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獸大都會】香港也曾是個優秀大都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不知道怎樣做才算正路,但正所謂「社會撕裂,大家都輸」,到底是要「改變」還是要「政變」,站在不同位置自然有不同決定,但《優獸大都會》教曉我的道理,不是「有良心的警察就應該辭職」,因為套楊岳橋議員形容民主派前輩的話,「要不是有他們,香港可能已經變得更差了」。
托比

兔仔茱迪成功當上優獸市的首位兔仔警察,從小鎮走到大都會,希望憑自己努力在優獸市實踐夢想,令自己所愛的地方變得更好⋯⋯曾幾何時,這隻滿腔熱血的兔仔,也是多少個香港故事的縮影。

即使被看輕,甚至被人當成拖後腿也沒有放棄,爭取每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就連抄牌也要出200分力,中午前開200張罰單;沒有資源、人手和支援,也竭力找出1隻失蹤的水獺,結果其餘13隻失蹤動物也一併找出來了,好像告訴我們:只要努力,只要不放棄,即使被小看,最終也會成功,可能會成為十大傑青,獲頒大紫荊、金紫荊甚麼名銜,成為人生勝利組。

動畫永遠比現實美好

幸好,故事只來到中段。

茱迪向記者有意無意說了一句,失蹤的動物全都是捕獵者(Predator),牠們突然瘋狂失控,可能源於牠們的基因,令到這個捕獵者和獵物(Prey)共融和洽的城市,瀰漫着恐懼、猜疑和仇恨,弱者害怕自己會被傷害,強者又成為被敵視的對象,對立和指摘不斷,引發一連串的示威抗議,捕獵者一夜之間成為原罪,儘管外表可愛友善,也難保下一秒不會變得兇殘成性,一句說話成為社會的一個炸彈,茱迪雖然成為破案功臣,卻無法掩蓋內疚,決定辭職。

在香港,如果引起矛盾的人,會良心發現而辭職,就好了。

很可惜,現實世界從來都不及動畫美好,但茱迪辭職時的一句說話,卻是人人受用,我們每個都希望令到這城市變得更加美好,如今卻令她變得支離破碎。所有人都可以是茱迪,我們各自以自己的方式讓喜愛的城市變得更好,但可能到頭來,我們都不以為意地把她傷害。

這就是現實,即使「繁榮穩定」簡單四個字,也可以有不同演繹,上一輩說這代表要發展,所以我們要基建,港珠澳大橋、高鐵和三跑,好讓我們與世界與內地接軌,發展好經濟,人民生活就得到保障;但年輕一輩認為,香港已過度發展,自由行、內地人和共產黨,已經把我們迫得喘不過氣來,要繁榮穩定,就應該靠自己而不是大陸。

我們有傷害香港嗎?

結果,在我們的社會,發狂的不只是捕獵者,還有為了對抗捕獵者的獵物,因為面對捕獵者,獵物變得苦無對策,遊行示威、和理非非、愛與和平都試過了,除了起來反抗、以武制暴,實在別無他法。結果對立、矛盾和衝突,就像瘟疫一樣蔓延。

有人認為要找出解藥,有人覺得只是一小撮人的「圍威喂」,我不知道怎樣做才算正路,但正所謂「社會撕裂,大家都輸」,到底是要「改變」還是要「政變」,站在不同位置自然有不同決定,但《優獸大都會》教曉我的道理,不是「有良心的警察就應該辭職」,因為套楊岳橋議員形容民主派前輩的話,「要不是有他們,香港可能已經變得更差了」;而是除了要揪出始作俑者,解決問題,還要看看自己有沒有為了行公義,而傷害這個屬於我們的地方。

【編按:劇照由電影公司提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