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香港音樂路難行?Gin Lee自白:《隨風而來隨風而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二零一七年差不多走到盡頭,是時候開始準備一件事——為明年的旅程作規劃。這差不多是打工仔的指定動作吧,辛勤工作這麼長的時間,為的就是這短短數天增廣見聞的機會。

在我們打開世界地圖找尋目的地的同時,亦有些朋友為生計、為興趣而離鄉別井,就如今天要介紹的主角一樣。來自馬來西亞、本叫 Jeanie 的 Gin Lee 李幸倪,就是為了她的歌唱夢,毅然隻身來到香港尋夢。

其實早在 Gin Lee 於電視台的歌唱比賽中擔任過江龍挑戰者的時候,魂魄已被她的歌聲攝去。當時對大學修讀音樂的她那印象,就是樂壇中的 C . 朗拿度——要技巧有技巧,要氣量有氣量,輕鬆遊走於高、中、低的音階之中。

不過,Gin Lee 當時沒有「入鄉隨俗」,在舊公司所推出的唱片中,作品雖然首首具質素,教人聽出耳油,自己對《潛水》特別鍾愛,卻沒有香港一般樂迷最愛的情歌。或許如此, Gin Lee 的音樂甚少走進人們的耳中,艱難的時間亦隨之而來。

天生這笑面模樣 再凍也不會結霜 再痛也不怕跌傷
不需抵抗負能量 我有我的拍子機 痛快去玩跳樓機

財政越見拮据,機會越見減少,前路越見黑暗,難道Gin Lee這來港追夢之旅要來到終站?

來自馬來西亞的Gin Lee 李幸倪,為了她的歌唱夢,隻身來到香港尋夢。(Gin Lee 李幸倪FB圖片)

+4
+3
+2

來讓我看看套電影 我再去去琉球島 再去去法國看尼斯美態
吃吃喝喝最好 最愛意國雪糕 我世界我最愛我態度
這刻於冰島 冷冰裡看星星的光譜 人就已自由 那需傷春悲秋 不憂

與其說 Gin Lee 妥協唱K歌,不如說她在這趟歷險之中,揉合了不同地方音樂的特色。看看她今年推出的派台作,《空姐》是愛情故事,亦是 Gin Lee 與音樂之間的愛情故事,所以唱出了那份在愛與痛的邊緣,欲斷難斷的苦澀。

當聽到今天介紹的《隨風而來隨風而去》,感覺到的,就是「師兄弟歸位」,是她久違了的曲風。沒錯,這首今年的第三Plug,是 Gin Lee 走過這條崎嶇音樂路後,驀然回首的自白。這種態度,不僅在形容她的經歷,更是在說她的音樂風格。在快餐店裡的逐格重播,使一眾樂迷(或者是食客)對她生出「情歌歌手」的刻板印象。但 Gin 的音樂卻是多變,《隨風而來隨風而去》這今年第三 Plug 就是最佳例證。相比前兩首派台歌,這首與外國音樂班底合作的《隨風而來隨風而去》,卻一洗沉重感覺。Fergus Chow的編曲,甫開始已教樂迷那緊鎖著的眉頭放鬆,身體霎時輕如浮雲。

我去到那裡 永遠也似風飄去散去
會遠去 出走去那裡 永遠永遠都灑脫的身軀 不拘
吃吃喝喝最好 我有我設計城堡 我信我永遠會過得最好
我去到那裡 永遠永遠都灑脫的身軀 不拘

以為梁栢堅不是只會創作那些如《老佛爺》般的抵死歌詞?少年你太年輕了。不止一次說過,他亦能像《阿飛與阿基》以至這首《隨風而來隨風而去》那樣,以文字道出歌者的心聲,拍拍你的肩。這次就將 Gin Lee 在香港樂壇闖蕩的所見所聞,精要地以這三分鐘一百四十字娓娓道來。

有故事的歌,總是來得動人。隨風而來,隨風而去,就地取材,將特色收歸己用,就是這來自馬來西亞的「樂壇 C. 朗拿度」Gin Lee 的特殊技能,好讓她能在這荊棘滿途的音樂路中開天辟地,闖出一片青天。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