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獨立創作.來稿】不只談情說愛,一張談香港故事的唱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黎曜銘

(一)市場去死吧:一張反叛的唱片

去年八月,「作曲填詞(廣東歌詞)交流區」Facebook 群組發起了一次名為「我們的唱片」的眾籌活動,但是要籌集的不是資金,而是歌曲及詞作。相關作品之後交予評判黃志華老師及曾紀諾先生評審,以及由群組的成員一人一票投選。最後選出十二首最佳作品,錄製成一張名為〈港故仔〉的唱片。

現今,香港唱片市場萎縮,是一件不爭的事實。在韓語歌、國語歌、歐美歌曲的包圍之下,著名歌手的唱片銷售量已經大不如前,由專業公司推廣新人歌手的唱片銷售量更是慘不忍睹。所以以商業角度來說,由一班名不經傳的愛好者推出的廣東唱片,可以說是一個最差的決定。

但是,市場去死吧!夢想永遠就是反叛、不計得失而執迷不悟。

(二)現實主義:不只談情說愛,要談就談香港的一切

八十年代開始,由於市場關係,廣東歌慢慢形成一種「無情不為詞」的風氣,情歌主導,所以盧國沾老師便提出「非情歌運動」。而這張唱片名為〈港故仔〉,顧名思義,就是要求填詞人述說有關香港的故事,所以除了愛情之外,不少詞人在作品中寫親情、寫友情,寫社會與歷史,寫香港的前途,與三十年前由本地民歌歌手集體推出的〈香港城市組曲〉有一種遙遠的呼應。

例如〈尖沙咀中留〉暗藏對失去集體回憶的哀愁;〈深水半山〉借一段愛情故事批評社會的貧富懸殊;〈爺爺嫲嫲〉寫爺爺嫲嫲外,亦暗藏四五十年代中國移民南下的歷史;〈深水埗〉以詞讚頌香港低下階層的生命力;〈梅窩牛牛去左邊〉則借梅窩牛群的故事,反思城市發展與大自然的關係。而〈離島〉一詞更是一則香港現況的寓言,其中「誰打算殺紫荊花後/改種紅樹林嗎」一句充分流露出香港人對政局的憂慮。

這張唱片名為〈港故仔〉,就是要求填詞人述說有關香港的故事。

+2

(三)浪漫主義:夢想求人,不如求己

參與是次唱片製作的創作人由二十多歲至退休年齡不等,職業遍佈學生、電工、教師、工程師、小說作家、現職作詞人各個界別,所以可以說是廣泛而多元。雖然他們的背景南轅北轍,但是卻有一樣東西把他們連繫在一起──音樂夢。

〈尖沙咀中留〉及〈離島〉填詞人詩詞

〈深水埗〉的作曲人伍鈞煒就曾經為了生活,早上擔當地盤工人,晚上擔任鋼琴老師,餘閑不忘他的音樂夢。他說向筆者說:

「我曾經試過為了考鋼琴演奏級考試,請假一個月,朝九晚五地練琴。但為了音樂,這也沒有辦法的事。」

〈快活谷的快樂傳說〉的作曲人Willis (余煒立)雖然現己退休,但是音樂夢卻使他更為繁忙,他直言現在與有一份全職工作沒有分別:

「每天兩三小時練樂器,兩三個小時創作,兩三個小時處理有關音樂的事。」

而唱片的活動發起人詩詞身為全職老師,本身已經十分忙碌,對錄音、製碟、出版、宣傳等工作更加是毫無概念,但是由活動的起動一路走來,也沒有放棄,靠的就是這一個音樂夢:

「不嘗試一下,一直安於現狀,和咸魚又有甚麼分別?」

如此瘋狂的故事,在整個製作團體內可以說是數之不盡。也許,沒有一點瘋狂,沒有一點浪漫,沒有一點不切實際,也就沒法蘊釀出夢。

〈快活谷的快樂傳說〉作曲人Willis Yu

(四)順流逆流:堅持才是真正的喜歡

順流的時候,附和者眾,投機者多;而逆流的時候,樹倒猢猻散,而餘下那些堅持下去的,便是真正的愛好者。

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要推出這一張廣東唱片,為什麼做這樣一件吃力不討好、可能毫無回響的事情,他們可能會答:

「不為什麼,因為我們真正喜歡。」

創作人們與黃志華老師、韋然老師和岑偉宗老師聚首一堂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所有圖片由作者提供,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