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活着】冇健康,下半場點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快到五十知天命之年,才發現不可能控制的事情更多,也毋須強求。

農曆新年前的電單車交通意外有「手尾」,的士撞過來雖非致命,但頸部衝擊不細,血脈運行不暢順。(相片由作者提供)

農曆新年前的電單車交通意外有「手尾」,的士撞過來雖非致命,但頸部衝擊不細,血脈運行不暢順。數天前量度血壓,上下壓是190/109,有中風危險。我迫於無奈,開始了服食降血壓丸的「崎嶇路」,但很多時是食足一世的。

「一件大事」 改變原來生活習慣

還要談40多年前的往事。我父母是家庭醫生,我在家中排行第三,凡事有哥哥姐姐「頂住」,是快樂的童年。七歲時,記憶中一家人去了表哥家中,爸爸喝了一些烈酒,身體不適突然倒下。長話短說,他中了風,數個月後便離開我們。他是腦血管閉塞,可算是能醫不自醫。原來生命很脆弱。爸爸離開時,才42歲。

下省數千字……我做不成醫生,在北美洲闖了十多年再回流亞洲。金融操盤、殺入進出的世界變了我最熟悉的運作,也算曾經厚待了我。我在「鬥獸場」用不同形式過了1/4個世紀。金融圈內數字上落是平常事,經歷大賺、小賠、資金曲線再上揚,希望資金不斷複式增長,是資產管理的終極遊戲,但不少人卻賠上生命。剛才說五十知天命,我發覺我缺少了健康,現在要惡補,要養生救命。

我認識的圈中朋友踏入中年時,總有「一件大事」令到他改變原先的生活習慣。恒生銀行的「水哥」Walter Cheung是企業傳訊部的一哥,我在寶雲道、淺水灣碰過他幾次,印象中他也是40多歲「知道危險」才開始真正做運動,要數的例子還有很多。固執的我快到五十天命之年,也不得不承認揸電單車只可當作「心靈排毒」,而不是「運動」。排氣管震蕩世界,自我感覺良好,會有較輕鬆的心情;但內在的身體調理卻是零,我發現要重新出發。

下定決心改造自己

《肩頸療癒解剖書》(網上圖片)

今年才過了兩個月,我決定要有「真正的豐收」。認識了台北「療癒瑜伽」的Judy Wu、她的門生Rita Chow 及Gobby。我不是瑜伽人,但對拉筋 Stretching感到興趣。Judy Wu的《肩頸療癒解剖書》也值得推介,特別像我近來受到「猛烈撞擊」的人。曾有人説,筋長一寸,延壽十年。氣是血的老大哥、血是氣的媽媽。最令我「震驚」的事情,是我的吐吶(inhale / exhale)做得短促,要改善增加氣血流量。調理好血氣,彷如瀑布一樣循環不停。我需要學會一套養生自救的寶典,希望可以最終成功。

後語:【我要活着】希望在01博評是一個延續篇,看到自己養生的改變,從而鼓勵他人,希望比金融操作或政治議題更有另類趣味。現在高血壓、超重。其實我在2月14號情人節當天已下定決心改造自己。我希望到5月1號前,用75天時間減輕體重,降低脂肪,從而令血壓及膽固醇下降。這是我的「短線操作」。長線來說,善用餘下上天給我的萬多天。我希望可以繼續下去,好好活着。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