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與圖圖.博評】向和平獎得主學習:生於亂世,笑着爭取公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這幾年有時會說「最黑暗的一天」,有時會將Facebook的頭像換成黑色,我實在好奇這兩個從黑暗走來的老人家,如何在亂世中保持正面心境呢?
陳淑莊

《The Book of Joy》書本封面

達賴喇嘛和圖圖大主教是老友。2011年,達賴喇嘛要去南非慶祝老友80大壽,但南非政府怯於北京壓力,不肯給他批出簽證。圖圖大主教大動肝火,批評南非政府倒退到種族隔離時代般欺善怕惡。

4年後,輪到達賴喇嘛慶祝80大壽,這回圖圖大主教飛往印度達蘭薩拉見老友,兩個老頑童久別重逢高興得手舞足蹈。這次生日會有個特別任務,就是要合著一本書,內容是亂世之中的修心之道,出版成《The Book of Joy: Lasting Happiness in a Changing World》。

日前南韓憲法法院通過朴槿惠彈劾裁決,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感到悲喜交集,喜的當然是南韓人展示了群眾力量,公義得到彰顯。悲的固然是經歷了多場大大小小公民運動,香港人仍然要繼續對抗港共政權,如果大家跟我一樣偶爾被無力感打垮,不妨看看這兩位智者的奮鬥經歷。達賴喇嘛於1959年3月10日由西藏逃亡到印度,自己國破家亡,還得要肩負為流亡藏人重建家園的重任。圖圖大主教竭力終止南非的種族隔離,1995年他領導「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讓互相仇恨的人透過傾訴而和解,他自己經常聽得抱頭痛哭。

他們畢生都在對抗強權,而且責任千斤重,但我總是在新聞看見他們笑得很燦爛,好像世界再黑暗也不會令他們沮喪一樣。香港人這幾年有時會說「最黑暗的一天」,有時會將Facebook的頭像換成黑色,我實在好奇這兩個從黑暗走來的老人家,如何在亂世中保持正面心境呢?

世界再黑暗,也好像不會令他們沮喪一樣。(Getty Images)

這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各有宗教信仰,信奉天主教的圖圖大主教講奉獻,藏傳佛教領袖達賴喇嘛強調慈悲,當他們在逆境掙扎求存時,總會想起還有很多人都在受苦,自己的痛苦便得以緩和。圖圖大主教詳述我很敬重的曼德拉的往事,彷如這位故人也在對話之中。

這本書不單記述了兩位老人家的至理名言及經歷苦難所洗煉出的智慧,也透過美國作家Douglas Abrams主持對話,中間穿插作家的生活經驗,引述心理學家的最新研究,甚至邀請網民提出各樣生活問題,原來世人的苦惱都是來自我們的憤怒、妒忌或貪念。這本書變成很貼地很實際的快樂指南。

兩位智者的意見也不是完全一致,例如圖圖大主教認為我們難以改變情緒,只能接受它;達賴喇嘛相信情緒是可以調適的,透過修心可以轉化情緒。即使他們的意見偶有分歧,但仍和和氣氣聊下去,還會互相調侃幽對方一默,實在無需爭論到面紅耳熱把對方unfriend。

反正活在亂世了,不如笑着爭取公義。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