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來稿】相愛一場 成人之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臨別時,與其磨蹭在這男女之間的小事,不如做個善事,為他好,告訴他我所能洞察的、為他最好的想法,對這個有氣魄的人,要鼓舞他的夢想,相愛一場,成人之美。
Sophia

他那沉思的側影,已在她回憶中烙下一幅美麗的圖畫。(視覺中國)

文:Sophia

「……法國大革命時,人被斬頭後,還能夠思想或者講說話嗎?你想,那滾動在地上的頭顱,看着自己的軀幹,會否有一分鐘能想:『我的頸椎橫切面居然是這樣子?!』」天瑜問,現在回想起十二前的自己,真是啼笑皆非。

他緊皺眉頭,格外嚴肅地思考着這道問題十多分鐘,當他喃喃自語推敲時,天瑜暗自用手指在桌上勾勒着他的側影的輪廓——目光炯炯的雙眼下,是一條挺拔的鼻樑線條,準頭微微向內勾,這就是他的側影。

「我真的不知道,等我再想想。」他說,然而那側影已烙下回憶中一幅美麗的圖畫。

十二年前,臨別前夕,看着天瑜若無其事的臉孔,他生氣地質問她:「我快走了,難道你不會有什麼感覺嗎?!」

「你想要飛,就應該飛!」天瑜沉默幾秒,把眼淚吞進咽喉,說:「我覺得以你的性格,不要留在這兒、不要只留在日本,做些普通人破格的事吧。以你的性格,你需要多找機會出國。這是你的生命,你有你的自由、你的選擇、你的夢想,那努力去幹吧!」

淚水由他的眼窩,默默地滾落在他的臉頰側,把她摟進懷裡。

一匹愛奔跑的馬,不要拴住他,愛他,就是要讓他走,要讓他得跑得更高。

況且,天瑜知道這個人並非池中物——二十幾歲能這麼意志剛毅、嚴格律己、勇氣忍耐的特質,她的直覺預感他將會成就優秀的。理智上天瑜百分之一千地清楚跟他不會開花結果,臨別時,與其磨蹭在這男女之間的小事,不如做個善事,為他好,告訴他我所能洞察的、為他最好的想法,對這個有氣魄的人,要鼓舞他的夢想,相愛一場,成人之美。

直到現在,在困頓時,天瑜還會想起:「這錯誤了、失敗了,『他』會怎樣想?怎樣才能爬起繼續向前跑?」

每天,天瑜努力地工作,希望完成了現在手上困難的小目標,如拼圖一樣,一天一點,正拼湊出創立她公司的大圖畫。「Believe you can and you will 」正是她這跌宕起伏的小公司建立的靈魂之一,這是「他」相信的,她從來沒有忘記過。

每天,天瑜努力地工作,以實現創立公司的夢想。(視覺中國)

分別後八年間,天瑜和他彼此再沒有聯絡,直至一天,收到他的電郵:

天瑜:

這幾年,我到了Pittsburgh進修,我的夢想成真了——實現了八年前我對你許下的承諾。

下文有一個URL link,按入去,看到他穿上白袍的照片,樣貌如當日般沉穩,但現在他是個腦神經科醫生了。

「我也沒有忘記過,你要等我,等我的公司長大,我夠滿意,要告訴你,我不會放棄。」天瑜對自己說。

偶爾,閱讀他的文章,想起那側影,天瑜總閉上眼,搖搖頭,好讓思緒甩掉這個曾在命裏擦身而過的人,呼喚自己集中在辦公桌上。因為對於他,只能讓一切的愛和懷念傾注在手頭的工作裏——包括這間新公司、這篇文章。

至於這文章的續篇,交給上帝。或許未知,正是活著的精采嗎?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