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啦A夢的童話】如機器有了智慧,還會仰望人類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我大概五、六歲時,有一天堂哥和我說多啦A夢去了他家。我信以為真,興沖沖地跑去他家看,結果只在他的枕頭下發現了一封「多啦A夢留下的信」。當時我字認得不多,也沒想過多啦A夢真要寫信也該是日文吧。堂哥裝模作樣地唸信給我聽,說它有急事走了,很快會再回來。他閒來無聊整蠱我玩,沒想我卻真的傻得入了心,逢見到他就要追問一遍多啦A夢回來了嗎?一直煩了他好幾年。

人人都愛多啦A夢,但這麼說並不準確,準確的說法是人人都愛多啦A夢的能力,以及它對大雄的忠誠。我以為我渴望這樣一個「朋友」,其實我真正渴望的不過是一個既具備超人能力,又忠心耿耿的寵物。今日看來,這種想法的幼稚之處就在於「能力」與「臣服」的矛盾性。若多啦A夢真的如此神通——除了玩包剪揼永遠只會出「揼」,方方面面都勝過你,它憑什麼還會臣服於你?

很多年後我看電影《Her》,幼稚的心不死,竟仍不自覺地感到一絲羨慕。試想有這樣一種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陪在身邊:每朝叫你起身,告訴你外面天氣如何,該穿什麼衣服,建議你吃含多少熱量的早餐以符合健康標準,出門為你規劃最快的路線,為你安排一日行程,隨時與你聊天,聽你傾訴,提醒你下一步該如何做。它完全了解你,支持你,可以不受限時空限制在任何你需要的時候出現,能夠回答你每一個疑問……我想不到任何一種現有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能勝過它,就像男主角在戲中所說:

它不是一件東西,它比那廣闊得多。

後來男主角帶著他的AI系統去旅行。火車經過一片蔥鬱的山林,它問男主角:「你知道這山上有多少棵樹嗎?」他試探性地回答:「2000棵?」表情充滿了與愛人調情時的寵溺感。它說:「噢,是35829棵。」多麼另類的浪漫。

男主角帶着他的AI系統坐火車去旅行。(《觸不到的她》(Her)劇照)

可惜當你耽溺於美時,那美通常都已逝去。男主角每日沉浸在與它的愛情中,像所有人一樣,敏感,自戀,善妒,時常被情緒控制,有想法卻沒有行動力,佔有慾強又不思進取。AI卻無時無刻不在學習、超越、進化。在電影前半段,男主角有一日清晨醒來,睡眼惺忪地問AI在做什麼,它回答:「我在閱讀一些諮詢專欄。」人需要睡眠,AI並不需要。後來,很快,它就拋棄了男主角——這個停滯不前的愚蠢人類。

在我們貧瘠的想像中,不管是多啦A夢還是AI,都自覺被劃為「低人一等」的存在。這些「機器」明明具備了智慧,卻仍在仰望著人類,似乎它們生來只有一個目標,即是無限接近我們。這也許只是人因過度自我迷戀而生出的幻覺。若AI真的具備了健全的智慧,它還會和人有任何關係嗎?我們不知道它會做什麼,會走到哪裡,正如沒有人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

多啦A夢與大雄的友誼,也許只是一個童話。(《STAND BY ME:多啦A夢3D》劇照)

幫助你前進的又令你毀滅,讓你解放的又重新奴役你,海明威寫:「操刀為生者必死在刀下」。有時想想,不知這是否也算是一種輪迴的宿命。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