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打喪屍.影評】安定一生還是瘋狂一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看港產喪屍片,目標明確,三分歷奇,七分支持。若要數真正的港產喪屍片(殭屍除外),已是遠在1998年的《生化壽司》,在喪屍片百花齊放的年代下,即使是劇情已爛如TVB膠劇的《The Walking Dead》,也可以擁有無可挑剔的浩大畫面,以香港電影的技術和成本去挑戰喪屍題材,不用說,肯定是死路一條。單看戲名,導演的越級挑戰值得一讚,亦欣賞電影公司的勇氣可嘉,但看畢電影,更最叫人佩服的,反而是入了場的觀眾。
 
「今晚打老虎?」電影開宗明義向經典的港式偽法文致敬——你好嗎?(原法文之意思)。面對投入社會良久的香港人,電影借喪屍之名對港人作出問候,以喪屍的隨機出現來暗喻已遭赤化的政治環境,你要不隨波逐流成為共犯,要不以卵擊石被炸個稀巴爛,當然,現實中若然喪屍爆,相信大部份人也會寧願成為喪屍把別人咬得稀巴爛。寧為雞口,不為牛後,雞頭奸角是導演隨機想出的角色,還是另有對港人之弦外之音,有待觀眾對號入座。適逢回歸廿周年,電影的上映來得合時。

(《今晚打喪屍》宣傳海報)

龍(白只 飾)和治讓(張繼聰 飾)識於微時,滿肚子理想,卻寄人籬下;鮮有作為,卻抵賴懷才不遇;貴為粵劇社一員,基本功學不好,卻學人去破舊立新。進退兩難之際仍不識好歹,不就是當今年青人的寫照?
 
在這個荒誕的年頭,香港出現喪屍不足為奇,有危自有機,當英雄的機會來了時,你又會如何自處?有些人選擇安定一生,工作上、愛情裡,寧願平凡一生也不要遇上驚濤駭浪。另外有些人,則處心積累的追求一夜成名,希望死得轟烈。
 
有一個做空姐的朋友,走遍大江南北,最低限度她過的生活不是朝九晚五,一天她也有感而發的跟我說:「生活的框架限制太大了。」那個界定了自己價值的框架,就是緣於自己。
 
香港人太壓抑了,任何事情也是目標為本,在這個自我審查過剩的年代,何不「岸久」至極來瘋狂一晚?
 
Why so serious?萬梓良的出現,親情以外,那不問究竟地去尋仇和報恩的意味更為深遠,讓自己活得有意義,哪怕只有一晚的時間,用盡一切岸久的方法去盡興,不也是死而無憾吧?一切正如電影的英文名字所說——Enjoy Yourself Tonight,有多少個晚上你是盡興的了?
 
導演的決心,不少於昔日操刀《殭屍》的Juno,後者因見殭屍在港產片中多被淪為笑柄,而執意拍一套與世界接軌的中式喪屍片,前者卻是出於一己之欲。作為第一套操刀的電影,顯而易見,導演洗盡吃奶的力,希望拍一套話題性的電影打響頭炮,哪怕是死得轟烈。雖然是小說改篇,也擋不住他要平地一聲雷的決心,放棄正路的故事敍述,改以cult片形式的處理,把所有喜愛的元素盡情添加至電影中,觀眾受落與否,坊間評價已說明一切,這如大家所想之眼高手低,還是導演處心積累的岸久一晚,留待觀眾去再作評論。

(《今晚打喪屍》劇照)

+2

其實電影是得天獨厚包攬了一切的致勝的關鍵,老戲骨萬梓良與吳家麗打響名堂;顏卓靈與王敏奕的高顏值前後包抄年輕毒男;家居武器和西環場景打通香港人撐香港地的情意結,再加上港產喪屍與韓國《屍殺列車》和台灣代表《Z-108棄城》一爭長短的話題性,《今晚打喪屍》本是含著金鎖匙出世的明日之星。然而劇情的「另類」,逐步瓦解了電影的先天優勢,萬梓良與吳家麗之超額演出無阻電影步向崩壞;全真人演出的喪屍圍城場面濛濃得比王家衛更王家衛;張繼聰叫人想起《老表你好Hea》、白只角色空洞得像白紙;顏卓靈走失了、王敏奕被浪費的程度讓人聯想起昔日雷凱欣的人體爆炸。另一需要平反的,是那貫通電影的動畫,以至那電影海報,質素頗高,叫人喜出望外,電影是否你杯茶也好,那動畫本身是值得支持和鼓勵。
 
筆者看電影時適逢導演謝票,如他所講:「這電影是關於做人的選擇。」如果命運能再選擇,他又會否選擇正正經經的講故事,拍一套如大家所想的商業片算了?
 
戲中的萬梓良說過:「驕傲是人心裡面的喪屍。」這次電影可說是一次徹徹底底的身教,岸久一剎那,還是安定一生,看畢電影又有一番新的領會。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