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來稿】那個不能忘記的前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若死後有靈魂,我希望再見他最後一面,在床邊親吻他的額頭,告訴他:「你們腦神經科醫生只懂研究能看到、摸到、證明到的東西,那我告訴你,人死後的意識還是會存在的,不要怕,我只想告訴你這現象?還有,見你最後一面……」天瑜告訴這感想給她的摯友。

【上回重溫:相愛一場 成人之美】

他已成為腦神經科醫生。(視覺中國)

文:Sophia

透露心聲後,她才明白自己在這十二年間沒有放下過他,間中不禁想起他:「不知道他正在做什麼呢?結婚了?還是太忙,還是單身?……」她努力想驅趕關於他的想法,勸說自己他已經在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裏老早已忘了我,或許我是一個在澳洲帶給他回憶或啟發的女人,但是她不是一個能觸摸得到的人,這關係怎麼可能呀?!她還是很驚訝自己對他的感覺居然如同跟他正戀愛般強烈,也意識到是時候要處理這個人,畢竟這對自己、現在的關係是必須的。是時候買一張機票、目睹他拖着一個新女友去摧毀他?

有一個心理學家專欄說:

要忘記一個前度,不是刻意不想他,越壓抑他,他越會出現,包括在夢裏。想忘記一段unfinished business,應該接受這份感覺、感情,回想當時分手的情景,告他自己要與他分開了。

回想起大家分手的時光,天瑜從來沒有向他哭過、分手後只是忘我地工作,理智上,她知道和這個男人不可能,但是她沒有跟他講這番話,未知這是否他間斷地出現在她的腦海,甚至乎夢見他離開的因由?

天瑜告訴自己:「是時候站起來,再照顧自己,真的面對這個人的感覺,處理它!」於是,她跟那心理學家專欄的建議,回想她需要再怎樣跟他道別:

當他的側影靜默地流淚、擁我入懷的時候,我應該再緊緊地摟住他的肩膀讓自己哭泣,告訴他:「我知道這一輩子,我們不會再相逢,我真的捨不得你!要是我們能重遇,在相隔千里的兩個城市,我們又可以如何?就算我們再聚,數年後,你和我已變了不同的人了,我還是這個傻氣的女生嗎?就算我們在一起,不也是受柴米油鹽的烹煮、生活習慣的磨合、愛情變親情的變質嗎?或許有一天,我們或者受不了對方大便後馬桶的氣味?!……」

想至這點,天瑜由淚水、浪漫和懷念中不敢對自己咯咯大笑。

「醫生太太」或許是一個不少少女憧憬的稱謂,當一個有魅力、富有的日本籍醫生太太更是糟糕的。

或許,不能忘記一個前度,只不過是自己嚮往他所擁有的特質。這些年,在他身上,她不是已經學會了克服困難、實現夢想時的剛毅、忍耐和勇氣?要不,怎會有這間start-up?

無需要被困在那個籠子裏,「我,不就是豪門嗎?!」正如范冰冰那一針見血的話。哈哈!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