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新星展.劇評】《穆桂英大破洪州》:有電影感的倫理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到半年,西九文化區又在高山劇場新翼舉辦「粵劇新星展」。戲曲中心明年就會落成啟用,以後必須持續推出高水平的戲曲節目(不會限於粵劇),也必須務在長遠,讓真正挑得起大樑的本地新星能夠借之為搖籃,盡快羽豐翼健,成為既留得住舊知音,又吸引得港內甚或港外新觀眾的角兒。無怪乎西九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和新星展藝術策劃羅家英,都在演出場刊內言之諄諄,以寬嚴並濟的態度勉勵這些「新星」,望能不負所期,成為粵劇的接班人。

這次我只挑了《穆桂英大破洪州》來看,也感到十分愜意。

王志良飾演楊宗保,謝曉瑩飾演穆桂英,交流很仔細。(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西九文化區 Facebook)

+3
+2

這確實是個好戲,它是已故編劇家葉紹德所編,序幕外有〈點將〉、〈渡河〉、〈責夫〉、〈釋嫌〉、〈解圍〉五場,每場都有可看之處。

這個「楊家將」故事演的是楊宗保與妻子穆桂英合力抗擊遼軍,守衞洪州。其中固然有不少武場戲,但最有戲味的卻是宗保和桂英兩夫婦的性格描寫。自幼備受寵愛的楊宗保,輕躁好勝,不堪北遼罵陣相激,竟無視主帥桂英的軍令,私自出戰而敗陣歸來。桂英以違軍令罪下令斬之,家翁楊六郎親臨求情,仍須杖棍四十,並插箭遊營示眾。回到營房內,宗保難堪受辱,心情極度不忿,與桂英有一段十分好看的對手戲,層次非常豐富。桂英知道丈夫感到委屈,乃親自搬椅子給宗保坐,唱:

「難捨合歡情。打在郎身上,痛在妾心田。夫你犯軍規,理應斬首轅門,死罪縱能饒,活罪難赦免。」
穆桂英

但是宗保不同意,說若倒過來是桂英有過而由他審理的話:

「我(只)會記下你罪名,為你存體面。」
楊宗保

而最根本的問題是「士可殺,受辱難」,宗保耿耿於懷的是尊嚴受到無可挽回的傷害。但是,跟丈夫的顏面相比,對主帥穆桂英來說,行軍的紀律無疑更重要,因此賞罰分明、軍令必行、絕不徇私等等,就成為更高的原則。不過,其中的取捨雖說義無反顧,在具體處理時卻是步履艱難。這正是戲最吸引觀眾的焦點。

「公私分明」就是這樣由穆桂英做了個示範。這個戲是很好的人文教材,戲曲的「高台教化」作用於此得到彰顯。過去的百姓就是靠看這樣的「家庭倫理劇」而得潛移默化,吸收做人處事的原則。

還有另一個例子呢:大軍渡河之後,由於楊宗保刻意作弄,桂英既不知守洪州的總兵是家翁楊六郎,而六郎也不知率援兵到來的統帥是媳婦桂英,因此,相見時非常意外而且尷尬不已。他們應該怎樣行禮?僵了一會之後,老於世故的他們的做法是:先是總兵拜見元帥,再而是媳婦離座拜見家公。這就是「先國後家」的意思。

就演出所見,羅家英應花了不少工夫,才讓戲節奏流暢爽朗。那邊廂遼軍主將白天佐還在舞台上大演功架,耍舞大刀,那邊廂穆桂英已經在內場唱出上場曲,兩者互相融疊,既有電影感,亦使戲焊接得緊湊。天幕上的投影效果很好,使自然景美麗而有格調。

兩位年輕演員固然演得用心,導演也應在排練時給予不少誘導。(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西九文化區 Facebook)

演員的配搭可以更整齊,但限於這是個「新星展」,應以提拔新進演員為主要考慮,個別的配搭稍弱,也可以理解。

桂英和宗保的對手戲好看當然也跟演員稱職有關,王志良與謝曉瑩的交流很仔細。例如宗保因鬧情緒而推開桂英,卻用力過猛,他乍見桂英站立不穩,似不自覺地表露一下打算相扶的小動作;又例如桂英一再低聲下氣勸說夫郎,其間稍現怒氣而又一再強忍的處理,都真實而微妙。

兩位年輕演員固然演得用心,導演也應在排練時給予不少誘導。王志良的唱功近來已大有進步,當然還可以更有韻味。謝曉瑩的做和打都甚有水平,在新星中算是翹楚,但唱功仍有進步空間——而這都是長遠而需不懈努力的工夫了。

黃寶萱演的柴郡主戲份不多,但很能壓場;由她來曉以大義,並告知桂英已有身孕,讓宗保知所反省,終於兒媳重歸於好,很有說服力。演張彪的吳國華演出不斷,而態度認真不懈,進步很大,也值得欣賞。

這裏也要指出一些明顯的瑕疵。白天佐的「佐」應該唸陰去聲,但是幾乎每個演員都唸成陰上聲的「左」,甚至包括演這個角色的演員,只除了謝曉瑩。

字幕普遍而言很認真,但是〈解圍〉譯做「Break the Stage」,而不是「Siege」,就比較奇怪了。這些本來都是可以避免的。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