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來稿】就讓他的回憶成為一朵永不枯萎的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天, 一個戴着白色草帽的女人,一轉身,驚訝地發覺「他」竟然在對面街。

十二年,除了看來成熟點,容貌像以前。

懷念他,或許只是為了困頓時能努力下去的憑藉。(視覺中國)

文:Sophia

雖現在在這沖繩,但彷如隔世,又把天瑜帶回廿三歲時的café,當時他回望自己時,又是這麼一張沉實、穩重的面孔……隔着馬路,天瑜驚訝地凝視着他,在這數數十秒,他(以他這麼機敏的腦袋)也立刻意識到這個女人是誰。在他投向她的眼神——「原來是你」的眼神,天瑜趁一輛貨車經過,溜走了……

天瑜幻想着這情景。十年來,幾段斷斷續續的關係,甚至乎結婚了,仍然惦掛着「他」,有時在夢裏會和他道別。記掛着,不是為了他一吻,甚至乎性,只是單純地想看看他現在的樣子,希望他活得好罷了,儘管沒有相逢的一天,這生,但願靈魂能再帶她到他身邊,看看他熟睡的側影。

若生命快完結,這恐怕是天瑜的心願。

坦白說,但回到現實,若真的再在咖啡店偶遇,她也不知道應該跟他說什麼。何況,現在,連那間十年前在澳洲偶遇的cafe已經被拆了,人變了,也老了……

或許,在現實的生活——一段同床異夢的婚姻、一份在瓶頸位奮鬥向上的事業、一個需要花時間照顧的兒子,天瑜不過需要一個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在懸崖峭壁邊拉回她雙手一把,儘管她清楚知道這只是個童話:在世上,兩個人,一個在香港、一個在沖繩,要幾多億兆%的機會才能偶遇?除了十多年前,(上帝的)緣分把我們兩條的分叉線,在同一個異國城市、同一間cafe的角落、同一點的時空曾經玄妙地糾結起來。如今,又分開了,這生,恐怕也不會再重遇吧?

「會的話,我又能跟他說什麼呢?!」天瑜跟自己說。

就讓他成為一朵永遠不變,不會枯萎、凋零的永生花,有時,不要問究竟,該走的時候,就要放手,人也一樣。既然他的回憶能為人生中困頓的時候還記得美麗、希望、勇氣、努力和夢想的圖騰,那就跟我們曾經互勉的想法,為自己的夢想奮鬥吧,一至兩年後,希望他知道我活得很好。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