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打機教曉我的,豈止三國歷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打機除了用作FF(幻想)和抒洩情緒外,其實在遊戲世界正是模擬現實世界。若能挑選好遊戲,不只好玩有趣,更可從中學習如何經國濟世!

一、《太閤立志傳》:志不立如無舵之舟

(《太閤立志傳V》)

文:仰子

《太閤立志傳》系列是以豐臣秀吉為主角的角色扮演戰略遊戲,但由第二代開始可以選用「新武將」(自創角色)遊玩。玩家的目標便是由一個無名小卒,透過不斷學習,提昇各方面的能力,並要聯絡招攬志同道合的人才,一步一步向上爬,直至成為「天下人」,統一日本為止。職業選擇除了武士外,更可以成為商人、海賊、忍者、劍豪、鐵匠、茶人和醫師。達成遊戲目標的方法有很多,不同的職業有不同的技能要求和職業道路,做好人和做壞人也可以,但均會影響玩家的名聲和有副作用。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立志對人的一生有決定性影響,差不多訂定了人的走向和終局;正如劉德華所說「路係自己揀嘅」,行善或是為惡,自有因果報應,無法逃避,每個人都要承受自己選擇的後果。這個遊戲的深度、廣度和蘊含的睿智,很值得我們認真研究學習。

二、《三國志》:故國神遊,逐鹿天下

(《三國志》遊戲系列宣傳圖)

《三國志》或許是兒時很多同輩玩家的啟蒙遊戲,是以三國時代為主題背景的歷史模擬戰略遊戲。《三國志》遊戲中玩家選定一個主公後,便著主發展領地,招攬人才,征戰四方,最終統一天下。玩家雖小心平衡開發和征戰等資源運用,禮賢下士,把握時機,並需具戰術和戰略觀念,方能如諸葛孔明般「火燒博望」,以小勝多;「三分天下」,縱觀大局。

《三國志》遊戲最令人神往的當然是其對三國時代仔細的描寫,令人仿如回到那風雲變幻的時代,置身其中。「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念奴嬌》蘇軾)遊戲令玩家沉浸其中,隨著遊戲進程的發展,玩家好像親身參與偉大歷史的進程。當完成遊戲時,玩家可回想經歷了多少的波折困難、認識了多少的英雄豪傑,卻轉眼灰飛煙滅,當中的感動和感慨,真的難以形容。

三、《模擬城市》:看清事理、世道、人情

(《SimCity4》)

《模擬城市》(“SimCity”) 是開放世界城市建造遊戲。玩家在遊戲中擔任市長,由一遍爛地開始建造一個偉大的城市。由水電、垃圾、交通、治安、醫療、教育、商業等等都要處理。遊戲中隨機會出現不同的天災考驗玩家的應變能力,如:哥斯拉、天煞或隕石。玩家在遊戲中會深刻體會到兩句名言的真諦:

第一是經濟學的第一課:如何以有限資源滿足無限的欲望。(How to use scarce resources to satisfy its unlimited wants)

第二是鄰避症候群:不要興建在我家後院。(英語:Not In My Back Yard,NIMBY)

錢、資源、福利都不會是由「地上冒出來,樹上掉下來」,都是需要先經過發展營運,後由稅務系統徵收,才再有福利分配。要保育、又要建屋;要仇商憎富,又要福利主義,均是「緣木求魚」不可能;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人就是貪得無厭,得一想二。在開發新資源或提供新設施時,總會遇上「捍衛合法權益」、「保護自然環境」的市民/代議士高呼:「不要建在我家附近!(NIMBY)」如何以有限資源令到欲望無限但又自私自利的市民滿足,是十分具挑戰性。社會上不時都會有富爭議性的議題,這遊戲令我們在紛亂的時局中看清真相,不被個別人士煽情的口號或精彩的演技所蒙蔽。
 
四、《文明帝國》:政治體制需因地制宜

(《Civilization VI》)

《文明帝國》(英語:Civilization)是一個回合制策略電腦遊戲。這個遊戲主要的目標在於在陸地上發展出一個偉大的帝國。本遊戲自古代開始,玩家隨世代演進擴張領土、研發科技,直到現代及離現在不遠的未來時代。然而由於每個文明因其隨機起始的大陸不同,地形、資源、氣候也不盡相同,令每局遊戲的變化也很大。而且基於客觀條件限制,每個文明也有獨特發展軌,不同政制也不一定通用,視乎當時領土大小、經濟、社會、外交及戰爭狀況,而挑選合適的政制。政體非宗教,只是中性的工具,需因地制宜,無萬能完美。

黃仁宇先生於《中國大歷史》中提出「大歷史觀」,強調理解客觀條件限制,避免傳統史家「過於強調道德上的議論而忽視技術上的探討」。所有國家一路走來自有其發展沿革,局限和優勢,不能憑空改制,必需先創造其成就條件,否則只會如王安石、康有為等變法失敗。這正正切合《文明帝國》遊戲的要旨。

五、《軒轅劍參——雲和山的彼端》:王道者,仁者無敵也

(《軒轅劍參——雲和山的彼端》宣傳圖)

《軒轅劍參——雲和山的彼端》是軒轅劍系列的第三代作品,是一款角色扮演遊戲。故事背景設定為唐安史之亂前後。「雲和山的彼端」之名來自於男主角賽特的旅程,為尋求「戰爭不敗之法」橫貫歐亞大陸,尋找遠在雲和山的彼端王國。其旅程由威尼斯出發,歷阿拉伯、天山至中土大唐。貫穿法蘭克、阿拉伯、中國三個文明,然而建築、服飾、音樂也很切合當地風格。

男主角賽特有著東方人血統,生父母不明,其沿著絲綢之路東來,其實除了尋找「戰爭不敗之法」外,更是一場追尋根源、身份認同及人生信念的旅程。遊戲中的情節主題卻一直散發著中國文化的氣息。賽特經歷多次政爭戰亂、生離死別,終領悟世上並無「戰爭不敗之法」,惟有行仁義,止干戈,方為「仁者無敵」之「王道」。

在男主角經歷萬里追尋(玩家數十小時的遊戲時間)後,最終到達當時大唐長安城時,那份感動真的令當時的我哭了。看到那熟悉的建築和音樂,仿如夢回大唐,回到那個「以無比自信包容異族文化,融鑄出多彩多姿的大唐風采」(黃仁宇語)的時代。當時宗教自由獲得保障,使節和留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對越南、韓國和日本影響尤深,而以日本為最,並促成了「大化革新」。令人不禁想起沖繩那「守禮之邦」的牌坊、荀巨伯故事中胡人那句「我輩無義之人,而入有義之國」,還有文革的十年浩劫,令人扼腕嘆息。

總括來說,只要能挑選好遊戲,並加以適當引導,打機不但能令人學習如何立志處事、經國濟世,更是絕對吸引的歷史課、文化課,能令學生更主動學習,上友古人,建立正確的歷史觀,培養對國家和文化歸屬感。創科局和教育局應合作,資助和鼓勵遊戲設計者,設計有趣又有益的中國歷史遊戲,方是推行歷史文化教育的「王道」啊!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