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本土派輸了選舉 贏了形勢

(李澤彤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次補選的結果,傳統泛民險勝了一仗,但梁天琦的高票落選,令傳統泛民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將面對極大挑戰…面對本土派來勢洶洶的進逼…如何進行內部改革迎合兩極化的社會至為關鍵,而本土派雖輸了選舉,卻贏了形勢。
施家潤

(李澤彤攝)

隨著公民黨楊岳橋以10,551票之差,擊敗民建聯周浩鼎當選,公民黨以至整個泛民驚險地保住關鍵的最後一席。萬餘票看似很多,但以得票率比較,楊岳橋得票率為37.2%,其實只以2.4%擊敗周浩鼎(得票率為34.8%)。

 

補選結果已是最好

 

雖然贏得驚險,筆者認為卻是最好的結果:

一、泛民保住關鍵一席,令建制、政府無法修改議事規則,現時局面至少可維持到9月的選舉;

二、支持本土又不甘於「含淚」投票予傳統泛民的選民,通過梁天琦所獲得超過6萬票(得票率15%)充分表達意見。

若比較今次新界東補選與2012年新界東立法會選舉,建制與泛民的得票率,兩大陣營大致與上屆相若,反映建制在選舉操作上維持其一貫穩定的動員能力,而選舉前不論網上或是社會輿論,對候選人代表的選舉路線(和理非非vs勇武抗暴)、防止議事規則被修改、應否「含淚」投票等的爭論,亦對泛民起到動員投票的作用。

「單議席單票制」下的策略

 

即使建制與泛民的政治光譜沒有大變化,選後各政黨也將放眼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但筆者認為,是次補選結果作為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的指標,會因候選人而異,當中對本土派的指標性較傳統泛民為高。

 

是次補選採用「單議席單票制」,而「單議席單票制」的勝負關鍵,在於「勝者全取」(Winner takes all),因此選舉設計下可能會出現51%對49%的勝出者「認受性困局」。在「單議席單票制」下,選民的選擇除反映其本身的意願以外,亦須考慮如何避免自己反感的候選人進入議會。

 

回顧整場補選,越接近選舉時期,有關選舉的爭論,已非對泛民之間政治路線的討論,或是應該將哪種聲音帶入議會;反而傾向於如何防止建制派候選人周浩鼎勝出,君不見連泛民中代表激進力量的梁國雄與陳志全,亦為楊岳橋站台。當然這種投票策略或考量,在是次「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下並沒有問題,甚至有需要;但所代表着的,正正是即使代表傳統泛民的楊岳橋勝出,亦不等於傳統議會路線勝出今次補選,而且亦並非對泛民路線的一次公投。

(李澤彤攝)

梁天琦得票 測試出本土基本盤

 

反觀本土派,不論他們試圖將是次補選定位為把「激進本土聲音」、「激烈抗爭」帶入議會,還是意在測試9月出選立法會的可能性,筆者認為梁天琦所獲得的超過6萬票,可謂本土的基本盤。社會或會認為,新界東選民較為激進(這可能源於2012年新界東選舉梁國雄得到近5萬票),但即使退一步保守計算,本土派9月選舉得票減少至10%,都足以影響5區選情;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記因今次補選「防守為重」──防止議事規則被修改,因此一部分本土支持者在是次補選中為保險而投票予楊岳橋。

 

今次補選的結果,傳統泛民險勝了一仗,但梁天琦的高票落選,令傳統泛民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將面對極大挑戰。一群原本追求理性溝通的民主支持者,轉向街頭抗爭、抗衡制度暴力的陣營。面對本土派來勢洶洶的進逼,即使傳統泛民的「和理非非」有其重要價值,但如何進行內部改革迎合兩極化的社會至為關鍵,而本土派雖輸了選舉,卻贏了形勢。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