深圳人那種「無法無天」的狂想和作為,更沒有與國際社會溶為一體的香港這個「好鄰居」;反之,距中國的權力中心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