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圍棋大戰】當AlphaGo同你鬥溝女 淺談圖靈測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究竟電腦與人類如何比試把妹?其實可在社交網絡以文字對話進行。人機對話之人工智能技術源遠流長,可從電腦學祖師阿倫圖靈說起……
廖詩颺

(Google 截圖)

電腦程式 AlphaGo 大勝高手棋士李世石,引起普世關注。 十九年前,IBM的 Deep Blue 戰勝世界象棋冠軍,近日 AlphaGo 在更難的圍棋獲勝,似乎人類為挽回面子,只能在「溝女」這個最深層的遊戲力挽狂瀾 (w.l.o.g. 溝仔也可)。

「溝女」又稱把妹,是男人最沉迷的遊戲之一。外國近十年來興起把妹達人(Pick Up Artist) 一業,鼓勵互相切磋以達爐火純青,還有人著書立說和開班授徒。如找來一二高手,和電腦一較高下,相信能為人類扳回一城。

AlphaGo 是圍棋程式,自是無法把妹。但其樹搜索與深層神經網絡之技術,理應適用於各種難題。只是把妹乃藝術而非科學,無穩勝之法,難以為每步計分,令搜索難度倍增。以搭訕為例,電腦要拿捏準確,殊不簡單。把妹聖經《The Game》作者 Neil Strauss 便曾論及箇中奧秘,非常巧妙:

"The trick, when you're flirting, is figuring how to keep a balance between being engaging enough to retain someone's attention and not seeming overly available. So you tease a person a little."
(巧妙之搭訕技巧,乃是如何在剛好吸引對方注意、卻看上去不是過分熱衷之間,抓好平衡。所以,你只可稍稍挑引。)

用電腦把妹? 想像由Turing Test 開始

諸君或問,究竟電腦與人類如何比試把妹?其實可在社交網絡以文字對話進行。人機對話之人工智能技術源遠流長,可從電腦學祖師阿倫圖靈說起。圖靈於1950年發表一篇論文,題為《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以猜測性別的模仿遊戲 (Imitation Game) 為基礎,提出判斷電腦有否智能之法。簡而言之︰一人和一電腦分置兩房。房外有一裁判,僅以文字與兩房對談。如果裁判無法分辨何者為人,何者為電腦,便可宣告電腦擁有智能。這便是傳誦後世之圖靈測試 (Turing Test)。

六十多年來,科學家陸續開發出多個通過圖靈測試之程式。早年有 ELIZA 與 PARRY,近年則有A.L.I.C.E.與Jabberwacky 等。最新的程式能從網上學習應對方法,令對白不會局限於預設之文庫。在科學界甚至有一個年度人工智能比賽 Loebner Prize,讓一眾程式比試何者之應對最像真。然而此等程式比併的,只是像人,而非如把妹般有特定目標。反是近年常見那些騙網民錢之機械對話程式,更接近這種應用。只是人工智能要贏得美人心,自比騙按網址複雜得多了。

人工智能算不算有靈魂? 電腦把妹算不算「真.把妹」?

說起圖靈測試,科學界對其效用並非全無異議。在其面世30年後,哲學家 John Searle 曾提出著名的「中文房反駁」假想實驗,對之作出全面挑戰。Searle 認為,電腦程式只能處理符號,即使通過圖靈測試,也無法如人類般思考。中文房反駁謂:一個只懂英文的人處於「中文房」內,與房外之裁判以中文對談。房內有一堆天書,以英文指示如何應對中文符號,並附以大量中文問題與解答互相對照。這個只懂英文的人,單憑搜索天書,也能以假亂真,與房外的裁判以中文對談。但Searle強調,此人雖可通過圖靈測試,他仍是完全不懂中文。

此假想實驗在哲學界引起廣泛討論,牽涉到靈魂是否存在,也扯上笛卡兒之二元論與唯物論之爭,支持與反對者皆眾。反對「中文房反駁」的其中一說為:雖然房內的人不諳中文,但他加上中文房,整體而言,是絕對懂得中文的。

如果電腦從網上找出有效之對白而把妹成功,究竟是否算是懂把妹,應會引起同一爭議。這個程式果真開發成功,或會傷盡萬千少女之心,而反把妹達人之團體,也會轉為反電腦把妹,禍延甚廣。想來程式面世之日,江湖從此多事,還是不開發為妙。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