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男人的女人】會煮飯的女生最好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穿著卡其色夾克,12公分的 Stuart Weitzman 高跟鞋,提著一大堆新鮮草莓和鮮奶油,右手還要假優雅地拿著美式黑咖啡,走到沒有電梯公寓的第三層,我累了。

不曉得是高跟鞋的錯,草莓的錯,還是年紀和身陳代謝的錯,我就是累了。

安慰自己說,是昨天生日狂歡睡不好的緣故。

以三分鐘一台階的速度,我還是爬到自己的料理教室裡。六十坪的房子,滿是牛油的味道,分不出來是新的還舊的,反正新舊都沒有分別,這倒跟男人一樣。

五年前,把自己的料理教室開在台北一個住宅小區的公寓裡,當時是因為便宜,也因為相信房地產不像愛情,總會增值,就把自己工作多年來的積蓄一下子投了進去。

別誤會,不是什麼剩女輕熟女失戀創業重拾人生義意的故事,當時有一個很要好的日本人男朋友,日本男人比所有國家的男人都更相信,娶回來的女人需要很會做飯,也相信,很會做飯的就是好太太,跟美國的年輕男女一起工作一起賺錢一起到漂亮餐廳晚餐的自我自主論調很不一樣。

放下假優雅的咖啡,拿了自己更習慣的馬克杯,倒了一杯溫水;35以上的女子,總是一年四季都喝溫水。

推開公寓獨有的大窗戶,看出去一整片矮矮的,都是四層的灰色水泥老公寓,我在想,會煮飯的女生,真的最好命嗎?

朋友當中,有許多比我還會料理,沒錯,反正法令沒規定說最會料理的才能開料理教室。Naomi是一個胖胖圓圓可愛可愛的女生,有點人如其名,只能用可愛而不是漂亮征服男人,還在二十幾歲的年代,每天替男朋友帶便當,星期一是三杯杏鮑菇,星期二,泰式青咖喱,星期三,手工高麗菜水餃;沒看到她的男朋友有沒有吃得一臉幸福,反正她每天都做的樂在其中。

我的想法和原則是,料理是女人的武器和手段,不用天天亮出來的,太尋常的菜不用做,避免顯得自己跟幫傭和家裡的老媽沒分別。我第一道為男人做的菜,是苦艾酒醬風味的乳酪牡蠣舒芙蕾,嗯,法國料理,高級感是一個考量,更重要的是,做完之後,自己身上的 Cotélac 白色絲質上衣還不會沾到半點油脂的味道。

今天的課是草莓塔,我最討厭的食物,卻同時是天下間最多女人趨之若鶩的食物。

小心翼翼的把草莓拿出來的同時,電話響了,是Naomi。

(來追看路以苡的生活,上集在這裏,下集待續…)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