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與女.小小說】出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遊望着車窗外一排熱帶地區獨有的樹木,樹葉集中在頂部,樹冠特大,像把傘。許多年前,也是這排喬木,目送她離開這南洋小國。

都道絲蘿願托喬木,自己何嘗不是一喬木?周遊心想。丈夫、兒子事事依賴她,在家凡事她說了算,回到公司又是管人管事。

手機振動,傳來Sam哥的短訊:

(李孫彤攝)

「周遊,有個單我們接不了,二百箱,三月初要上船,你能接嗎?」Sam哥是周遊的前上司,在周遊離職後仍然很照顧她。

過了五分鐘,Sam哥又來短訊:「今天要覆,最遲明早。」

訂單,周遊是打算接的,Sam哥不會轉介太差的order,最近自己生意也不好,只是在考慮要不要順便告訴他自己也在新加坡,才遲遲不回覆。Sam哥的母親一直孀居新加坡,周遊知道,每年這個時間,Sam哥必定回老家慶祝母親生辰。

想了半晌,周遊只覆了訂單,沒提自己出差的事。

傍晚,周遊見完客回到酒店,經過大堂咖啡廳,見到Sam哥獨自在喝果汁,—副慢條斯理的模樣,不似在等人。周遊快步走進大堂洗手間,拿出化妝袋補妝。

周遊補完妝正想拿出梳子,瞥見銀包照片格內自己三年前與丈夫蜜月旅行時拍的照片。周遊端詳鏡中的自己,再看看照片,心想:怎麼憔悴了這麼多?周遊收好化妝袋,拖著行李,靜靜地乘電梯上樓。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