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大亨性騷擾風波.博評】一句#MeToo就能拯救性侵受害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行行出淫魔。係女人就明白,行走職場,最不想面對的惡夢不是辦公室政治,是公司裏出現了一隻當身邊任何異性是待宰羔羊的色狼,而對付職場色狼,只能求神拜佛對方不要睇中自己,同埋步步為營。

在我身處那個男女比例為一比九的行頭,竟也曾遇過一個意大利佬上司,讓辦公室內沒有任何一個女同事願意跟他單對單開會,因為他輕則出口重則出手,有幾離譜?別人返工講早晨,佢會講「睇落你尋晚有good sex噃」、「點解你唔着低胸衫返工?尊重下我好噃」;一個唔好彩在茶水間電梯口狹路相逢,例必懶親切掃手臂掃背脊;試過有同事OT,因放工撞正同一升降機,被硬扯去停車場,更差點被他拉上坐駕。

那時候成群女同事同試過向人事部投訴,結果不得要領,但無人敢同平機會提告。因為大家都心裏清楚,呢隻無牙老虎點會快得過一隻餓住搵獵物的狼,而且好易俾人玩返轉頭。辦公室的公義戰士,就是搞事之徒同準烈士囉,係,我認我懦弱,當我知道意大利佬之前是在美國支部被人投訴性騷擾,然後才給流放來香港的,更加覺得絕望。

對付職場色狼,只能求神拜佛對方不要睇中自己,同埋步步為營。(視覺中國)

當一間公司無打算處理辦公室內的性別問題,就代表他們只當員工係一件死物,無辦法盡快另謀高就,就只能自求多福。他的私人秘書平均一個月走一個,最後人事部出絕招,請了一個男秘書給他。萬幸的是,他的香港區總監位置還是坐不夠一年就落馬了,因為他涉嫌企圖強姦家中的女傭被捕,罪最後沒成,但他的「戰績」當時給某英文媒體詳細報道,讓公司招牌蒙羞,終於下馬。

這件事讓我至今不能釋懷的,是當時的女性管理層,都主張息事寧人,當中包括人事部阿姐,還有我那個常常給時裝雜誌訪問時,自詡女強人、新女性的公關部阿頭 V,我曾看過她給那意大利佬輕撫膊頭時,十級厭惡的表情,轉過頭來,她卻會很理直氣壯的訓示我們:「做公關要識得大方應對男人的示好方式,唔好大驚小怪。人家無心,你怪錯人,會好尷尬。」

就算V多能幹,我至今還是很鄙視她,在那種環境下,她明明最有資格用行動反抗,可是她選擇了當幫兇。幫兇的作用,不只是助長罪犯,更差勁是陷受害者於不義。

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身為荷里活金牌製作人,捧紅不少明星,卻被揭近30年來乘工作之便性騷擾或侵犯女性。圖為2017年8月2日《風河谷謀殺案》(Wind River)在紐約舉行首映派對時,韋恩斯坦有美相伴,與女星奧爾森(Elizabeth Olsen)及妻子查普曼(Georgina Chapman)合照。查普曼稱將與丈夫離婚。(視覺中國)

+5
+4
+3

荷里活電影製片兼Miramax創辦人Harvey Weinstein(下稱死肥豬)的性侵醜聞鬧得很兇,很多當今穩坐一線大牌的女明星,紛紛挺身公開受害經過,被灌酒被強吻被脅迫脫衣被毛手毛腳,英國女演員Lysette Anthony和意大利女星Asia Argento更公開坦承她們多年前曾被死肥豬強姦。

最古怪的事情發生了,大家都在各大小媒體欣賞Gwyneth Paltrow、Angelina Jolie、Léa Seydoux 等紅星的虎口逃生記並津津樂道時,名氣沒那麼盛的Lysette Anthony作為真實的提控者,卻無人問津,讀者取向跟紅頂白的程度,實在令人歎為觀止,這跟「局長的兒子自殺是故事,人家的兒子自殺是數字」確有異曲同工之妙;Asia Argento更慘,在意大利媒介 (所以我對意大利佬負好感)她被不停公開羞辱,暗示她無中生有,誣陷人家。

而我相信真正曾被這隻死肥豬侵犯的受害人,其實遠超於現在的廿幾三十人。有幾多人會站出來認 #metoo,老實說不會太多,或者可以說,很多人都修飾了自己的真正遭遇。

無好處呀。年代久遠,從法律追溯,十成十告唔入,所謂性侵犯法例,每一條都在保障性罪犯,性侵受害者每一次作出控訴,都需要親手再放把鹽在傷口上,更會面對更多的評頭品足,有沒有口交?有沒有插入?有沒有射精?都沒有?同情者就一哄而散了,大家都有個觀念,不亮劍就不是動真章,受害者就不是真正受害。「陽具中心主義」讓受害人必須認受狹義的被害觀念。

在如此狹隘的大眾觀念下,再企出來,只會為好事之徒製造更多花生時刻。例如大家都在講的「娛樂圈潛規則」,由出現娛樂圈伊始,媒體最愛渲染一個傳說,就是女藝人要爭機會,就有需要向權力中心提供「好處」,最直接就是送上自己的身體。

美國女星Alyssa Milano更於本月16日在twitter發起「#MeToo」行動,鼓勵性暴力受害者站出來發聲。(twitter截圖)。

在男性在藝能界當權、以陽具中心主義為主流的年代,大部分人都相信這一套,包括我阿媽,總愛討論八卦雜誌裏誰誰誰靠身體上位,卻沒有人懷疑過,所謂潛規則其實是當權者用來作開脫性侵犯罪行的藉口,以及欺騙女性和無知大眾的集體謊言。

對於已經站在巔峰的女藝人,挖出瘡疤沒人可憐,因為她們最終不被終生掛上性受害者的標籤,也會被膚淺、功利的世俗視為服從潛規則的得益者。「她給侵犯了。」、「她得到了好角色。」、「電影大受歡迎。」、「主角名成利就。」常人的直線思維,會將這些句子的中間,全部加上等號,沒有人會考量「她給侵犯了」其實是一宗必須去單獨重視的事件,這是很多女性作為「娛樂家」的悲哀。

如果這隻死肥豬的性罪行,可以持續了超過三十年,要關注的除了是受害人數,還有幫兇人數。現在各大媒體開始追查,曾經與死肥豬合作的電影人有多少知情者,又有多少是沉默的幫兇。像Woody Allen 的支吾以對,Matt Damon 的顧左右而言他,紛紛受到觀眾唾罵,這棵埋藏已久的地雷還有排爆發,碎片直插一眾偽君子,早幾年前一套影射美國娛樂圈中事的美劇《30 Rock》,已經不止一次提及死肥豬的好色惡名,很難令人相信這是巧合吧 。

一句「#metoo」有何能耐拯救性侵受害人?(網上圖片)

因為「#metoo」和一連串的荷里活性侵醜聞事件,網上各大小社交媒體,出現了不同界別的女性的受害自白,形成了一般風氣,叫全世界認真看待女人在職場上長期忍受的性欺凌,包括我的兒時偶像 Bjork,在她參演《天黑黑》(Dancer in the Dark) 時,原來無時無刻在承受着導演Lars von Trier的性騷擾,(詳情請看她的Facebook)第一次閱讀她的自白書時,我是有點難以置信的,她那麼有型、她那麼有才華、她那麼看來無懈可擊。可是她還是曾經有這麼的一段不堪重提的「黑歷史」,到我再重讀她的故事,還有那些不盡是支持她的留言,我真的好佩服她擁有跟所有「#metoo」女性共患難的勇氣。

一句「#metoo」有何能耐拯救性侵受害人?法律上,未必有。但作為一個自發的全球女性運動,講清真相,集合個人力量逐一踢爆性侵者的虛偽謊言,卻是一項真正劃時代的創舉。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眾口同心的聲音已經成為了一股龍捲風,足以吹垮任何一股陳腐傳統勢力。擁有《Vogue》、《GQ》、《Glamour》 及《Vanity Fair》等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媒體企業 Condé Nast,日前突向旗下所有媒體發放電郵指令,要求所有部門永久停止與惡名昭彰的淫棍攝影師Terry Richardson合作,即時生效。

在鬥大聲的世代,「#metoo」運動勝出第一回合。可別忘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們仍需努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