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兵自述】我為什麼能等她等了18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等,可以有結果,也可以是無花果!」

1974年我剛入大學那年,港大社會科學學會籌組內閣,我決定參與。

在第一次內閣成員聚會時,我就坐在她的對面,一張清秀的臉,把我深深的吸引着,會議期間,不時偷望,此女孩是誰?

筆者首次在學會聚會看到她時,已被深深吸引。圖為改編自有關經歷的微電影《感謝您追了我18年!》擷圖。

赴英前表白,可惜……

後來,我當選了副主席,她是秘書,在工作上自然可以有很多機會見面:會議、工作、閒來會內的文娛康體活動,大夥兒熱熱鬧鬧的。這女孩的影子,卻悄悄地深藏在我心深處。

天意弄人,因考試不合格,被大學着令退學。當晚在學會辦公室內正在起草上訴信時,她自動請纓幫忙打字,坐在打字機前,的的噠噠地打字,竟然掉下眼淚!她的眼淚,把我也融化了。本來,被要求退學是極大打擊,但我最不捨的,就是退學後再難見到她了。她哭了一定是她也不捨得我。

離開大學以後見面的機會很少。見面的時候,我會變得很緊張、說話也結結巴巴的、腦袋一片空白。1979年,我準備去英國留學,不能不向她表白。她卻說:

你是我的好朋友,做事熱忱、有毅力、肯為大眾……可惜,我真的沒有「感覺」。

她的立場是清晰的。

首次表白時,女方清晰地表明立場。(《感謝您追了我18年!》擷圖)

為見心上人回港 繼續被拒絕

「等」,是帶着滿滿的期盼;而被拒絕,帶來的是沉沉的失望。期盼與失望交煎是非常痛苦的。我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如此痛苦,仍繼續等下去!而且,不可能,不等於可以忘記。

滿以為離港去英,可以把這段愛淡忘,重新開始。可是每當我與另些女孩子接觸的時候,她的影子就從心底浮現出來。就是連我餐廳老闆願意打本予我在英國做生意,我都說不,因為我要回香港見她!

1982至1985年也曾多次向她表白再表白,她都一一拒絕。不過我說:

不可能,不等於我會放棄!

雖然不斷被拒絕,但筆者仍沒放棄。(《感謝您追了我18年!》擷圖)

留一線給愛情發展的空間

我是基督徒,我禱告,我問神,聖經說,您會為我們安排我們的另外一半,若她不是,您應該為我做做功夫;若她是,您是否應該感動她呢?最後,我決定到耶路撒冷,跟祂理論。

耶路撒冷之行,令我茅塞頓開。整個人輕鬆了。一次會面,就好像10年未見面的老友,一談就談了12小時。我就好像已被打通「任督二脈」。我們重新開始交往,做朋友。1988年拍拖,1992年結婚。

【做「兵」十年】女神:他不是男朋友 比男朋友更親更重要

1992年,筆者終於如願與她結為夫婦。(作者提供)

及後和老婆回首過來迂迴的路,她說:

愛情的發生要大家在未知的狀態下追逐。

我在一開場已經認定終點,沒有讓對方任何選擇的空間,壓力太大,惟有拒絕。直到我可以放鬆自己,才讓出一線給愛情發展的空間。要等,還要等得其法。當然,幸好她名花還沒有主,要不然,傻等會變成白等。

「等」不在於等的本身,在於為什麼要等,為什麼會等,以及為什麼能等!

【毒男:專頁】觀音兵心聲vs娘娘自白 原來毒男是這樣煉成的!

結緍10周年的紀念信封。(作者提供)

結緍10周年的紀念信封。(作者提供)

二人的愛情結晶品。(作者提供)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