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經典科幻片《2020》 借人造人探討「人何以為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陳綽文

這是不是一篇影評,我都不清楚。

《2020》(Blade Runner),是作為科幻電影史大的經典之一,不少導演的啟蒙電影之一,更是一代人的童年/少年回憶。《銀翼殺手/2020》,不屬於我的年代,就算聽過不少演員表示喜歡這電影,而我都是近日,才把《2020》完整看了一次。我不知道它為當年的觀眾帶來怎麼樣的震撼。只知道,當看完《2020》後,這套當年與《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同期上映的電影,能進最愛電影中的前十。

《2020》(Blade Runner)劇照。

+7
+6
+5

電影總以不同的方式,存在於不同時代,不同人的記憶裏。這是電影的魔力,有趣的是,這種「記憶」,也在《2020》所描寫的世界觀中。什麼才是真正的存在?《2020》,在你還未看過前,存在過嗎?什麼才是存在的依據?人,是單靠記憶來活着的麼?

看似玄妙又複雜,喜愛問號的導演Ridley Scott改編Philip K. Dick小說《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製作成《2020》,描述專門追殺人追人的銀翼殺手Deckard(Harrison Ford飾),追查一批Nexus-6(人造人系列編號)的下落,所引發的故事。

人造人(Replicants),沒有真實肉體成長的記憶,卻被植入完整的成長精神記憶。電影發展下,電影中心就由追殺人造人發展到,假若人造人與人無別,那人造人不就應該自由地活下去而不被追殺嗎?

《2020》(Blade Runner)劇照。

電影中城市設計與攻殻機動隊好像,查資料才知道是攻殻作者有從《2020》得到靈感,所以應該是攻殻像《2020》,不過攻殻的香港場景比較完整,而《2020》則更像New York+東京+香港的感覺。而且為了營造壓抑的氣氛,無論佈景設計和音樂上,都較黑暗和低沉迷幻。

其實不需我去評,《2020》的小故事,影評,在網上成千上萬,每個切入點都不同,說未來科技,機械人發展,社會階級,甚至神與人的關係,各式各樣,最後依然是最大的原點——人性。

Ridley Scott喜愛對人性的討論,最明顯的是其新作《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聖約》中造物主與創造物的對話,《2020》亦有出現,Nexus-6首領Roy對製作人造人企業Tyrell CEO的一段對話,表現出這種關係。

《2020》(Blade Runner)劇照。

 Roy: It's not an easy thing to meet your maker. 

 Tyrell: And what can he do for you?​ 

 Roy: Can the maker repair what he makes? 

可以看到,導演利用人造人與人的討論,延伸至神與人的關係,以及所發展出,人存在應作之事。一直以來,Ridley都沒多大興趣於回答他在電影中提出的迷思,更多的不斷拋出更多的問題,對觀影者而言,可能不太理解,故事不應有答案的嗎?但我覺得,這種做法其實可能是為了告訴我們,人類最大的問題是無知,而承認自己的無知,倒好過強裝/欺騙自己明白一切。

Replicants被植入記憶,情感,卻毫無依據。照片是偽造的,情感不存在過,只是一些非常精密的程式編寫出來的東西,但人造人面對生活所感受到的,真的與常人有別嗎?失憶的人卻可稱為人,為何人造人就不可以?以上的問題複雜,但《2020》中,非單是希望談到「機器人能擁有情感嗎?」這命題,而是更深點的「人何以為人」,首領Roy在他臨死前對銀翼殺手的一段雨中獨白,除了成為電影史中經典一幕,更是對人類的控訴。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Roy

特別的是,他說的不是tears in the rain(即雨水會掩蓋你的淚水,淚水會消失在雨中),而是tears in rain(即淚水藏在雨水中,雖然它被掩蓋了,但它永遠都只作淚水,不會成為雨水)。這台詞除了美,更是非常有深意。

人,作為雨水,與淚水又有何別?把雨水和淚水分開,是殘忍,或是必須的呢?我只可以承認一下自己的無知,選擇不回答。

《2020》(Blade Runner)劇照。

續集《Blade Runner 2049》於美國及首發國家上映後,好評如潮,很想快點看到新導演Denis Villeneuve所創造的29年後的世界,亦希望保持2020的深度,因為我希望就算年代過去,有人會像現在的我一樣,為自己出生前的電影思考,努力去尋找一個更好的未來以及更高尚的人生。

最後說一下與異形相關的彩蛋,《2020》其中一幕提及西洋棋棋局不朽對局The Immortal Game,台詞「Queen to Bishop 6. Check.」,Queen是異形中重要的皇后,Bishop是《異形2》的人造人名字。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